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鹅背后的故事”系列报道③

从一个人的执着 到一群人的坚守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1-14      打印
  悠然栖息的白天鹅 田平太 摄
  
  隆冬时分,在水草丰美、地域广阔的黄河湿地,上万只白天鹅悠然栖息,它们张开洁白的羽翼与三门峡这座生态和谐的城市深情相拥。河畔的风寒意十足,白天鹅守护者的心中却是暖的。
  
  守护者的目光时时关注着白天鹅的状态,他们朝夕常相伴,演绎着人与自然的不解情缘。
  
  呵护
  
  2020年12月25日,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大王镇后地村天鹅湾内,8000余只白天鹅或觅食或嬉戏,宛若一幅动人的生态美景图。巡护员纪正群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天鹅湾,悉心呵护这些“老朋友”。
  
  一件绿马甲、一副望远镜、一本被翻得页角卷起的记录本,是75岁的纪正群每天工作时的必备物品。翻开大王镇白天鹅巡护人员记录本,天鹅的数量和状态、湿地水位情况以及一首首朗朗上口的小诗跃然纸上。纪正群在记录工作的同时,也记录下了呵护天鹅时的感悟。“豫西名城三门峡,美丽天鹅水中划。生态关联你我他,保护候鸟靠大家。”这样的小诗,纪正群已写了六七十首。
  
  纪正群是北营村人,作为一名工作了13年的老巡护员,他在保护白天鹅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白天鹅的公、母、老、幼,我远远一看就知道,它们每天的起飞时间、飞翔轨迹我都清楚。天鹅很有灵性,知道我是来保护它们的,即使靠近也不害怕。天鹅喜欢成群栖息,如果看到单独一只,我总会更多关注它,(它)可能是出现了伤病,要及时救助。浅滩上的水草原来很高,现在都被天鹅吃得干干净净,这就是自然生态啊!”纪正群说,守护天鹅已成为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支撑着他在75岁高龄依然保持着好身体、好心情。
  
  今年57岁的解赞弟,是大王镇最早的白天鹅保护巡护员,他见证了白天鹅由少到多的变化过程。解赞弟告诉记者,每天上岗,他都要先拍照片、视频,将天鹅数量等情况及时上报;在巡护中,如发现有猎捕、毒杀白天鹅等野生动物等突发事件,要及时制止;如发现白天鹅等野生动物受伤、死亡等异常情况,也要保护好现场,及时上报。
  
  不久前,48岁的巡护员卫冠军在巡护期间发现一只白天鹅被异物缠住,他立即下到水中,将天鹅成功解救。卫冠军说:“当时,水下的淤泥没过了膝盖,我越陷越深,手脚并用才艰难地爬了出来,想想还是有些后怕。好在,天鹅被成功解救了!”
  
  在巡护员的示范带动和宣传下,当地百姓保护白天鹅的意识普遍得到了提升。一只天鹅在飞行期间意外坠落到南营村一户村民的苹果园里,这位村民跑了六七里路专程找到纪正群,请巡护员过去救助。“这样的事情我遇到过很多次,这说明大家的法律意识强了,对天鹅的保护意识也增强了。”纪正群说。
  
  近年,大王镇安排了11名巡护员,并与每名巡护员签订了协议书,加强对白天鹅的保护,从一个人到一群人,力量不断壮大。
  
  救助
  
  白天鹅飞临三门峡的几十年间,保护它们的志愿者不断涌现,救护白天鹅的专家更是倾注了大量时间和心血。
  
  三门峡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管理处高级兽医师高如意,今年57岁,从事野生动物救治近30年。“1988年1月1日,是我第一次救助大天鹅,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还没颁布,三门峡有4只大天鹅遭到猎杀失血过多,送到救助站抢救,看着真让人心疼。”高如意说,从那之后,他不断钻研、探索大天鹅疾病、外伤、骨折等的治疗方法,尽己所能提高大天鹅伤病治愈率。
  
  1994年1月,陕县(今陕州区)一位农民在自家麦地里捡到了一只候鸟,怀疑是天鹅,便找到还在三门峡市人民公园动物园工作的高如意去现场辨识。凭借对大天鹅习性的了解,当时,他远远听到叫声心中就有了答案。“这位农民知道天鹅是受国家保护的,就让我带走救治。我抱着天鹅挤公交车回单位,车上乘客都离我很远,回到单位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全身都是天鹅的粪便。经过检查,这只天鹅得了肠胃疾病,一直拉肚子。救治痊愈后,我们将它放归自然了。”高如意回忆道,这些年他共参与救治过上千只伤病天鹅,单纯外伤的救治成功率在90%以上,这意味着越来越多天鹅的健康有了保障。
  
  2017年,一只受困异乡的“三门峡籍”天鹅宝宝,经过三门峡和包头两地跨越千里的救助,安然回到了阔别547天的出生地;2019年,一只在南迁途中落单27天的“天鹅宝宝”,从黑龙江被送至三门峡接受救治……救助天鹅的车辆总是随时待命,每当有天鹅需要救治,无论路途多么遥远,高如意和同事们都使命必达。      
  
