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1日
  • 1
  • 2
  • 3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乡里的浅冬时光

来源: 发布日期:2021-11-25   打印
 
□冯敏生
 

    立冬过后,山野渐渐地寂静了许多,如同一只清澈悠远的大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山峦、树木,河流、田野、村庄。明亮的眸子里倒映着高远、湛蓝的天空,一朵悠闲的云朵,一只盘旋的鸟雀,以及一棵崖畔上挂满红柿子的老柿子树。

    太阳刚露出半脸,几缕炊烟在晴空里摇曳。青瓦上洒满的白霜,背阴处反射出银白的清晖。太阳越升越高,在村口的老核桃树下、在朝阳的山墙根前,男人们聚拢在一起,晒太阳、谈天说地,或者看微信、刷抖音,一只大黄狗静卧在他们身旁。女人们在屋里的庭院里忙碌开来,腌酸菜、做泡菜。故乡人做的酱辣子很有特色,她们将新鲜的青红辣椒清洗干净,切成细丝,加上姜、葱、蒜、花椒等佐料,再把苹果、青梨切成片调味,用石磨磨成酱,之后装入坛子里,吃时香气扑鼻,这是故乡独有的味道。

    2021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悄然而至。雪后的红薯秧已经打蔫,人们刨出红薯运送到地窖里,或者晾晒成红薯干,或磨成红薯淀粉,抑或漏成银丝线一样的粉条,晾晒在院子的铁丝上,一排排,一行行,格外壮观。

    村里的春山哥脑瓜子灵,在外打工多年,赚了一些钱,今年突然不外出了,他流转了村里的几十亩土地,种起了高山蔬菜,不仅收入可观,还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他把村后的几座废弃的土窑洞和石洞整修起来,装上太阳能集成电路,以及吸光性玻璃门窗,义务为村里人进行窑洞蔬菜种植。尽管窑洞外寒风凛冽,窑洞内却温暖如春。春山哥特意在窑洞门前,挂了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萝卜青菜,各取所爱”。乡亲们在冬日里,吃着春山哥种植的新鲜蔬菜,心里暖暖的。

    伫立在初冬的原野,极目远眺,只见松柏青绿苍翠,橡子树、青冈树叶子灿烂如金。一阵寒风吹过,叶子婆娑起舞,金浪翻滚,异常壮美。近处空旷的田野上,常常看到一树树红,那是挺立在田间地头的柿子树。乡亲们将较硬的柿子采摘下来,做成柿饼,挂在屋檐下阳光照、寒风吹,一直挂到腊月变成酱红色才取下来,用手捏成椭圆形饼子,放在瓦罐封存,直至上面挂满一层白霜,方才品尝。乡亲们将较软的柿子,放在朝阳的窗台上晒热后,掰开来,在里面放上几粒核桃仁或者花生仁,吃起来汁水四溅。田野里还有一片红彤彤,那是朝天椒。立冬过后,朝天椒枝干叶落,红艳艳的小尖儿一律向上,在冬阳的映照下,近看像擎起千万只燃烧的小火炬。冬闲的乡亲,将朝天椒运送回家,女人们用剪刀采摘下来,晾晒在庭院里、台阶上,有的索性用麻线穿成串子,挂在屋檐下,那火红火红的辣椒,成为初冬时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寒风呼啸的时候,村里人开始围炉取暖。围着炉火,人们嗑着自己种、亲手炒的花生、葵花籽,谈天说地;有的人品着茶,或者在炉上温一壶老玉米酒,茶和老酒的香气,在温暖的屋子里弥漫;或者,大家在炉上炖一小锅猪肉粉条,撒上一层诱人的红油辣子,其中的美味,令人回味无穷……

    四季更替,生命流逝。乡亲们在初冬的时光里,以特有的方式,体味着辛勤劳作带来的幸福和欢乐,感受着朴实浓厚的乡情和亲情。



( 编辑:c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