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青春某个你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5-20      打印
  作者:□柴锦玉  
  
  五月来了。第一天,赞美劳动。第四天,歌唱青春。
  
  与大起大落的春天相比,或远或近经历过疫情的“旷日持久”后,仿佛一眨眼就迎来了夏天。这蓄势待发的五月天,气温飙升,开头,就是妥妥的仪式感。
  
  前些天,五个同学相聚,皆都相识超过三十五年。生活在同城,有的几天前刚在一起聊天,有的已三两年没晤面。坐在夜幕下临街的楼上,把酒问盏,都没有开场白,进来、坐下,就入局。无论扯个什么话题,或高声大喊,或温文尔雅,或点头会意,都仿佛牵着线头拉起密密实实的网捞起滔滔不绝的波浪,自由不羁,放松坦荡。
  
  从年少相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人到中年,时光改变容颜,此时聚在一起,那几张面孔在身边,还是我熟悉的他们应该有的模样,我们还是我们。经历青春,长大、成熟、老去,而遥远时光教室里上课的铃声响起,依旧定格在我们初次聆听的那天,清脆响亮。有的别去,有的疏离,有的相聚,有的亲爱,人生苍茫,我们也许停留在人生任何自己想停留的时空,但又可以穿越,在某一个当下产生交集。
  
  这些年因工作原因也曾写过许多平常的文字,自己常常得觉不忍卒读。坐在身边的同学却说起我这几年文字的变化——还有人在认真读我写的那些网络时代的“易碎品”?有人仅仅因为你的名字,去读你笔下的文字,那些多年辛苦的写作坚持,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值得”了。青春总有来路,我没有格外地努力,却有特别的收获,这就是曾经青春的你们给予我的荣光。和久违的同学轻轻碰杯,再碰,心里满满的暖意,一切尽在不言中。
  
  “还记得高三时,你提了个问题,把历史老师都难得回答不上来么?”身旁的同学向对面当年的“学霸”发问。历史老师的音容笑貌依稀浮现,在座的皆一脸茫然,“学霸”自己也早记不起当年。“你当年居然那么牛,能提出那么深刻的问题。”发问的同学缓缓道出当年的难题,当年历史课堂上的一道问题,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隔着几十年时光呼啸而来。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回想起当年,没问完的问题还有不少,只是到如今,还需要答案的已经不多。曾经的青春,是记忆,更是陪伴,有的我们遗忘了,可总有人默默为我们记得。
  
  岁月匆匆,穿越时空重温青葱时光,感觉如此奇妙,同学在身边露出笑脸,我也肆意大笑起来。细数曾经美好的时光,岁月沉淀下的故事,依旧闪亮,昨日重现,不负时光。
  
  还记得5月3日那天,团中央官微没用宏大叙述,小切口阐述百年前那代人的青春:一个世纪之前,一群喜欢诗与话剧,热爱白话文写作的年轻人成了当时绝对的新潮。这群标新立异的年轻人,最终也埋葬了那个暮气沉沉的时代,在他们手中诞生的是一个朝气蓬勃的中国。这一定是历史视角下“青春”的文艺版解读吧。
  
  那天,B站推出献给新一代的演讲《后浪》: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是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奔涌吧,后浪!这一定是数字时代里“青春”的个性化表述吧。
  
  一代有一代的青春,有自己的青春模样。
  
  很多年前,读过洋溢理想主义色彩的作品《青春万岁》,书的序诗没有刻意去记住,却也一直没淡忘。“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金线和幸福的璎珞,编织你们……”
  
  曾经青春,你,我,我们。
  
  站在青春里,心里有火,眼里有光,遍地美好。

( 编辑:lipeng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