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3日
  • 1
  • 2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诗与往事

来源: 发布日期:2021-09-08   打印
□焦仁峰
 
  1973年9月,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我收拾好父母卖猪卖羊凑齐的一些盘缠,背起从部队带回的行李,风尘仆仆地来到心仪的河南大学,开启了为期3年的中文系学习生活。
 
  底蕴深厚的河大给了我继续深造的机会。一段时间后,我逐渐熟悉了学校和周围的环境。我仔细研读河大的历史,查阅图书馆的书目,仰望巍峨的铁塔,聆听风铃的吟唱;我在碧水东湖放歌,在古老的城墙漫步……那年10月的一天,我慕名拜访任访秋先生,这段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他的家里,只见会客室里摆着几只脱漆的木板凳,有些年数的茶几上,白瓷缸稍有锈迹,破旧的书案上,堆满批过的线装古籍,墙上则挂着还散发着墨香的清丽行草书。他的家虽简陋却整洁,虽朴实但不失名家风度。我把入校首写的800字《我为人民上大学》文章请他雅正。他欣然提笔改了几字,嘱咐我:“文章言简意赅,发报纸吧,准用。”几天后,此文真的在《河南日报》副刊版面刊登了出来。后来,我写了四句话赠谢任先生:“开封学府念中文,借力尊师破迷津,待到愚徒文灿烂,千恩万谢不负人。”
 
  记得1973年冬季的一天,河大学生会的干部通知我,让我兼任新筹建的《开封师院报》的编辑。等我去报到的时候,只见那里坐着三个男女学生,后来经过分工,来自南阳的学生负责刻板,来自新乡的学生当通联员,来自濮阳的女同学负责生活。我呢,他们则表示我是这个刊名套红的油印小报的主编。刚开始,我对这样简陋的工作环境不屑一顾,可是几天之后,摆在案上的稿件改变了我的看法。一篇署名“朱绍侯”的文章令我拍案称奇。文章不但字秀词美,且论点突出、论据充分,实为佳作上品。于是,我按同学提供的线索,在历史系找到了朱绍侯先生。交谈中,朱先生的博古通今使我受益匪浅,他求是敬业的精神也使我受到很大鼓舞。此外,他治学有道的宽广思路和待人和蔼可亲的态度都令我感慨不已、感动万分。亦师亦友的不断接触,更提高了我对国内外历史文化的认知水平。所以,我在2015年第一期《河南大学校友通讯》上发表的《河南人之歌》组诗中,还特别为朱绍侯老师写了一首小诗:“……史学研究领军人,鼎立中原绘巨篇……人近九秩不减志,灯下爬格度晚年……”
 
  在笔耕墨耘的岁月里,我写过最多、篇幅最长、倾注感情最深的是河大原校长、我的导师王文金先生。我在河南大学报《读师友大作感怀》中的《读王文金<愧书庐吟草>》中诗曰:“一部精品出名门/情真意切韵醉人/教学认真呕心血/做官清廉聚校魂/多施博爱惠大众/广撒深情慰人民/废寝忘食酿佳句/写景咏物笔传神。”5年前刊发在《信陵诗刊》的百行长诗《师恩如山》,写的也是王文金先生。那是1974年严冬发生的一个真实故事。
 
  一天下午,我从图书馆出来往学生食堂去,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回头望去,看见教我现代文学的王文金老师向我招手说:“焦仁峰,食堂开饭的时间过点了,走,跟我到家吃去。”我一再推辞,老师还是硬把我从寒风中拉到他的家里。师母炒了两个菜,又打开一鱼一菇两个罐头,拿出一瓶张弓特曲,催我入席。我看着盘子里的热菜,闻着扑鼻的酒香,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王老师说:“你在我这里,就和在家一样,可不能怯生噢。”于是,我端起酒先敬老师,然后一杯满载深情厚谊的美酒入喉。饭间,老师问我原来做啥工作,又问我家庭情况和最近一年在学校的感受。当我说到在部队写的文章常见报端时,他笑道:“基础好,再努力,将来锦上添花,定有好前程……”当我夸他对毛主席诗词的解析讲解得透彻,令同学心旷神怡时,老师谦虚地说:“我也是刚任课不久,台上讲演经验少,还请多提意见……”那一次热情招待印在我的脑海中。每次去河大,我和同窗都要和王文金老师叙叙旧,45年前的事情如在眼前。2017年在开封外婆楼相聚时,我有感于恩师的德高望重,诗随心想,脱口而出:“卌年喜聚外婆楼/捧杯虔诚敬师酒/聆听恩师重教诲/春风扑面暖心头。”
 
  往事悠悠,流年虽逝,那些给过我关心、鼓励、教诲的恩师们却如浩瀚天空中的星辰,始终指引着我前行。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