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树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7-01      打印
  □李亚民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华诞那一年,一个很洋气的老人来到这棵大树下,跪下磕了三个头,又朝着村庄磕了三个头。
  
  他叫崖娃,他说几经周折找到这里,为的就是完成母亲遗愿,能亲自给大树和这里的乡亲们当面拜谢,因为这棵树和这里的人是他的救命恩人。老人整整八十高龄,当他再次抬起头时,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1936年,陈先瑞、李隆贵率领红二十五军七十四师一路往西与大部队会合,途经卢氏县木桐乡,灵宝市朱阳镇下河村、秦池村,一路上与地方保安团战争无数,保安团节节败退,他们还烧毁了保安团的一个炮楼。
  
  红军虽然步步为营,但几仗打下来,也有人牺牲和负伤。这时接到部队停下来休整的指示,在一位许姓村民带路下,避过敌人的暗哨和窝点来到烟火崖村。
  
  红军在麦场搭起了帐篷,村民知道红军是穷人的部队,都争着让战士们去自己家里住。但红军是有纪律的,只安排了一些战士去住,并且按规定付钱给村民。
  
  在红军安营扎寨的这个麦场,有一棵树干粗壮、枝繁叶茂、碧绿如盖的皂角树,开花时节,一串串红彤彤的皂角花分外耀眼。听老人们说,这棵树树龄300年了。
  
  正值10月,正是皂角满树、硕果飘香的时候。
  
  军医说,这棵树,从上到下都是药材呀,浑身都是宝。
  
  村民一听瞪大了眼睛:我们只知道皂角能洗衣服、洗头发,却不知道还有这么多的用处。
  
  军民之间鱼水情深。那段时间,村民们都喜欢和红军在一起,听他们讲革命的故事,讲外面的世界。村民按军医的安排,每天都从树下拾起落下的叶子,大锅煮水给战士们喝,治大家的风寒咳嗽。
  
  有一个红军牙疼了几天,脸都肿了,还有一个战士伤口化脓了,军医就摘下一颗皂角,取出里面的籽,捣碎后敷在伤口上,一天两次,病痛很快就好了。再给捣碎的皂角里面加几滴醋,直接涂抹到疼的那颗牙上,一天三次,不但不疼了,脸上的肿也消除了。这样如法炮制,皂角树上的籽、叶、枝、皂角黏液,把伤员个个治好了。
  
  部队接到命令,明天就要西去。当晚,红军和村民一起联欢。村民说,红军唱歌真好听,他们人真好,都不想让他们走哩。
  
  一个小红军踮起脚尖在首长耳边说了什么,首长急切地跟着走进帐篷。军医在里面正着急,说是这个女战士今晚要临盆,刚才检查是难产,烟火崖村的接生婆说她也没接生过不顺产的娃娃。
  
  “咋办?咋办?”首长急得连连发问。
  
  女战士一阵阵疼痛,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实在是疼痛难忍了,她发出痛苦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
  
  都什么时候了,军医还在看《本草纲目》!
  
  军医突然说:“有了!”于是出帐篷摘下一颗皂角,取出两粒籽,然后扶起女战士,把皂角籽放在她嘴里,又让她喝了一口水咽下。
  
  “能行吗?”听到痛苦的叫声,关心的人越来越多,帐篷外挤挤挨挨,女战士的安危牵动着战友的心,也牵动着村民的情。半个小时后,奇迹出现,帐篷里传来婴儿的哭声,帐篷外,一片欢呼。
  
  “生了,生了!母子平安!”
  
  为了让孩子记住烟火崖,记住这棵树,女战士给孩子起名叫崖娃。
  
  部队按时出发了,乡亲们给他们摘下很多的皂角,以备急需。说也奇怪,自从红军走后,这棵树没再结过皂角,每年只是换一些新叶,证明还有生命。
  
  眼前的老人,就是当年女战士的孩子崖娃。村民们高兴地奔走相告,作家们也开始了大量的创作宣传。
  
  各级领导都特别重视烟火崖村的红色故事,把这个村定为红色基地,把这棵皂角树命名为“红军树”。
  
  就在皂角树挂牌“红军树”的第二年,又一个奇迹出现了。这棵树郁郁葱葱,花开飘香,到了秋季皂角重新挂满了树,成为一处亮丽的风景。很快,大家都知道了“红军树”的传说,一拨又一拨的游人来到“红军树”下,听它讲述当年的故事。

( 编辑:sbh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