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熟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6-20  作者:张雁群

  麦子熟了,满地的金黄。麦田里,到处弥漫着麦子的香味,期盼已久的农家人望着微风吹过泛着涟漪的麦浪,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在脸上盛开成一朵灿烂的花。

  现在的麦收很简单,轰隆隆的收割机开到地头,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就变成了金灿灿的麦粒,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麦粒装进布袋,找个地方摊开晒干,晒干后或存或粜,全由自己说了算,短暂而又快捷,全然没有过去麦收那份忙碌的乐趣。所以,每到麦天,我总会回想起儿时麦收的情形。

  那时,麦收时节来临之前,当家人总会到集上购置麦收的工具:镰刀、铁叉、木锨、扫帚、簸箕和筛子,不一定样样都要买,但少了哪一样都不行。麦收的那段日子,父亲总是第一个起来,在磨石上磨镰刀。磨镰刀很重要,磨过的镰刀刀刃不仅亮,锋利才是关键。割麦是很累人的活,一般家里有几口人,几乎都要到地里割麦,就连七八岁的孩子也要学,为的是能多一个人就会快一些。记得最初我被父母叫到地里,在炎炎烈日下,手握镰刀割不了一会儿就直喊腰疼,父母总是责备我:“快割吧,小孩子家哪有腰?”见父母只顾埋头割麦,对我不理不睬,我只好耐着性子慢慢学习,心里只有一个愿望:早点割完就解脱了!

  麦子割好后要拉到麦场里。那时拉麦的工具是架子车,装麦是个技术活,会装的人装的多而且走在路上平稳,能平安拉到场里;不会装的人装的少而且会偏重,往往拉不到地方就会翻车,我们把这叫“落窝”,重新装不说,麦粒会脱落在地上,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最累人的是打麦,至少要四个人才能完成,一个人往打麦机边挑麦子,一个人往打麦机里入麦子,一个人铲打麦机下脱粒后的麦粒,一个人挑麦秸,分工很明确。家里人口少的,往往会和别人结对干活,打麦的节奏紧凑,来不得半点的懈怠。一场麦打下来,满身的麦灰不说,就连喉咙里都是脏的。

  麦子打好后,麦粒和麦糠搅在一起,需要借助风力把它们分开,我们把这道工序叫“扬场”。麦场上,好把式的人扬得快而且干净,省工省时,反之就会大不一样。

  那时麦收的时节很长,十天半月是很正常的。所以农人不仅操心收麦,还要操心多变的天气,天稍微有些阴沉,心就一直悬着,生怕突然而至的雨淋坏收好的麦子或场上摊开的麦粒。所以那个时候,什么时候麦粒进了仓,那颗悬着的心才能放下来。

  想想还是现在的麦收省时省力,那时麦收的辛劳显然是现在无法比拟的,所以那时对粮食的珍惜也远远胜过了现在……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