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的回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09-16      打印
  □张雁群
  
  现在几乎没有人写信了,手机的普及,把人们都变成了低头族,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一个微信视频聊天,既见到了人,又听到了声音,这是过去几千年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们小时候考试作文会有《给XX的一封信》,因为那个时候,人们和远方的亲人或朋友联系全靠写信。书信就像一只鸽子,来回传递人们的感情,交流着人们的思想。
  
  最早学会写信是在小学,老师刚讲好写信的格式,我就迫不及待地给远在东北当兵的大舅写了一封信。写了什么内容想不起来了,寄没寄走,我也忘了,唯一的记忆就是我很兴奋地对妈妈说:“我会写信了!”我还把写给大舅的信念给妈妈听,妈妈乐得合不拢嘴。后来爱上写作后,我把自己的作文寄往作文报社,不知天高地厚地想当一名作家。五年级我在由郑州《海燕》《故事世界》杂志社举办的“虎年少儿春节联欢晚会”作文征集比赛中获得了鼓励奖,名字第一次变成了铅字被印在杂志上,虽说只是个名字,还是让我兴奋了好长时间。上初中后,我也经常把自己的作文寄往远方,虽然总是石沉大海,但我从不气馁,后来还是渑池县主办的《仰韶作文报》,发表了我的第一篇作文,圆了我的“作家梦”。
  
  高中时,由于环境陌生,再加上同乡的学生少,我感到十分的孤独,于是就开始给我初中的同学写信。第一次写信感到特别紧张,信发出后的那段时间,既怕她拒绝,又希望能看到她的回信,不止一次猜测她会怎样看待我,会不会拒绝我。终于等到她的回信,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拆开信封,一口气看完她的回信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虽说信里各自写了各自学校里的事情,但可以看出她和我一样兴奋。我的高中生活正因为有了她的信,才没有感到寂寞。上高三时,我从《仰韶作文报》上认识了我的第一个笔友,一个很清秀的、和我一样喜欢写作的女孩,后来她考上了大学,我们还保持着通信联系,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面,但在当年的书信里,我找到了曾经的满满的回忆。
  
  高中毕业那年,我通过广东的《少男少女》杂志“生日屋”,找到了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浙江男孩儿单仁慰,他很善谈,每次写信都有三四页,有时会更长,他的字很有个性,龙飞凤舞,常常令我自叹不如。我们写了三四年的信,他考上大学后,还经常抄一些好的文章寄给我,对我帮助很大。现在,他已经是浙江台州师专的教授了,时隔二十年,我通过网络联系上了他,说起那些信件,我们共同的感觉是信让生活变得绚烂,那每晚读信写信的快乐时光,锻炼了写作技巧、丰富了单调的生活。
  
  随着时光的流逝,信纸早已泛黄,我却一张也舍不得扔。闲暇时拿出来,一页一页地品读,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青葱岁月,年轻时的豪迈又涌上心头,那份柔情、那份曾经的情感仿佛穿越时光带我回到了过去。虽然有些朋友再也无法联系,岁月也早已把我们雕琢成另外一个模样,但当初的那份纯真、那份曾经的美好却永远留在了记忆里。

( 编辑:ljx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