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 1
  • 2
  • 3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在陶与醉之间

来源: 发布日期:2021-10-13   打印
□非鱼
  
  陶醉,某度解释为“很满意地沉浸在某种境界或思想活动中,沉醉于某种事物或境界里,以求得内心的安慰”。
  
  翻开《辞海》,对该词的解释则为“酣畅地醉饮”。
  
  从仰韶文化博物馆到仰韶村遗址,再到仰韶酒厂,我似乎逐渐找到了“陶醉”一词的来源。我试图想象先民们用陶土做器,以粮造酒,以酒畅饮,于是,很美好地醉了,天地万物任我行,歌之舞之蹈之,由陶而酒,由酒而醉,由醉而美,方有了“陶醉”一词。
  
  陶醉,陶醉。陶器里的酒才能让人陶然而醉,一饮再饮,乐此不疲。这是饮酒的一种境界,不达则怅然若失,过之则酩酊而失态。唯有陶醉,才能让酒发挥最好的作用,才能达到“刚刚好”的至美境界。
  
  对陶的初识,源于初中的历史课本,人面鱼纹彩陶盆,归属于仰韶文化。那时,我连县城都没有去过,更别说了解仰韶文化,了解她的发源地渑池了。后来,到了仰韶文化博物馆,我才第一次真正明确地知道,什么是仰韶文化,什么是彩陶。我对小口尖底瓶、瓮葬棺以及所有颜色鲜艳的彩陶和它们华美的纹饰,产生了兴趣。
  
  于是,在那个寒冷的午后,我又来到仰韶村遗址,在迎春花蕾纷披的土埝上寻觅历史的遗迹,试图穿越七千年的距离,找到先民留下来的生活密码。最后,我终于发现了一块鹅蛋大的彩陶碎片,从弧度看似乎是一个罐子的颈部位置,内侧还能看到类似指甲留下的痕迹。
  
  这块碎片在成为碎片之前,会是盛酒的罐子吗?也许是。
  
  我虽不善饮,但我喜欢那些盛着酒的陶器。小口尖底瓶、深深浅浅的鱼纹葫芦瓶,似乎嗅得到泥土的味道、火的味道、酒的味道。我曾经用各种从渑池带回来的陶碗、小陶盆、喝过的仰韶酒瓶、盛放酒头的小陶罐种花(以绿萝和多肉植物居多),那些植物在这些陶器里蓬勃生长,自由呼吸,红与绿映衬,每天看着也是好的,也会——陶然而醉。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