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烟雨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5-16  作者:高少民

  循着一声婉转的鸟鸣,我看到了阳光下那棵枝繁叶茂的梧桐树。那树下曾有20世纪80年代前我家老屋的居所。

  打我记事起,那老屋已满是岁月的沧桑,老态龙钟了。听父亲说,那是父亲弟兄几个分家时,分给我家的屋子。屋子的四壁全是用土坯垒砌而成的尺把厚的土墙。因年深月久,墙壁上时有泥皮脱落,屋子的顶先是草苫,后来父亲把它改造成小瓦覆盖。我们一家人便在老屋那冬日暖和、夏日潮湿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那里记录了时代的甜酸苦辣,承载了岁月太多的风雨与泪痕。

  老屋满屋是蛛丝,丝丝都是老故事。老屋经历风雨,伴随我度过了童年与少年的懵懂岁月,也曾编织了许多充满绮丽愿望的梦乡。

  春日里,我和小伙伴们在老屋前的草坡上攀花折草,趁着春风放纸鸢;夏日里,我们站在浓郁的树荫下,悄无声息地捕鸣蝉;秋日里那月光似水的夜晚,我们全家憩于老屋前的皂荚树下,听奶奶讲嫦娥奔月、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凄美故事,在故事中陶醉,酣然入梦;冬日里,雪压冬云白絮飞后,雪地捕鸟,更是别有一番乐趣。我永远也忘不了和朋友们冬日捕鸟的场景:用一根拴着绳子的小木棒,支起箩筐,再在下面撒些杂粮,然后,我们躲得远远的,见鸟雀一旦进入我们的圈套,就猛一拉绳,罩住为食而进入陷阱的鸟雀,顿时,我们便高兴得欢呼雀跃。因此,时至今日,我对老屋还有一种莫名的感情。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就在我读小学的时候,不知何故,那年夏日的一个晚饭后,一群人从老屋带走了父亲,年幼无知的我们被吓得呆若木鸡。有好几次,父亲都是遍体鳞伤,深夜才回家。此时的老屋显示出了极度的无奈与无助,我们也只是仰屋窃叹。数年后,老屋才又焕发了青春,有了欢乐与温馨。

  老屋凝聚了父母含辛茹苦、养育儿女的心血。那时农村生活困难,时不时就会闹饥荒,为了我们的身心健康,父母总是省吃俭用,把那一片天底下最无私的爱倾注给了我们,甚至连喝斥也不舍得。记得有一次,我在放学的路上贪玩,丢了一个用旧粗布做的背兜,吓得不敢回家。母亲知道后,满眼噙泪,喊我回家,连一句埋怨的话也没说。我理解父母过日子的艰辛,因而在校发奋苦读,不敢懈怠,也终于走出了老屋。

  在离开老屋的岁月里,我曾多次月夜无眠,思念老屋,也曾多次在梦中与老屋相拥而眠。如今,父母不在了,而老屋旁那参天的梧桐树,那一砖一瓦,那风风雨雨都已镌刻在我的灵魂深处,成了永久的记忆。

  老屋是我的根,我是老屋的儿子。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