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女人花”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1-13      打印
  □陈志发
  
  “好好好,我马上就来。”桂英放下手机,从晚饭后忙碌的锅台前下来,利索地解下围裙,边换了一双平底布鞋,边冲着自家男人说:“剩下的碗你洗了,我要玩去了。”说完,一溜烟出了门。
  
  四周青山隐隐,薄雾横带。天,其实刚暗下来,有的人家还没上灯呢,新农村健身中心那就已传来熟悉的音乐声:“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上,桂英脚下生风。
  
  和村里所有的妇人一样,年近六十的桂英,这两年也迷上了广场舞。只要天一黑,她们就呼朋引伴,把村里买的音响一放,肆无忌惮地扭动起来,不酣畅淋漓地甩个全身汗不收工。
  
  桂英沉醉于这样的日子。
  
  她本不愁什么,楼房住着,在家空调电脑、出门小车摩托,儿孙健健康康;虽然不全懂新闻里说的“一带一路”,但村里“O2O”为民服务平台却实实在在地帮她解决了很多问题。田不用去耕种了,猪不用去饲养了,烧饭也用不着打柴了。但作为农村人的她,面对安定舒适的生活,却反如失业者一般,无所适从起来。用她男人的话说:整天没什么事做,人就像丢了魂一般,没有了一点精气神。但自从跳起了广场舞,桂英就似乎脱了胎换了骨,每天蹦蹦跳跳活力无限。
  
  村里大部分女人又何曾不是如此?都放下了麻将,收起了唠叨,在广场上尽情地扭起腰臀、舒展着双手。笑声、歌声就像水田里的稻浪一样,一波一波从村中荡漾开来。
  
  桂英做梦也没想过有这样的日子。以前,白天野外忙农活,夜晚回家洗衣、做饭、喂猪,人就如磨盘一样转个不停。待到了爷爷奶奶的辈分,更是万念皆无,一心只图安安静静度过余生。健身跳舞?那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就算这如扁担一样硬邦邦的身子骨能行,但能无视那被认为“为老不尊”的眼光么?而如今,哪个村庄又不是载歌载舞?
  
  跳广场舞,桂英最初只是为了打发那无聊寂寞的日子,可坚持几个月后,就不断听到了一些赞美之声,说她跳得好,手脚柔和、舞姿优美。还有不少妇人甚至新媳妇纷纷求教于她。这让桂英愈发起劲。于是,一年后,在众人的公推下,桂英干脆扯起旗帜,给村里拉起了一支舞蹈队,取名“女人花”。
  
  村,是个山村,一百来户人家,零零落落散布在山坳里,僻远、宁静。但人间烟火处,女人们之间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恩恩怨怨,使她们心生罅隙,或者相处如冤家。可不知何时,在“舞艺”的切磋间,在舞队的排练中,女人们之间的隔阂烟消云散了。每天一吃过晚饭,大家就又东串门西落脚,嘻嘻闹闹地结伴去广场跳舞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跳舞的队伍日渐壮大,小到七八岁的读书娃,大到七八十的老婆婆,都集中在广场上。家里的男人们这下可落了单,只好也走出去当观众,围着婀娜舞动的女人,笑眯眯地看着。
  
  “女人花”舞蹈队的成立,让桂英忙得似以前的生产队队长,学舞,教舞,组织队形,日子紧张而充实。村里的女人们同样忙得不亦乐乎,跳舞之余,挑选网购舞服,自制道具,在演社戏、唱春戏时,附近很多的村庄都纷纷邀请“女人花”队登台献艺。当然,“女人花”们不会只满足于在村里露脸,悄悄排练一个月后,在全市一次盛大的艺术节舞台上,“女人花”队作为一支乡村队,以一支《茉莉花》惊艳全场。
  
  随后,各种邀请纷至沓来,助兴类的,展示类的,比赛类的;乡镇级的,市级的,省级的。“女人花”俨然成了一支专业队,不断地“北战南征”。特别令她们自豪的是那次去有着“中国最美乡村”之称的婺源,参加乡村广场舞,在全国二三十支舞蹈队中,“女人花”队竟获得了第二名。
  
  然而,可别认为这些农村女人就满足了,她们的野心大着呢。桂英曾开玩笑地说过:她们要加倍努力,争取上全国春晚!谁敢说这只是她们做的美梦呢?
  
  “怎么还没到呀,你这个队长怎么当的?”手机里,广场上的那些姐妹又在催促了。桂英从纷杂的过往中抽回思绪,不由得又加快了脚步。
  
  习习晚风,送来了阵阵浓郁的枣花香。桂英深吸一口,仿佛看到了那带着泥土气息的、米粒般大小的黄色小花,在这温暖如春的夜晚,悄悄破开花蕾,徐徐绽放——一如舞蹈队的“女人花”,一如这静静的山村日子——明媚、安详、热烈、芬芳。

( 编辑:sbh )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