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假钱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7-04 

    快到新生报名的日子,金光一高三个收费窗口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队伍中,有的是学生家长,有的是新生本人。在这里交过学费、书费、住宿费后,新生拿着票据报到入班。

    金光一高在方圆三县(市、区)中享有盛名,每年都有百分之四十的学生被重点大学录取,换句话说,凡是走进金光一高的学生,就基本上走进了大学的校门。

    张恩在第二窗口前排队。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段时间,张恩的心情特别好,女儿顺利考上金光一高,圆了他和妻子多年的心愿。女儿只要继续努力,肯定将来能考上心中理想的大学。

    想到这儿,张恩抬起头来舒心地笑了。就在抬起头来的这一瞬间,张恩看到排在自己前面的那位老大娘,正是他晨练回来遇见的那个卖西瓜的老人。张恩笑容可掬地跟老人打招呼:“大娘,你来给孙子交学杂费?”

    “哦,是你呀。”老大娘回过头来,笑眯眯地说,“小伙子,你真是个好人哪!”

    早上7时,张恩晨练回家途中,在体育场南门看到这个卖西瓜的老大娘。大娘说她是东村人,儿子儿媳都在外地打工,孙子考上金光一高,眼看今天就要开学,可学费还没有凑够。老人家6点多开着装满西瓜的三轮车,赶到这里,目的是想早早卖完西瓜,怕因钱不足而影响到孙子上学。

    “小伙子,行行好。”老大娘上前拉着张恩的手,乞求道,“帮帮大娘吧!”

    本来,家里已经有好几个西瓜,可听了老大娘的话之后,张恩又买了两个大西瓜。看着这位老大娘,张恩想起了自己已故多年的老父亲。当年,张恩考上高中时,家里经济相当困难,东借西凑还没弄够学费。父亲把刚刚成熟的黄梨,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从树上摘下来,放在两个竹篮中,搭上早班车赶到县城文化活动中心。那时的父亲,从来没有进过县城,也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生意,没有一点儿销售经验,不敢高声叫卖。眼看着晨练的人一个个回家,父亲干着急没有一点儿办法。这时,有位老大爷走过来,了解到父亲家中的情况后,高声吆喝帮忙卖梨。大家你三斤我五斤,不过一个小时,两个竹篮的黄梨全部卖完,父亲高高兴兴地搭上末班车回到了家里。每每想起来这件事,父亲总是念叨着城里那位老大爷的好。

    “大家停一停,看一看,都来帮忙买这位大娘的西瓜,献上咱们的一份爱心。”张恩放开嗓子,高声地叫卖起来,“大娘的孙子,今天就要到金光一高报到入学,可现在还没有凑够交学费的钱。”

    张恩的叫卖声,吸引了很多人关注的目光。

    “小伙子,真是个好人哪!”老大娘感激地说。

    在张恩的叫卖声中,大家纷纷围拢过来,老大娘原本冷冷清清的西瓜摊,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就这样,张恩帮忙过秤、算账,老大娘收钱。不到一小时,老大娘三轮车上的西瓜全部销售一空……

    “铃铃……”身后有位学生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张恩的思绪。此时此刻的老大娘,正好排到了收费窗口前。老大娘从衣兜里慢慢地掏出一个小手巾,一层一层地打开,把一张张百元、五十元、二十元、十元、五元、一元的人民币,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收费窗口。

    窗口内收费的学校财务人员瞅了老大娘一眼,认认真真地数起钱来。这时,他拿出几张百元大钞对老大娘说:“大娘,这三百元是假钱。”

    “啥?”老大娘一下子紧张起来。

    “让我看看。”张恩接过财务人员手中的钱,转身假装辨认,却立马从自己的兜里抽出三百元新钱,递进了收费窗口,“你什么眼神呀,真钱假钱都分不清。这不是假钱。”张恩说着,忙向财务人员眨眼示意,“你再仔细看看,到底是不是假钱?”

    “对不起,大娘,我刚才没有看清楚。”财务人员心领神会,忙向大娘解释。

    “不假就好。”老大娘的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拿着票据高兴地离开了收费窗口。临走,老大娘像清早在体育场南门那样,又笑眯眯地对张恩说:“小伙子,太谢谢你了,你真是个好人哪!”

    看着老大娘远去的身影,财务人员忙问张恩:“你和这位大娘是亲戚?”

    “不是。”

    “是邻居?”

    “也不是。”

    “那你为啥要帮她?”财务人员不解地问。

    “老大娘本身就没有钱,是今早在体育场卖完西瓜才凑够了孙子的学费。”张恩微笑着,低声一字一句地说,“三百元钱对于咱们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老大娘来说,就不同了。刚才,老大娘一听说是假钱,脸色都发白了。”

    “哦。”那位财务人员深深地被张恩的善行义举所感染,主动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了一百元钱,热情地递出收费窗口,“这爱心,也有我一份。”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