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听过的经典老歌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7-25  作者:梁 征
  喜欢一首歌,也许它不是那么好听,但是人生的每一段时光、每一种情景、每一个故事,总有一首歌曲能够让你在那段时间的情感顷刻间释放,甚至让你情不自禁爱上回忆。
 
  出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我们,记得最清的是小学音乐课学过的《让我们荡起双桨》,我们从没有刻意去背诵歌词,虽然时隔多年,但它的旋律一旦响起,我们还是能自然而然地跟着唱起来,尽管这是几十年前的歌曲,但温情隽永的歌词,舒缓平淡的节奏,浅唱低吟的声线,让我们好像看到了当年系着红领巾背着书包去上学的那个自我。记忆的闸门开启,我想起了曾经听过的那些经典老歌。
 
  小学阶段听过的歌已经久远了,但是每每听到那熟悉的歌声,儿时看过电视剧的情节便会浮现眼前。《上海滩》《霍元甲》风靡一时,大街小巷飘荡着“浪奔、浪流”和“万里长城永不倒”的粤语歌曲;《射雕英雄传》让人迷恋,《铁血丹心》成了心中的最爱。那个时候,邓丽君的歌声在大街小巷里播传,柔情万千;李春波的《小芳》传遍了村头巷尾,每一个村子里都有一个小芳,每个孩子的心中也有一个小芳。台湾校园歌曲《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小雨中的回忆》等,让生活霎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读初中的时候,我所有的零花钱除了买零食,就用来买磁带和随身听了,那时买过的磁带至少有一两百盒。郑智化的《水手》和《星星点灯》红透了半边天,孩子们涨红了脸,高声唱着“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还有《轻轻地告诉你》《笑脸》《九月九的酒》《中华民谣》等歌曲大人小孩都会唱,歌神张学友的《情网》《吻别》《一路上有你》,周华健的《花心》,王杰的《一场游戏一场梦》,伴随着青春期的忧伤和无助,缠绕着我们离开了校园。
 
  上了高中,杭天琪、范琳琳的歌响遍校园。当年全校文艺汇演,依然记得班里跳的舞蹈就是《信天游》伴奏。1998年,一首《相约一九九八》叫醒了我的耳朵,这首由王菲和那英合唱的歌曲旋律优美、歌词动听,打破了一般流行歌曲直白的表达方式,春的气息迎面扑来,在当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一经亮相,便风靡大街小巷。
 
  后来读大学时,又开始听谭咏麟、张国荣、孟庭苇等明星的歌。女歌手陈淑桦和成龙合唱的《明明白白我的心》《梦醒时分》,黄莺莺的《哭砂》也是大火一把。大学毕业那一年,我们在各奔东西的时候,我听得最多的是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风筝》《不再让你孤单》,这些歌曲在一个个夜晚响起。
 
  上班后,恋爱、结婚、生子,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听歌了。其实,听歌需要有合适的环境和心境。现在回想起来,大学毕业至今的这些年,没有哪首歌让我刻骨铭心,偶尔听过,也就随风消逝了。现在的音乐变得越来越快捷,歌手们一张一张发着新片,歌曲多得记不清名字和旋律,很多时候听一下就过去了。
 
  前几天,我坐在出租车上听到了广播电台播放的一些老歌,那些柔美的旋律、意味深长的歌词,总能够直击心灵,触碰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听着听着,我变得伤感起来,岁月匆匆,青春一晃而过,还没来得及回味,自己即将迈入不惑之年了,我突然很怀念那些需要积攒零花钱,甚至省下饭钱买磁带的日子;怀念那些有经典老歌陪伴的日子,在每一个安枕的夜,每一个无眠的夜,每一个老去的夜。
 
  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歌,它是一个人成长的年轮。岁月离去,这些经典的老歌就是我们成长的印记。每当我哼唱起这些歌时,它们总会将我的思绪拉回到那个年代,过往发生的故事,像放电影似的在我的脑海里闪动着,这或许就是经典老歌的魅力和永恒。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