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岗位 绽放“女人花”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18-03-09      打印
  在家庭中,她们是慈爱的母亲、体贴的妻子,用似水的温柔让家庭更温馨和睦;走出家门,她们投身各行各业,坚韧不拔、自立自强,撑起社会“半边天”。
 
  如今,由于工作需要,有许多女性活跃在特殊的行业。这些行业由于工作环境艰苦或体能要求高,从业者多为男性,但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精神,她们坚守岗位,敢吃苦、不叫累,用勤劳的双手实现自身价值,赢得社会尊重。
 
  昨日是“三八”妇女节,本报记者走进我市绿化部门、看守所和项目工地,了解这些特殊行业中的女性从业者,聆听她们的故事,领略当代女性的魅力和风采。
 
  心灵手巧扮靓城市
  本报记者刘晨宁
 
  修剪花木、绑扎造型、刨坑栽树……在三门峡市绿化工程管理处,有一群不输于男工的“女汉子”,不论酷暑寒冬,她们终日与市区街头路边的花草树木打交道,在繁重辛苦的工作中奉献自己的青春与热情。

袁燕阁、张莉、石金娜在对月季枝条进行绑扎造型。 本报记者 刘晨宁 摄
  3月7日下午,市区崤山西路主干道花坛里,数名绿化工人正在紧张作业。“春天来了,我们的工作量慢慢也大了,别看这些月季枝条现在还光秃秃的,过不了多久,就繁花似锦啦!”说话间,市绿化工程管理处园艺队女工袁燕阁手指翻飞,迅速绑扎好了一条歪斜的月季枝。袁燕阁今年35岁,参加工作已经13年了,她所在的园艺队负责三门峡市区所有行道花木的修剪和绑扎造型工作。“我们工作最辛苦的就是环境有点差!”袁燕阁笑言,“记得刚工作时,我第一次跟着同事为崤山东路的蜀桧做造型,蜀桧一般高3至4米,要爬上梯子作业,风大天冷,我在梯子上站都站不稳,还要拿着沉甸甸的园艺剪作业,不仅冻得难受,心里也怕得不行。”袁燕阁的同事张莉、石金娜都年逾四旬,是园艺队的“大姐”,回忆起自己第一天工作时的情景,她们至今难以忘怀:“刚上班,队长就给我们一人发了一把锄头和一把铁锹,大家都愣住了,从来都没摸过这些劳动工具,更没想到后来能和它们打20多年交道。”
 
  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袁燕阁、张莉和石金娜都没有气馁,她们满怀对园艺绿化的一腔热情,踏实工作、默默奉献,修建花木和绑扎造型的手艺越来越精湛。每到植物生长旺盛的夏天,为保持市区主干道两侧月季景观造型整齐漂亮,她们需要天天循环往复地进行修剪、绑扎,这样的工作又脏又累且非常枯燥,还要忍受烈日高温、蚊虫叮咬、花刺扎手……“园艺工作需要一定的审美能力,咱女工心思细腻,手也灵巧,天生又喜欢美丽的花花草草,我们剪过的蜀桧和扎出的造型,比男工做的好看多哩!”张莉骄傲地说。
 
  今年50岁的蔡红雪是市绿化工程管理处的资深技师,记者见到她时,蔡红雪正拿着修剪机对黄河路上的行道灌木进行模纹作业,一旁还有两名年轻徒弟跟着她学技术。性格爽朗、热情大方的蔡红雪参加工作已有31年,做过绿化部门所有的工种,现在不仅在一线工作,还担负起带徒传艺的职责。“我觉得刨坑栽树应该是绿化上最考验女工体力的活,一天下来,男工都累得直不起身,更别提我们了。而且苗木从外地运来不能等,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尽快栽好,一些女工常常因此受凉生病……”蔡红雪说。
 
  虽然工作繁重辛苦,但看着春天草木复苏的新绿、闻着清甜新鲜的花香、听着市民驻足欣赏时的赞叹,这些心灵手巧的绿化女工就觉得成就满满,十分欣慰。蔡红雪说:“我们既然从事了绿化这一行,就不怕辛苦、无怨无悔,而且要展现出咱女性的特长和风采,为美化城市环境作贡献。”
 
  悉心指引迷失的人
  本报记者程倩
 
  高墙、电网、铁门之内,女管教日夜坚守岗位,管教、谈话、开导,为迷失的心灵指引正确的方向。
 
  在很多人眼中,看守所女管教颇具神秘色彩,她们在实际工作与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通常也不为人知。3月7日,记者走进三门峡市看守所,穿过层层铁门来到女子监区,利落、干练的女子管教大队队长杨帆正与一名在押人员谈话,讲法律知识、进行心理疏导。她的办公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摞思想汇报,写满了每位在押人员的心路历程。谈话结束时,这名在押人员频频致谢,感谢杨帆为她今后的道路指明了方向……
杨帆正在与一名女性在押人员谈话。 本报记者 程倩 摄
  这是杨帆每天的主要工作。多年来,她所在的女子管教大队对女性在押人员进行军事化管理、人性化服务,从点滴中细致观察,保证刑事诉讼顺利进行,在封闭环境内展示出女性的别样风采。
 
