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中国最美的花在这里惊艳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7-15      打印
  □柴锦玉
  
  仲夏的文化遗址行,始于6月中旬,到渑池的仰韶村遗址和三门峡市区的庙底沟遗址。
  
  微风不燥,阳光细细洒在肩上。站在渑池仰韶村遗址的山坡上,拾级而下,周边村舍杂树簇拥,大朵大朵的花儿绽放,静静传递着红土地上的芬芳。
  
  近百年前,瑞典人安特生在仰韶村的考古发现,震惊了世界,这里成为中国田野考古的发端。近百年后,这里最直观地浓缩着中华文明的DNA。
  
  走进仰韶村遗址,沿着通道前行,裸露的灰土层截面蕴含着丰富而神秘的信息。注视着深浅不一的层面,细细分辨,轻轻触摸,沉静无语,穿越古今的时空之门仿佛瞬间开启,时光倒流回到了5000多年前。
  
  故地重游,我想起2011年11月,随着文化学者余秋雨一行来到这里。那一天,行程匆匆,沐浴着暖阳,余秋雨疾步走到人群前面,一个人在通道之上静静感受:“好,真好!”远处有人影闪过,他沉浸在陶醉之中诗意感慨:“那是这里原始人的身影!”那一刻,长长延伸的灰土墙是这位著名学者唯一的背景。他认为,19世纪初,眼看着中华文明高山将崩、大厦将倾,诸如发现仰韶文化这样的考古大事件,意义非凡。
  
  “这好比一位武士在备受欺凌之后奄奄一息地倒下,但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了美丽而响亮的童年歌声,又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仰韶文化的发现,就是我们民族童年的歌声,使一个壮士重新站立在地球上。”
  
  阳光透过玻璃,散射在展馆内,映照在灰土层内夹杂的陶片上,土层断面上有几丛淡淡的野草摇摆。站在这里,仰韶文化的发现地,谛听人类文明“童年的歌声”,感觉脚下每一步都余音缥缈,是无比辽远壮阔的天籁。
  
  仰韶文化发现将迎来百年纪念,仰韶文化博物馆展设正在全面提升完善。众多出土彩陶,盆、罐、壶各类展品形态各异。红黑白黄的简单组合,造型和线条的婀娜变幻,泥土和烈火的久远融和……那斑斑点点生动拙朴的动物、植物,几何纹饰中彰显活泼感,洋溢着先民欢跃愉快的精神气质,鲜活地再现对生活的乐观。沉浸其中,呼吸与共,能听闻它娓娓道来。6000年至4000年前,它们诞生在这片土地之上,历经历史的烟云,百年来在这里重见天日,精灵一样构成穿越千年的时空走廊,传递着史前时代华夏先民的生活温热,让我们置身现场,看到一个伟大文明开始形成。
  
  沿展厅走下去,或变形或抽象的“花纹”不时可见。抬头看去,有背景墙上“花纹”与现代街道涂鸦符号神似,古老的、现代的,人类艺术美美与共,传播与延续的都是始祖之韵。
  
  庙底沟考古遗址公园今年10月将正式开园。取材彩陶“花纹”元素的公园大门前,站立着几位考古学家的雕像。绚丽多姿的彩陶花纹是庙底沟文化的旗帜,闪烁着艺术的光芒,包容着逐渐集聚的文化意识,传导给人们丝丝缕缕的信息。
  
  考古学家对庙底沟彩陶不吝赞美。考古专家苏秉琦认为,彩陶的“花纹”装饰和华山,正是“华人”一词的最早根源。考古学家刘庆柱赞叹:“在多元一体的中华文明中,以庙底沟遗址命名的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是满天星斗中最为耀眼的恒星。探索中华文明之源,最直接的起点是庙底沟文化。最早的‘中国’是从三门峡走出的。”
  
  遗址公园静卧黄河臂弯,四季草木成景。华夏民族历史犹如大河流淌,不时翻卷出彰显力量且又美丽的浪花。庙底沟,这个小虫嬉戏、落鸟筑巢的荒野,却是华夏文明长河中翻卷出第一朵浪花的地方,承载了我们民族最绚丽最清晰的记忆。先民们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开创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艺术的时代,而历史也眷顾了我们,“华之根、夏之源”,我们文明的奠基处现在山水丰美,让我们有机会聆听先辈的铿锵足音。

( 编辑:lipeng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