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芍药谷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5-09  作者:冯敏生

  谷雨看牡丹,立夏赏芍药。灵宝市朱阳镇南弘农涧河山谷里的三十里芍药,要比别的地方迟开一个多月。

  当山前的麦穗已经染上橘黄色,山后的麦穗刚刚扬花。风吹麦浪,山谷清新的风,糅合着麦穗的香,在蔚蓝的天空下飘散。顺着布谷鸟鸣叫的方向眺望,那枝头紫红的桑葚,红玛瑙般鲜红的山樱桃,累累地挂满了枝头,格外招惹游人的眼睛。此刻,弘农涧河源头的王家村、犁牛河、鱼仙河一带的芍药花,竞相绽放了。

  此刻,正是观赏芍药花的大好时机。我们驱车从镇区出发,沿南弘农涧河谷蜿蜒而行。行至王家村的宁家湾,山路忽然一转,只看见两旁青山相拥了一地绚丽的芍药花,冲进了人的眼帘。

  终于望见了期盼已久的芍药花。这是鲜花的盛会,同伴们高兴得欢呼雀跃。极目远眺,蓝天白云下,在宁静雄奇的幽谷之间,大红的、粉红的、朱红的,单层花瓣的、多层花瓣的芍药姹紫嫣红,争奇斗艳。那娇艳壮观的花海,远望如飘荡的红霞,近看如一大片红纱轻落在苍山翠谷之间。那一丛丛翠茎红蕊,那一朵朵硕大艳丽的花朵,如少女娇羞妩媚的脸颊,如新娘绯红灿烂的笑容。成群的蝴蝶和蜜蜂在红艳艳的花朵上尽情地唱歌跳舞,这时,山风徐来,丛丛芍药花随风舞蹈,暗香涌动,那令人心动的红色,就连眼前的青山绿水,连同游人们,也染成粉红色的了。

  我们喜极而歌,徜徉于鲜花丛中,与花朵相吻,摆出各种造型,拍下来发在朋友圈里,秀照片、传视频,好让天南海北的朋友们一同分享我们心中的愉快。与我同行的一位漂亮的女文友,身着一袭青花洁白的民族风旗袍,撑着一把紫色遮阳伞,在飘香的芍药花丛中定格,婉约百媚风情;还有一位女诗人,索性躺在芍药丛中,贪婪地吮吸花朵的芬芳,宛若《红楼梦》里的“史湘云醉卧芍药茵”,那样楚楚动人。

  山路向山谷深处延伸。我们在鱼仙河古洞前,领略了翠竹掩映芍药的绝妙胜景;在犁牛河犁牛石周围,观赏了白皮松林环绕芍药谷的别样风格;在两岔河弘农涧河源头,体验了溪流滋润的芍药花那赏心悦目的独特魅力。

  面对着美丽的芍药花,我想起了文学家韩愈笔下“浩态狂香昔未逢,红灯烁烁绿盘龙”热情赞颂芍药花的诗句;也想起宋代诗人姜夔在《扬州慢·淮左名都》词中所云:“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诗人借芍药花之名,抒发家国情怀。我还想起,芍药花象征着美女的富贵和美丽,曾留下“立如芍药,坐如牡丹”的千古佳句。

  小时候,外公曾对我讲,芍药是中国名花之一,与牡丹并称“花中二绝”。原产地江南扬州,后跨长江,当越秦岭,一路向北,在古城长安,在中原大地,在家乡弘农涧河河谷渐渐定居下来。如今,当别的地方的芍药花养尊处优,生长于温室大棚,或傲立于富丽堂皇的庭院和居室之中时,家乡的芍药花却显得与众不同,它生长于大自然的幽谷深涧中,早饮溪水朝露,夜晚呼吸明月清风,加上山间松软湿润黑土地的滋养,在勤劳朴实的乡亲们精心呵护下,悠然盛放着,成为令人艳羡的一张乡村旅游名片。站在芍药花丛中,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仙境里的仙人似的,有些飘飘然了。

  这时,夕阳渐渐坠下了对面的山梁,我们沉浸在芍药谷的芬芳里,流连忘返。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