我在她的怀抱里成长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17-11-14

  本报讯:20世纪90年代初,我刚刚来到三门峡。那时,这个城市还非常小。许多年过去,小城已然繁华了无数倍,许多从小城走出去的人依然记得曾经的那句顺口溜:“一条马路俩岗楼,一个公园几只猴,一个警察管两头。”
 
  曾经的三门峡市就像顺口溜形容的那样小。现在的三门峡市中心医院的西南侧高楼林立,而当年却全是庄稼和菜地。因为有万里黄河第一坝的水利枢纽,还有一种叫“三门峡”牌的香烟,所以,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三门峡虽规模小,名气却很大。近十几年来,又有从西伯利亚飞来大群的天鹅聚此越冬,三门峡经常被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报道,引来不少摄友、画家和游客。
 
  我是因为爱情走进这座城市的。这座城市见证了我家庭的成长,也见证了我的成长。我是这座城市里的一颗石子,或一只蜜蜂,虽然渺小、无名,但也每天默默做着一些事。我是这座城市的一名从事文字工作的女警,默默做着一些辅助公安主业的幕后工作,案牍劳形,鬓发渐如雪。
 
  这座城市大大小小的书摊陪伴着我,各式各样的图书馆、阅览室滋润着我,林林总总的文化活动熏陶着我,悠久浓郁的文化氛围浸润着我。我在她的怀抱里读书、写作、工作、生活,养育孩子、呵护家庭。她在成长,我也在成长。
 
  十年,我在她的怀抱里写下了80多万字的各种文章:散文近25万字、小说5万字、报告文学20万字、新闻30多万字……数字虽不是特别庞大,但还算勤奋,是这座城市一直以来的一种积极上进、蓬勃发展的氛围感染鼓励着我。“在纷杂的世界,长情地活着”,是我倾注笔端的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在三门峡温暖的怀抱里努力地写作,记录她的成长,也记录令自己动情的故事。
 
  我在她的怀抱里写作,兴起时笔下一泻千里,错过吃饭睡觉。她曾经小得装不下我的理想,如今却发展得容下了我的浮躁;她曾经小得绊住了我的脚步,如今却捧给我最真诚的原动力。她是我的一方天地,她是我的母亲城。(王娟)
责编:徐伟

  打印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