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 1
  • 2
  • 3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伏牛 > 正文

百年考古千年情

来源: 发布日期:2021-10-13   打印
  □高杰
  
  1921年,
  
  在中国考古史上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
  
  在河南渑池韶山下的仰韶村,
  
  瑞典学者安特生与中国地质工作者一道,
  
  揭开了中国现代考古的新纪元。
  
  七千年前新石器时代的生活遗迹,
  
  让我们看到了人类的童年。
  
  蛮荒中成长的先民用双手创造着文明,
  
  “仰韶文化”从此跃入了中华文明的眼帘。
  
  一块块陶片,
  
  仿佛是历史的一面面镜子;
  
  一层层堆积,
  
  宛若岁月的年轮与生命线。
  
  这里藏着社会进程的密码,
  
  这里闪烁着先祖生存的智慧光焰。
  
  她犹如文明的第一缕曙光,
  
  斑斓璀璨 令世人惊叹。
  
  从仰韶村到庙底沟 二百里不算远,
  
  从“仰韶文化”到“庙底沟类型”走了两千年。
  
  两千年 步履蹒跚,
  
  两千年 灵光乍现;
  
  两千年 花开中国,
  
  两千年 兴盛繁衍。
  
  智慧的先民改造着自然 创造着生活,
  
  华夏大地 星移斗转 沧桑巨变。
  
  我们从哪里来,
  
  要往哪里去?
  
  我们心中有“三皇五帝”,
  
  我们脚下有无尽的秘密。
  
  中国的现代考古,
  
  从这里迈开了第一步;
  
  中国的文明探源,
  
  在新的时代再擎大旗。
  
  我们在“庙底沟”,
  
  上承“仰韶”下接“龙山”,
  
  为中华民族寻找记忆;
  
  我们在彩陶的花纹里,
  
  寻找历史的脉络,
  
  为中华文明追寻踪迹。
  
  站在仰韶文化发现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
  
  10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
  
  我们将文化强国与民族复兴同频共振,
  
  在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历史长河中,
  
  面向未来 奔腾不息!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