  交谈中,记者了解到,杨帆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2010年服从上级安排调入三门峡市看守所从事管教工作。随着工作深入开展,她慢慢爱上了这份职业,责任感油然而生。近年,杨帆先后获得三门峡市最美女警察、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称号。
 
  据介绍,市看守所女子监区目前共有约200名在押人员,每个人的素养、学识、背景各不相同。进入封闭环境后,部分在押人员思想偏执、情绪波动大、精神压力大,管教起来非常困难。“人的思想瞬息万变,所以思想工作尤其难做。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我们都要细心观察,采取人性化的管教方式。通过反复劝导、医疗跟进,我们成功管教了一名思想极其偏执、有自残倾向、经常谩骂的在押人员,最终确保其人身安全并顺利完成了诉讼程序。”杨帆说,看守所对在押人员划分重点,实行分级管理,女管教及时跟踪谈话,宣讲法律知识,形成人人服从管理的氛围,避免其有过激行为;由于女子监区浴室等场所无遮蔽,女管教的管理还可以很好地使女性在押人员的隐私得到更好的保障。
 
  “三八”节前夕,杨帆准备为一些年长的女性在押人员染头发,用关怀感化她们。杨帆说:“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一本书,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我们就是在押人员的精神依靠,她们或流泪或忏悔,把心里的想法都向我们诉说。而我们长时间工作在封闭环境中,难免也会觉得压抑,但自己的心理状况只能自己调解。”
 
  从事管教工作以来,杨帆投入了大量心血,经常无暇顾及个人及家庭。由于工作需要,她每上4天白班,就要值一个夜班,下夜班后第二天照常上班,有时甚至会连续工作36个小时。杨帆告诉记者,女子监区的女管教只有4位,如果谁休息了,就意味着其他人要连着上更长时间的班。因为不想给大家添麻烦,她已经连续5年没和远在新疆的父母团聚了。杨帆的爱人也在公安系统工作,因此,他非常理解杨帆,自己为家庭和子女付出了更多心血。
 
  在封闭而严肃的高墙内,女管教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了半边天。
 
  远离家乡执着坚守
  本报记者张茜
 
  吊塔林立,机器轰鸣,工人们汗流浃背,忙得热火朝天……在繁忙的建筑工地上,常年与钢筋水泥“作伴”的多数是男工,但其中也不乏一些女性。她们不顾风吹日晒,常年奔波于施工现场,用柔弱的双肩挑起工作的重担。
 
  “我在工程上已经待了11年,同事们常开玩笑说我是个‘女汉子’!”今年31岁的朱青是中国水利水电第十一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一局)的一名女职工,2007年参加工作后,被分配至十一局位于贵州的项目工地,随后又辗转到云南等项目工地工作至今。朱青说,大型项目工程往往都在偏远山区,那里的生活条件普遍比较艰苦,每个项目大约有400名职工,而女性职工最多不超过10人。

朱青正在清点物资。 资料图
  朱青一直负责物资项目管理,平时常和采购员一起采买设备、材料,回到工地后发货、盘货。“物资管理类似于后期保障,但是采买的不是米面油等生活用品,而是机油、钢材等建筑材料。我们同事都很照顾女职工,搬货、卸货这些体力活都尽量不让我干。”朱青说,尽管如此,这项工作对于女性来说也并不轻松,“为了保障各项工程顺利推进,数据统计等管理工作要格外细心,所以我经常‘泡’在仓库盘点物资,其他时候就像普通工人一样,进工地清点货物。有时工程赶进度,我就得加班加点整理材料,忙到半夜都是家常便饭”。
 
  进工地,道路不好走,还要经常攀爬脚手架,为了安全起见,朱青必须扎起头发戴安全帽,并换上工作服和胶鞋。特殊的工作环境和工作节奏,让她不得不告别连衣裙、高跟鞋等。“这么多年,我很少化妆,之前觉得这种生活太苦了,不过现在都习惯了,反而觉得通过磨砺,我的性格中多了执着和坚韧。”常年累月在工地上忙碌,朱青原本白皙的皮肤渐渐晒得黝黑,但她从未抱怨过,只有在提起对家人的照顾和陪伴时,才显得格外歉疚和遗憾。“我们1个月有4天休息时间,为了更好地完成工作,我很少离开工地回三门峡。在外这么多年,基本上一年回一次家。平时想家了,就给爸妈打个电话,挂了电话偷偷抹两把眼泪,然后继续上工地。”朱青笑笑说,由于父亲从事的也是水电工程行业,所以家人都十分理解这份工作的难处,始终支持并教育她要克服困难、踏实工作。
 
  幸运的是,正是由于这份工作,朱青在2008年一次进工地盘货时认识了丈夫方瑞。“我丈夫是十一局的测绘工程师,我们认识一年之后他就被调到其他项目了,我俩婚后生活也一直是聚少离多,现在他人还在国外呢!”朱青告诉记者,他们的儿子今年8岁,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这些年,考虑到孩子的成长和教育问题,她才从外地项目调回到郑州,把儿子接到身边照养。
 
  “人们都说‘男主外,女主内’,但在我的观念中,工作不分性别,无论男女,都要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才能对得起自己的心,对得起单位和社会。”朱青认真地说。

责编:徐伟

( 编辑:刘亚红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