  高如意说:“2014年至今,我们一直在做环志和天鹅迁徙路线研究,颈环编号是ABCDEFG打头的,几乎都是我们做的环志。500多只环志天鹅中有300只带发射器,每年可清晰看到它们从哪起飞,已收集了几十万条数据,我们在数据汇总、计算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卫星跟踪发现,在迁徙途中天鹅要经过高山、河谷、沙漠、戈壁等恶劣的地理环境,有时还会冒着被猎捕的风险,历经千辛万苦到达繁殖地繁衍后代。等到了秋天,它们会再带领幼鸟一如既往地返回三门峡。
  
  采访中,高如意拿着专门为研究天鹅而购的照相机,对准苍龙湖一角拍摄一对带着环志标志的天鹅。“看,他们的编号是D63和D69,去年做的环志,今年又飞回来,还恋爱了。”高如意看着水中的天鹅微笑着说,眼中充满了慈父对子女般的怜爱。
  
  众多被救治的白天鹅中,A55在三门峡人心里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2015年5月,一对受伤留在天鹅湖的白天鹅——美峡夫妇诞下6只天鹅宝宝,A55就是其中之一。三门峡市白天鹅保护协会会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张明云一直用照相机观察、记录着A55一家的生活。2016年3月,A55向北迁徙后却失去了音信,一场跨越千里的追寻和营救由此展开。2017年8月,听说A55曾在内蒙古包头出现,张明云连忙叫上两个朋友驱车前往。重逢时,A55孤零零地在河滩里悲鸣,张明云心痛不已,将A55带回三门峡救治。在随后的时间里,A55伤愈了还恋爱了,它和伴侣比翼齐飞再次迁徙。这之后,张明云却再也没有见到过它。
  
  当今年越冬白天鹅陆续飞临我市,张明云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再次寻找A55的信息,寄语天南地北的摄鸟、观鸟同仁:“你若是发现了美峡的孩子们,请善待它们,并务必告诉我们一声,故乡的人们将专程去探望远方的游子。”
  
  相伴
  
  带着三门峡人的思念和牵挂,白天鹅每年10月至次年3月如期回到阔别半年的温暖水域。从最初的相识,到如今的相知、相伴,三门峡人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
  
  “1986年的一天,我正在黄河滩地种地,远远看见几十只美丽的白天鹅落在河道里,特别惊奇。我赶紧找到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科汇报,申请义务看护白天鹅,这一看就是20多年。”古稀之年的程景林是湖滨区会兴街道东坡村村民,他是我市最早的一批白天鹅义务巡护员之一。1998年,程景林把自己的家安在了滩区上,既做巡护员,又做宣传员,经常到河边劝阻冬钓者,严防猎鸟、毒鸟事件发生。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到河边巡逻,对天鹅的数量、习性都了如指掌。
  
  在众多喜爱白天鹅的人群中,摄影家也是这些自然精灵的忠实陪伴者与守望者,他们用镜头记录下这座城市与白天鹅的情缘并传递到千家万户。张天理是三门峡最早一批拍摄白天鹅的摄影家。1996年,他时常骑着自行车到王官湿地拍摄白天鹅,常常沾得满身泥,也只能拍摄到豆大的天鹅影像。如今,天鹅湖、天鹅湾中栖息的白天鹅越来越多,不用费劲寻找就能近距离拍摄到心仪作品。天鹅什么时候起飞,什么时候扇动翅膀对舞,他一看就能猜到,因为长时间的陪伴有了“心灵感应”。
  
  有白天鹅活动的地方,就有保护者的身影,从市民到相关部门,从上世纪到如今,保护力度日益加大,三门峡人全天候全方位的陪伴,守护着一方天鹅的平安。
  
  2003年6月,国务院批准建立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黄河湿地保护区三门峡段是我国候鸟基本迁徙路线、觅食地和越冬地,白天鹅是这里的主要保护物种。2005年,河南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门峡管理处成立,白天鹅保护工作正式纳入规范化管理。2017年11月1日,《三门峡市白天鹅及其栖息地保护条例》施行,进一步加大对白天鹅及其栖息地的保护力度,擦亮城市名片……给天鹅以陪伴,给陪伴以支撑,当个人的行动上升到制度、法规层面,保护白天鹅更彰显着一座城市的温情与善意。
  
  近年,三门峡黄河湿地管理处建设了远程无线数字视频监控系统,设置“天眼”提高湿地保护能力;提升改造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提升野生动物救护水平;依托“世界湿地日”“爱鸟周”“白天鹅保护宣传日”等活动广泛宣传,进一步增强社会公众“关爱湿地、保护天鹅”的意识……2020年越冬季,越冬大天鹅数量已有1万余只,占全国越冬大天鹅数量的三分之二,我市成为全国最大的大天鹅栖息地和观赏区。近年,相关部门还连续监测到大鸨、黑鹳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小天鹅、疣鼻天鹅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黄河湿地保护区越冬,这是我市野生动物保护水平不断提升、黄河湿地生态环境显著改善的有力见证。
  
  漫长岁月中,白天鹅从远道而来的客人变为朝夕相处的“家人”,三门峡人为保护它们演绎了一幕幕动人而温情的故事。数九寒冬天,人鸟情未了,温情仍在升温,人与天鹅的故事未完待续。

( 编辑:李建新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