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一枚老叶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1-05   打印

  □金一

  我轻轻抚摸了一下斑白的鬓角,望着大树上的老叶,思绪便开始飘泛起来。

  那些或如金或如霞的老叶,有摆手的,有舞动的,有静思的……

  蓦地,我的视线停留在一枚老叶上。它在离我很近的一个枝丫间,颜色棕黄,叶片厚朴,纹路粗质,比旁边的叶子都要大一点。

  此刻,它是定格的。它是在回首么?是在沉思么?

  它,有生命的历程,有一生的感悟。经历,与所有老叶一样;感慨,不会和其他老叶雷同。

  春风,把含苞的它慢慢地剥开,将它嫩绿的叶片慢慢熨平。太阳热浪的拂拭,月亮冷光的浸浴,天地间精华的惠润,使它开始发育成熟。

  夏风草木摇,叶儿们成了夏风的粉丝,为其精彩吹奏。它聆听着,欣赏着,陶醉着,感到了夏风的弘美,天地的广袤。

  万籁俱静的夜晚,远方隐隐传来秋的脚步声。它感知到了,自己不久就会被秋风带走,便开始掐算着日子,不禁紧紧抓住了树枝。

  秋风很艺术,急躁而富有节奏,一阵一阵的,翻阅着老叶厚重的心事,拜读着老叶袒露的活泼。末了,秋风起身,朝老叶们挥挥手,很多老叶便跟着走了,漫无目的,流落到各地。

  晚霞红似锦的时令,它再也无力抓住树枝,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缓缓地告别,慢慢悠悠的安全着陆了。轻轻地呻吟了一下,它真想四季都陪伴着大树,为茂盛的树冠填充一枚叶子。它是大树的儿子,待在树上踏实。

  树高千丈,叶落归根。它懂。

  离开了大树,它前所未有地清醒起来。

  老叶静默着,这是生命智慧的静默,静默成一尊雕像,静默成一种艺术。

  西部的天幕,仿佛盛开着无数朵雍容华贵的红牡丹。

  老叶静静地坐在老树裸露突兀的根茎间,等待风把它寄到无人知晓的地方,去孕育成永恒,幻化一缕太阳的光束,去充实天地间不曾有过的内涵。

  它不惆怅,它有灿烂的回忆。

  在树枝上,它曾掀起过太阳多少火热的激情,它曾摇落过月亮多少稚嫩的长梦,它曾携走过人们多少无奈的烦恼。

  它吮黄土之精华,纳蓝天之灵气,当敛净二氧化碳,释尽氧气,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曾经拥有的一片风景的空间。回首大树,它没有眼泪,没有叹息。

  翌日,它可能会被吹上天空。它不知道,最后是被安排在田地内,是派到角落里,还是调整去火苗中,就那么浪漫地成为空中的舞者。

  它很知足,见过了日月星,还有一回陨石华丽现身;历经了风雨雷,还有一次冰雹闪亮攻击。

  它很感恩。没有被污染过,没有被虫噬过。

  大树给了它生命,不管被风带到哪里,境遇怎样,命运如何,都无法阻止它对大树的一腔忠诚。

  这种忠诚,是对大树的感恩,是对生命的感恋,是对永诀的感叹。

  看着地上的老叶,孩子问:“树叶为啥落了?”大人回答:“它该落了,要不春天不会再来。”老人们则无语,如有也只是一声轻叹。文人骚客则各执一词,有的说,这是递送给风的一份退休报告;有的说,这是撕给夕阳的最后一页日历;有的说,这是大地才读得懂的一张遗嘱。

  在火红的晚霞里,凝视着这枚老叶。蓦地,我读懂了:这分明是一张生命的广告,一帧精灵的照片,一个迟到的宣言。

  它,是记录风雨历程的一部自传;它,是灌制春夏之声的一盘唱片;它,是树下那位老人正在讲述的一个鲜活的故事。

  轻轻拾起这枚老叶,托于掌心。霎时,我仿佛感到正托着一轮沉甸甸的红牡丹般的夕阳……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