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街的窗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5-20      打印
  作者:□韩西来  
  
  唐老师住在临近大街的舒心园小区,站在临街的窗口,望着大街上车水马龙,望着春风里街心花园飘落的樱花,她不由得黯然神伤。
  
  她原在省会城市工作,老伴故去后,拗不过女儿死缠硬磨来到这里,每天的任务是照看小外孙,从幼儿园到上小学全天候服务。
  
  退休前,她在中学教美术,闲暇之余,也涂抹几笔花鸟草虫。隔壁邻居常邀她去跳舞,几个姐妹聚在一起闲聊,倒也过得舒心惬意。
  
  女儿在银行上班,风刮不着雨淋不着,她也不用惦记。她知道女儿的心思,怕她睹物思情,孤而生悲,悲多伤神。居住在女儿家,这一切都可以放下。平时,由她辅导小外孙功课,省了女儿一份操心。小夫妻俩每月工资不少,不差母亲这一碗饭,请保姆也得花钱,哪有母亲贴心?
  
  母女俩是两代人,母亲的苦衷,女儿哪能知道?她曾对女儿讲过,想上老年大学,女儿说都年近花甲了,读书有啥用?女儿住的居民楼大多是年轻夫妇,上岁数的老人不多,且都是陌生面孔,想找个人拉拉闲话也难。她几次想对女儿说回省城,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天是周末,女儿不在家,她正辅导外孙做作业,听到“咚咚”地敲门声,透过猫眼往外看,是一位陌生的男人,她没有开门。
  
  男子是老耿,退休前是林业局的一个园艺师。早年老伴病故,儿女都已成家,倒也清闲。那天,他路过黄河广场,几个人在跳广场舞。只见一位眉清目秀的女性,旋转自如,舞姿优美,让他暗自赞叹。经过仔细打听,才知道是省城来的唐老师,也是独身。
  
  花开花落,月缺月圆。当他第二次敲门时,心里“咚咚”直跳。门开了,唐老师怒目圆睁:“咋又是你?”他嗫喏着说:“想跟你学画画。”
  
  “我不收徒弟!”唐老师冷冰冰地甩出一句话,“咚”地一声将门关上。
  
  时令进入冬季,洒水车过后,街道上滑溜溜的。那天,唐老师陪女儿上街买衣服,只觉得身后一阵风,一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而来,突然车子一歪摔倒了,正好砸在一个乡下老汉身上。老耿二话没说,掏出手机报了警,又叫来救护车,将他们送进医院……
  
  目睹眼前这一幕,唐老师记住了这个头发花白、面目清癯的男人。以后再见面,她也不再厌恶那张脸。
  
  那天,俩人在街心花园散步,经过修剪整形的柏树,有的树形像玲珑宝塔,有的像双龙相会,有的像百鸟争鸣,有的像独龙望天,还有的像亭亭玉立的舞女,唐老师诧异地问老耿:“听说这是你修剪的?”他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唐老师的异常举动,瞒不住女儿的眼睛。这天她正襟危坐,脸色阴沉,等着母亲回来问端详。
  
  唐老师踏进家门,瞧着女儿,不动声色地问:“谁又惹你啦?”
  
  “妈,你恁大年纪了,老出去晃啥?”
  
  “咋的,就不能出去跳个舞锻炼锻炼身体?”
  
  “妈,你画画我不反对,跳舞也不反对,有啥心思可别藏着……”
  
  “放肆!”
  
  “妈是明白人就好!”
  
  女儿“噗哧”一声笑了:“妈,‘五一’放假咱去海南旅游,你想吃啥买啥,想去哪儿玩去哪儿,中不?”唐老师苦笑了一下:“从小到大,妈没白疼你!”
  
  今天,唐老师站在临街的窗口,望着大街上滚滚的车流,内心五味杂陈,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眼眶里滚出晶莹的泪花……

( 编辑:lipeng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