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3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耿老师的99朵玫瑰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9-08   打印
□罗倩仪
 
  大学的新学期马上开始了,老师们正在办公室里唉声叹气,只有耿晓华一脸淡定。
 
  院长早就说了,这个学期开始,教师的奖金跟班级的出勤率挂钩。有女老师开始抱怨:“时间就是杀手,我年轻的时候长得多水灵,同学们都爱上我的课。现在老了,魅力不复存在,从第二节课开始就有同学逃课了。”个别女老师点头附和,男老师也抱怨起来:“以前的学生珍惜学习的机会,很少有人缺勤,现在时代变了……”
 
  抱怨一番后,大家纷纷决定严抓考勤,从第一节课起就跟同学们表态,每节课都点名,缺勤三次以上,平时成绩记为零分。学生的总成绩是由“平时成绩”和“期末成绩”组成的,所占权重比为3比7。一旦平时成绩记作零分,那总成绩就很容易不及格了,不及格意味着需要补考,补考不过意味着需要重修,还可能影响毕业。所以,一般学生都尽可能不让自己面临补考的风险。
 
  老师们经过商量后,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耿晓华却不想这样做,她认为教学,只有学生学到了东西,那她所教才有意义。强行把学生摁在座位上听讲,彼此都不开心,毫无意思。
 
  于是,耿晓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允许学生逃课。
 
  一直以来,专业课的出勤率是最高的,非专业课次之,选修课的出勤率是最低的。因为大家上选修课更多的就是为了拿到学分,好顺利毕业而已。而耿晓华教的正是选修课,还是一门很枯燥的选修课《生命科学导论》。耿晓华微笑着说:“同学们,我知道,你们选择这门课基本上都是因为没能选到喜欢的课程才被迫选它的。但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们能爱上这门课。要是实在不喜欢,可以逃课,我不扣分。”
 
  此言一出,一阵哗然。
 
  耿晓华备课充分,讲课非常有趣。讲到微生物学和病毒学时,她会用生动的比喻,帮助同学们理解,引来阵阵欢笑。当讲到遗传学和进化学时,她又能用故事串联的方式,让学生听得津津有味。有时在课堂中,她还会插入自己的求学故事,拉近与学生们的距离,让大家更了解她。
 
  正因为耿晓华的课堂与众不同,学生们反倒不愿意逃了,他们觉得这样上课不但能获得知识,还能收获快乐。有一次,有一个同学给耿晓华发了一则微信:“其实,老师对课堂付出了多少,学生是能看出来的。老师,谢谢你!”耿晓华看后,觉得特别温暖。
 
  其他老师却认为,耿晓华实在没必要如此费心费力,只要目的达到就行了。耿晓华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转眼,一个学期快过去了。院长突然宣布了一项举措,让同学们匿名给所有任课老师进行各项评分,他将根据评分结合出勤率分配奖金。
 
  毫无疑问,耿晓华成了获得奖金最多的教师,同时被评为学院里的“先进教师”。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耿晓华轻轻说了一句:“在我看来,失败的真正杀手是自己。”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又到了,耿晓华一走进教室,就看到讲台上的一大束鲜花。有学生笑着嚷起来,说那是99朵玫瑰,代表学生们对她最真挚的爱,耿晓华笑了,笑容比花儿更灿烂。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