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7-18 
  “牛经纪”也姓牛,从小跟着父亲转“牛绳”,也悟出了其中的道道,待他而立之年后,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牛经纪”。想当年,他家的小日子过得甜滋滋的。
 
  时下,农村不养耕牛养菜牛,眼看着要“下岗”了,他有点儿急了。农忙季节,农户靠机收、机犁、机耙、机播,还养耕牛干啥?一家一户养的“架子牛”,都卖给养牛大户,谁还上集会做交易?想当年,父亲劝他多读几年书,他犟嘴说:“俩人在衣襟下捏捏指头,讨价还价几句,生意就谈成了,三五十元装进腰包多来劲,多读那几年书有啥用?”
 
  眼下,他犯了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不时兴了,一家五口人喝西北风去?父母年龄大了,正是需要被照顾的年纪,他寻思着明日得进城一趟,看看有啥门路。
 
  一
 
  “牛经纪”名叫牛天魁,外号叫“闷葫芦”,三十刚出头,头大眼小,笑起来两眼眯成一条线。这天,他在县城里转悠了半天,想起一个高中同学,眼下在县政府上班,他想先探探路。
 
  他找了家羊肉馆,要了个包间,开始拨电话:“黑娃,还忙着呢?”
 
  “我说‘闷葫芦’,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中午请你吃个饭,请赏光!”
 
  “怎么发财了?”
 
  “发不发财还得靠你这棵大树啊!”
 
  “好,马上到。”
 
  俩人在饭店坐下,聊了会儿分别后的情况,“闷葫芦”开腔了:“黑娃,你说人要是倒霉时,喝口凉水也塞牙。”
 
  “遇到难处啦?”
 
  “找你就为这事。”
 
  “你当‘牛经纪’,手上掂根鞭子,轻松赚钱,比我们上班族强多了。”
 
  “眼下局势变了,饭碗砸了,咋办哩?”
 
  黑娃想了想,说:“其实,养肉牛也是条出路,养牛、卖牛你不都在行。”
 
  “咱可是挣起赔不起呀?”
 
  “嗨,多大点儿事,我认识王家后乡的养牛大户赵天亮,让他给你传传经,准行!”
 
  俩人边吃边聊,聊得牛天魁怦然心动,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
 
  二
 
  王家后乡距县城20多里,牛天魁左打听右打听,一路小跑坐上公交车。
 
  他将身子探出窗外,经凉风一吹,头脑清醒了许多。到站了,他询问村民,方知赵天亮家住在半山腰里。赵天亮是乡里闻名的养牛大户,听说他是县政府介绍来的,显得特别热情。看了他家的养牛场,牛天魁惊讶不已:一栋长60米、宽15米的养牛场,蓝瓦盖顶,砖石结构,通风透光,内有大牛70多头,小牛近百头,高低胖瘦搭配,颇有气派。
 
  “赵师傅,我是来拜师的!”
 
  “瞧你说的,咱都是庄稼人客气什么。”
 
  “这么多牛,你一个人能忙过来?”
 
  “雇人啊!”
 
  “这一天得吃多少草啊?”
 
  “养肉牛不光喂草,还要喂精饲料,将小牛养大,将大牛育肥。”
 
  “养一头牛需要多少钱?”
 
  “小牛犊四五百元,大牛育肥购买饲草、精饲料大约两千元。”
 
  “哇,需要那么多钱啊!”
 
  “是的。”
 
  “然后呢?”
 
  “卖给山东一家养殖公司,出口到日本!”
 
  “养一头牛能赚多少钱?”
 
  “两千。”
 
  到王家后走了一趟,牛天魁算是开了眼界,他当“牛经纪”,一年也不过三五千元。路是找到了,可是他又为钱的问题犯愁:办养牛场得需要多少钱哪?
 
  三
 
  当牛天魁把养肉牛的事情跟父亲一说,父亲立马瞪大了眼睛:“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办养牛场?有钱吗?”
 
  “咱不是还有点家底吗?”
 
  “那也不够啊?”
 
  “我手里还有几万元,找亲戚借点儿,朋友帮补点儿,再从银行贷点儿。”
 
  三邻五舍听说牛天魁要办养牛场,有的撇嘴,有的说风凉话:“瞧他有钱烧的,凭他家那点儿家底办养牛场,谁信?”
 
  “我看他是想钱想疯了,赤着身子撵狼——憨胆大哩!”
 
  犟脾气的牛天魁,认准的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东拼西凑攒足了三十万,先盖房、后买牛,在深山区办起了养牛场。他心中琢磨着:先小养后大养,摸着石头过河,一定弄出个名堂来让村民瞧瞧!(韩西来)

( 责任编辑:张皓然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