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他的学生们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6-20  作者:周建武

  我的父亲今年已经八十二岁了,从教四十余年,他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乡村教师,打我记事起,就经常听他讲起他的学生,如数家珍,滔滔不绝。

  上个月,我回家探望父母,父亲带着激动而又神秘的神色对我说:“这个月底,我要到义马市和我的学生聚会。”

  “真的?”我惊讶地问。

  “真的!真的!”父亲一边连声回答,一边庄重坚定地点着头。

  母亲在一旁嗔怪道:“你爹为了这次聚会,整天念叨着,翻着日历数日子,比娃们过年都高兴。这几天,光是为了聚会穿啥衣裳,不知道让我看了多少遍。天天念叨他的学生,我看都快魔怔了。”

  是啊,六十年的师生情,六十年的再聚首。父亲是激动,父亲该激动,父亲又怎能不激动呢?

  义昌学校,是父亲魂牵梦绕的地方,是父亲永远的记忆;义昌学生,是父亲昼思夜想,时刻挂在心上的亲人,是父亲割舍不弃的思念;义昌时期,是父亲人生最重要的节点,更是父亲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义昌,父亲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回忆。当年,父亲在他风华正茂的青葱岁月,带着满腔豪情,全身心地投入到一点一滴的日常教学中。义昌学校是父亲师范毕业后奔赴工作岗位,开启教学生涯的第一站。在那里,父亲第一次站上三尺讲台,手执教鞭给学生讲课……

  父亲为当年参加升学考试没钱买饭的学生买过饭;曾夜里步行数里,打着手电找到因怕父母责骂不敢回家熟睡在树杈上的学生;1960年,父亲带的六年级毕业班在参加升学考试中,25名考生全都过了录取分数线,在全县引起轰动……

  尽管后来父亲又曾辗转到义马、渑池多个乡镇的小学、初中、高中任教,但在父亲心中,早已结下了浓浓的义昌情结。

  2018年5月28日,在父亲的人生中,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要日子。这一天,父亲和他的学生们见面了。

  当年风华正茂的父亲已是满头银丝,而那些曾经的懵懂孩童也已被沧桑的岁月烙上印痕。望着这一场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师生会,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浓浓的师生情、暖暖的同学意感动得泪流满面。

  父亲和他的学生们执手相迎、握手言欢,父亲站在当年的学生面前,仿佛又回到了昔日的讲台……

  是在回忆美好的校园生活,互诉无尽的思念;还是在勉励他的学生为国家、为社会奉献力量,发挥余热;或是在殷殷叮嘱学生注重身体健康、珍惜家庭幸福;更是在为不幸病逝的学生痛惜伤怀……

  聚会结束,父亲临走时,学生们站成一排鼓掌欢送,场面感人撼人。

  当我看到父亲和他的学生们相聚的照片时,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赶紧给父亲打电话:“爹,我看到你聚会的照片了。”

  父亲高兴地问:“你说好不好?”

  “太好了!太好了!”我连声回答。

  父亲在电话那头足足念叨了五十分钟。我一边听,一边由衷地赞叹:是啊!一位耄耋老师,一群古稀学生,六十载再聚首。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人生相逢,该是多么的不易,多么的令人感动啊!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