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人王爱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6-06  作者:庞述生

    渑池县有一座韶山,因舜帝作韶乐而得名。韶山脚下有一个村落叫仰韶村,是文化“显学”仰韶文化的发祥地。仰韶村有一位书法人,叫王爱民。

    王爱民今年51岁,自幼在深藏石器、骨器、陶器的田野中摸爬滚打,仰韶的原野锻造了他的体格,仰韶文化滋养了他的聪颖,彩陶上刻画的符号策动了他对文字、书法的原始冲动,敏锐地捕捉到了史前先民的艺术脉息,醉心书法有年,竟有所成。

    自幼练就童子功。王爱民读小学时,因字不工整受到老师批评,便立下少年壮志,开始练习写字,并由此为发端,几十年痴心不改,坚持至今。上高中时,父亲因病去世,他星期天打零工,为自己赚一星期的生活费用,坚忍地跋涉。在生活和学习的双重压力下,他患上了脑神经衰弱,整夜整夜地失眠,睡不着觉就练字,用以纾解和自慰。收获当然是很大的,练字悟出了门道,便从“写字”进入了“书道”,习练书法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跨越。高中毕业后,他当过民办教师,因难以养家糊口,又去建筑工地打工,又因工头拖欠工资,不得已去摆摊卖水果……各种工作都干过,可不管干什么,与之相伴的是书法,给苦难心灵以慰藉的更是书法。“写字”和“书法”的本质区别在于是工匠的制造还是精神的创造,王爱民写字一旦注入了艺术的灵魂,便有了不竭的动力。批改学生作业,成了他习练小楷的绝佳机会;工地上昏暗的灯光下,无笔,便用钢筋头替代,以地为纸,工友的嘲笑,成了他不辍的动力;晚上集市收摊,就以水代墨,孜孜以求。他的执着勤奋,感动了一位长者,给他送来毛笔、墨水、报纸,他也被长者的恩德感动,就在这相互感动中,他成长着,书法也成长着。困顿中的苦闷,在习练书法中融解。书法,成了他的生活方式,生活形态,一日不书,心便空落无依。没有情感,便没有艺术,这句话在王爱民身上应验了。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王爱民的书法终走出了逼仄封闭的角落:他曾获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海峡两岸三地书画展优秀奖;获纪念红军长征70周年书画展优秀奖;获三门峡市第五、六届老年书画展优秀奖;获中美杰出华人艺术家称号,作品入选中美杰出华人艺术家邮票及纪念册,入选中国邮政集团珍藏邮票出版发行……苦心孤诣,修练功成。

    书法艺术是最讲究传承的艺术。王爱民囊有余钱,便购买经典法帖,悉心学习,其书法端然正途。小楷临王羲之的《黄庭经》《乐毅论》和钟繇的《宣示表》等,面貌清逸;楷书临唐代欧、颜、柳和元人赵孟钪钐澹雅健神完;行书临晋代二王手札及宋代苏、黄、米、蔡诸家,韵味遒媚;草书专临唐代孙过庭的《书谱》,有洒脱避俗的风貌;魏碑习临《张玄墓志》和《董美人墓志》等,筋骨强健;隶书习临《张迁碑》《乙瑛碑》,走朴拙厚重一路。经友人邀约在渑池博物馆看到了他的书法作品,了解了他学书的艰辛历程,我在感叹中为他写下这篇文字。他的基础功力诠释着他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和发展天地,今后还要补上书法理论这一课,解决好从“入帖”到“出帖”的转化问题,解决好从“形似”到“神似”的创造性问题等。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于立志把书法作为终身事业的王爱民来说,当为期不远。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