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村庄到村庄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0-11-18      打印
  □柴锦玉
  
  站在村庄的土地上,并非意味着就能够看到或者记录、叙说村庄,相反,可能离村庄更远。
  
  秋日,在阳光暴晒下,我去了两个村庄,渑池县张村镇河南庄村和洪阳镇柳庄村。即使走马观花,也足够浮光掠影,见识到国家“乡村振兴”给村庄带来的嬗变。
  
  这是变化中不再“传统”的村庄,打量起来带点光怪陆离的陌生。两个远离城市的村庄,都有吸引网红的打卡地。柳庄村玻璃栈道、网红桥、滑雪场、饲养着老虎狮子的动物园吸引着周边游客,河南庄村的粉黛乱子草花海再次迎来网红刷屏季,两个村庄,颇具规模的游乐设施放在县城也不逊色,村庄景观绿化隐约有着城市公园的模样,村边的田地也不见庄稼,道路上打着黄桃、梨等特色产品采摘园的招牌。也许当下不是旺季,村子里的游乐“欢乐谷”游客并不多。
  
  跟着几位来村里采风的摄影者,围观了太阳高挂下游客稀少的健身网红桥,耳边回荡着满满年代感的《狂浪》歌声,围观了河边桥上悠闲洗衣服的白发大娘,房顶上晾晒的大妈,远处的背景是错落的绿枝映着红灯笼的装饰,围观了主人说不清年代的石头砌墙的老房屋,泥炉子里柴火正旺。我们围观了貌似别墅的搬迁新区贫困户的新家,坐山望水好风光,围观了一大片有人忙碌的红色浮动的辣椒地,公路边慢慢移动的白的黄的牛群羊群……
  
  有的离开村庄,有的来到村庄。新旧纠缠,远近交织,村庄留着时代变革的纹理。
  
  “留得住乡愁”,乡愁不仅仅是一种桃花源式的幻象。一个群体能够致富、过上好日子,也带来急速转变中的冲撞。没有故乡的人,没有根、没有回忆,没有精神归宿,可能也意味着那些已经成为民族性格的独特个性与独特品质正在消失。
  
  贾樟柯导演电影《一个村庄的文学》时说:“14亿中国人如果都在赶路的话,每个人其实都拎着一个行李,这个行李都是从乡村带来的,乡村是一个可以携带的概念。它有你的生活方法,它有你的伦理,有你的浸入到骨血里面的文化记忆。”

( 编辑:lipeng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