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道超车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6-20  作者:韩西来

  前两年,张大嫂闹着要进城,可进城后又闲得慌,让丈夫给她找工作,大都挡回来了。瞧着儿女一天天长大,花钱越来越多,可只有丈夫一个人挣钱,心想:一家四口人,光啃一个人咋行?

  天擦黑,丈夫下班回来,她对丈夫说:“孩儿他爹,我在城里住不惯,想回乡下。”

  “你疯了,好不容易将你户口办出来,现在你又回去,不怕街坊邻居笑话?”丈夫琢磨不透媳妇的心思,狐疑地瞧着脸蛋由黑变白的媳妇说。

  “咱爹妈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家里那一摊子农活咋撑下来啊?”张大嫂嘀咕。

  就这样,张大嫂将孩子们的户口留在城里,将自己的户口又办回了乡下。

  张大嫂从都市回到大山窝里,三邻五舍议论纷纷:“她真傻,放着清福不享,又回到山窝窝里活受罪,图啥呀?”

  “笨手笨脚的进城能干啥?还不被‘发配’回来?”

  其实,张大嫂的心思谁也猜不透。丈夫是郑大的高才生,又是个当官的,找了个乡巴佬心里也不愿意,要不是公婆拦着早离婚了。大都市虽是花花世界,可一儿一女在跟前站着,就是她的护身符。

  张大嫂老家在熊耳山下,山大林多,乡亲们近几年依托林业资源发展木耳、香菇,一个个腰包都鼓起来了。

  刚回来那阵儿,她还像以往那样上山爬坡,种那几亩挂在山坡上的薄地。她虽然初中还未毕业,但庄稼活样样在行,扬场犁耙,拿得起放得下。公婆为啥不向着儿子向媳妇,邻居们都知道她诚实、能干。

  那一年,她对公婆说要买辆三轮车,在街上找个门面房,公婆也不拦她。农忙时,她上山种庄稼;农闲时,她东家走西家串地收购木耳、香菇。

  “野鸡占山坡,不怕它占得多。活钱变死钱,早晚得败家。”有人开始嚼舌头。

  “山货一天一个价,收那么多咋卖呢?”有人接过话茬儿。

  “瞧她那榆木疙瘩样,还有那本事?”

  闲言碎语传进张大嫂耳朵,她根本没放在心上。这年冬天,湖北、上海、福建的客商到山里收货,她把门面房租出去,帮着客商挨家挨户登门收货。她按一公斤六毛钱收取中介费,干了一冬一春,收了六十吨,稳稳赚了三万六千元。

  这下三邻五舍蒙了:她心眼儿咋恁多,咱咋没想到啊?

  这天,她对公婆说:“爹、妈,山上那几亩薄地咱不种了!”公婆一听,愣住了:“庄稼人不种地,吃啥喝啥?”

  “上面不是让退耕还林吗,咱栽花椒。”

  “那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见效啊?”

  “娃他爹赖好有点工资,我再跑点生意,够咱家花销了。再说,你老两口为儿女操了一辈子心,该享享清福啦!”

  第二年春天,张大嫂雇了几个人上山挖坑栽树,又有人嚼舌头:“我说张大嫂你又折腾啥呀?栽那几棵树能收个仨核桃俩枣,中屁用!”

  “栽上摇钱树,还愁没钱花?”

  “你没瞧见张三家栽的刺槐,十年长得还没胳膊粗。卖钱?做个打狗棍还差不多。”

  “俺栽的是花椒。”

  “地上都栽树了,让老俩口喝西北风啊?”

  “俺心中有数。”

  张大嫂心想:山里人咋都是一根筋呢,都啥年代了还抱着老黄历不放。

  转眼五年过去了,张大嫂家的几亩花椒树蓬勃生长,枝丫上结满了一串一串的花椒,红红的煞是好看。采摘期到了,张大嫂又雇人上山摘花椒。她掐着指头算了算,一亩五十公斤,按市场价每公斤五十元计算,四亩地能赚一万元。

  “瞧她老实巴交的,咋恁有心眼哩?”

  “人家这叫‘弯道超车’。”

  “啥叫‘弯道超车’?”

  “汽车上坡拐弯要减速,后面的车瞅准机会就超过去了。机会,机会,你懂不懂?”

  ……

  张大嫂听着别人议论,心里乐滋滋的,她在谋划着明年的打算。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