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21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春绿黄河滩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3-24   打印
□金一
  
  春风来了,吹绿了黄河滩。沉寂一冬的滩涂眼睛又明媚起来,激情又活泛起来。
  
  站在陕州公园太阳渡的高处,放眼望去,黄河似一条又宽又亮的绸带,滩涂则如婴儿的湿唇,温婉地将黄河衔在嘴边。走近滩涂,那望不见界际的湿地豁然盈目,春风暖暖地拂过,缕缕久违了的特有泥土味道扑鼻而来,不禁令人或多或少有些陶醉。这感觉,有出于对春风的情结,也有对滩涂的依恋。
  
  春天的黄河滩涂,鲜活得如跳跃的顽童,充满着朝气。静静聆听,隐约能感到滩涂下涌动着膨胀的焦急,仿佛在忙不迭地驱赶着压抑,期待拱松板结的干涸,结束幽冥等待的日子。细细去看,一个个纤细的绿色信息次第钻出,在柔软潮浥的滩涂胸上举着,昭示着顽强不屈的生命力。
  
  沁人心脾的草香徐徐地弥散开去,熏醉了温煦的黄河风。孺童萌牙一般的生长力,给滩涂带来一种胀疼的惬意,一份茂盛的渴望,一个繁衍的恭候。滩涂开始舒展每一个毛孔,尽情地释放积蓄了一冬的感慨。
  
  春风小憩,自然要精心涂抹滩涂的肤色。真是的。早些时候枯草间的丝丝嫩绿,不经意间,就这么蓦地一下葳蕤了。也是的。憋了整整一个冬季,春风只轻轻地一唤,它们便匆匆忙忙撞开了土层,瞬间就那么绿了一地,与春的众多使者互动起来。
  
  东风一笑满眼绿。可不是?滩涂绿得洒脱,绿得无束,绿得臃肿,仿佛太阳洒下来的光都变成了绿色,就那么绿着,绿得触手可及。
  
  滩涂好似无垠的条状绿洲,静静得如一条宽大的绿毯,沿着黄河铺成一条长长的绿色长廊。那蓝天、那青山、那黄河、那绿地,浑然一体,有序地排列组合着,好似在展示一幅厚涂的彩画。
  
  一些踏青人,如我一样,喜欢在惺忪的滩涂上踱步怡情。远远瞧去,他们好像一个个惊叹号,在滩涂浅绿色中慢慢固定着段落,标点着层次与行距,抛锚着一腔绿色的情愫,播撒着一路绿色的心愿。
  
  近处定睛,那醉人的绿,随着滩涂的地势自然起伏着,伸向远方,延绵不尽。忽而,一阵疾风吹来,去冬的几许荒草率先喧嚣起来,而那绿草则含羞地轻轻躲闪着,使那无边无垠的绿毯富于了弹性,仿佛一起一伏似的。
  
  俯下身来,那细细的草茎竟然显得十分敦厚,草叶如短剑一般,高高地举着坚定而蓬勃的勇气。草芯中的叶颈,浅绿中泛着鹅黄,娇嫩得如露珠似的,充盈而丰润,令人爱不释手地心痛。细细看了,那纤叶仿佛在簌簌微震,发育的气息扑面,蔓延之势直逼而来,让人浑身的血液都不由得奔涌起来。
  
  看着看着,一种怜爱之情不禁油然而生。屏息凝视,那嫩草生长的气流,好像在淡淡地流淌,悄悄地散布。青草独有的的清香缕缕入鼻,令人周身不由得顿然一爽,仿佛要渐渐入醉似的。风来了,轻轻地叩着心房,拨响着心弦,共鸣着春与绿的序曲。
  
  春,一路奔波着,一路吹拂着,一路播撒着。
  
  滩涂绿,绿了地,绿了眼,绿了情,绿得嫩,绿得纯,绿得透,一直绿到了人的灵魂深处……

( 编辑:lj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