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豆醢儿馍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5-09 

  作者:■ 亢建宁

  北方人对于馍,就像鱼儿对于水,一顿也离不开。而即便在30多年前,物质普遍匮乏的年代,一样东西吃多了,也有厌烦的时候。豫西的粮食作物,主要是麦子、玉米,对于广大农村家庭来说,主食只能是面食,除了馍外,就是面条,而像烙馍、油炸食物等耗油较多的食品则只有过年过节或有重大事情需要改善生活的时候才做。

  值得庆幸的是,灵宝有一种特产——大枣,于是便有了以枣子与面的系列组合食品,其中最高大上的是枣糕,在过年时用最白的面做成特殊的形状,取高寿、高产、子女长高等吉祥之意。枣糕个头大小不一,寓意与用法也不尽相同;最简单的是枣馍,以醒制好的面团与洗净的干枣混合,做成长圆形馍状,特点是个大,制作简单,省工省时,吃起来方便;复杂一点的就数枣角了,先把面团擀成饼状,上面放上枣子若干,然后对折包住即可;而制作工序最复杂、味道最美的当数豆醢儿馍了。

  关于“醢”字,我记得是30年前上高中时文言文《楚辞·涉江》中,有“比干菹醢”句,当时只知醢为“肉酱”之意,却没想我们豫西方言豆醢儿馍中,豆醢儿之“醢”字也蕴含这么深的文学内涵。豆醢儿馍虽然好吃,制作成本却高,工序也复杂些,一是原料比较多,除了面团之外,要有豇豆、大枣,以前物质匮乏,这两样东西都比较金贵,豇豆是村民烧稀饭时为了增加味道和颜色才用的下锅豆,当然就豇豆的本性来说,有解渴健脾、补肾止泄、益气生津的保健功效。大枣也只是有枣树的人家才有,平常并不舍得吃。做豆醢儿馍的馅,却要以这两样东西为主要原料,普通家庭不是逢年过节轻易不做。

  灵宝本地人所说的灵枣主要分为两种,当地人把那种个头较小成熟期较早、呈圆柱状的枣子叫“灵枣”,“灵枣”在学生放暑假期间就可食用,那种顶端较小尾部较大呈圆台状的品种被当地人称作“疙瘩枣”,这种“疙瘩枣”才是真正的灵宝大枣,农历八月十五前后成熟。“灵枣”早熟,皮薄脆鲜,鲜食为佳,干贮则肉质少,味道不长;“疙瘩枣”肉厚味长,适合干贮,冬春食用,与糯米同蒸做成甑糕,老少皆宜,也是筵席上不可或缺的配菜主料,在南方还是中医中一味名贵的药引子。老家在卢氏的著名作家、翻译家曹靖华诗“顽猴探头树枝间,蟠桃哪有灵枣鲜”中所说的“灵枣”,即是大王镇后地村明清古枣林中所产的“疙瘩枣”,鲁迅先生在收到曹老所寄的“灵枣”后,曾赞曰“灵宝大枣品质极佳,为南中所无法购得”。

  母亲制作豆醢儿馍一般是在冬春农闲蒸馍时,顺带蒸上一箅子,冬天蒸馍,因为天气冷,需要提前一天晚上把厚重的瓷面盆放在炉子上,利用炉子的温度醒面。豆醢儿馅则更要提前一到半天时间制作,过程是先把豇豆与枣子分别煮烂,依据个人口味或原料情况以不同比例混合,再用特殊的工具使其充分融合、拌匀,成泥糊状。黄河滩盛产枣子的老城、后地等村子,可能放的枣子多些,丘陵乡镇则放的豇豆多些。馅饼制作好后,再依据蒸馒头的工序放入锅中与馒头一起蒸熟即可。

  儿时喜吃甜食的我,对亲戚邻居家嫁女送来的点心总也吃不够,尤其是本地叫作蜜食的点心,觉得简直就是蜜糖里泡出来的,而对妈妈蒸的豆醢儿馍却一直喜欢不起来。直到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结婚生子后,我才渐渐地觉得,妈妈做的每一种家常便饭,是一种带着浓浓亲情的天然无任何添加的美食,更是溶入我血液与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营养品。

  8年前的除夕前夜,妈妈突然离世,在我心底留下了无尽的悲伤与遗憾,她亲手做的诸如菜包、菜卷、豆醢儿馍、肉包、烙馍等拿手面食,我再也没有福气享受了。

  如今,妈妈做的那散发着豆香的豆醢儿馍,我也只有在记忆中回味,在睡梦中咀嚼。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