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无花果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6-06  作者:周秋良

    早晨起来,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一时间天空被烟雨笼罩着。推开窗,一股湿漉漉的、裹着泥土的味道扑面而来,跃入眼帘的还有窗前的那棵无花果树,在雨的洗涤下愈加显得枝繁叶茂,清新夺目。

    以前对它不曾有过留意,也不知道我家楼前还长着这棵无花果,只知道抬眼看到有几棵树总立在那里,随着季节的更替,它们或干枯、或长出新绿,偶尔也见到过盛开时绽放着各色的花,但它们都是些什么树种,我还真的没有仔细地端详和询问过。倒是楼下住着的一对退休的老哥和嫂子,总习惯了在那几棵树下乘着凉或晒着太阳。老哥躺着或坐在椅子上,嫂子总绕在他身边一会儿托着他,一会搀着他,他们有时也干着自己乐意干的事情,每天都笑呵呵的。看到这个场景,我脑海里总能闪现出电视剧里歌声中陪着你慢慢变老的那份美好。看着我从车里出来,夫妻俩总是会意地朝着我笑,而我也总是点着头还以真诚的微笑。至于他们姓啥叫啥,退休前在哪个单位,到现在我都不曾知道。

    一天,我刚从车里走出,老嫂子笑盈盈地说:“给,尝尝这无花果,可甜了!”那时我才发现这树是无花果。其实,无花果也开花,果肉清甜可口,一眼望去果子像核桃一样大小,橙黄中透着粉红,我尝了一个顿感清香丝甜。我笑着说:“嗯,果然好吃。”“看,每到这个季节,果实长得把树枝都能压弯了。”老嫂子说,“现在的人都忙,无暇吃这些个东西,白落到地下多可惜。不摘下些又担心果子把树枝压折了,毁了咱楼前的这棵树呀。”的确,这要是我小的时候在乡下,还不把这树果都给吃光了?然而现在,这树这果任由着季节的变换、时间的轮回灿烂地生长着。

    又一天,我睁开眼睛,透过窗外看到了楼下摆了些许的花圈,楼下静静的,没有传出一丝的哭声和悲鸣。晚上见了老嫂子我才知道她的老伴走了,走得平静。我想,这大概就是境界吧,不落俗尘,逝者如斯。如熟透的无花果落在地上一般,顺其自然融入泥土再肥沃果树。

    雨在下着,窗外静静的,几乎听不到雨滴的声音。我给自己斟上了一杯红茶,品着、想着……看着楼前的那棵无花果树,它仍沉浸在雨中顽强地、快乐地摇摆。其实我们人又何尝不是这样,来到世上,所有相遇都千回百转,唯惜福惜缘方不辜负了这生命的托付。

    雨还在下着,潇潇地落下,滴落在窗外,打在这无花果树上。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