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出行随想曲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1-05   打印

  □沈春亭

  提到出行,我有段难忘的经历,那还要从1979年寒假返乡时说起。

  那一天学校放了寒假,我们迫不及待地来到卢氏长途汽车站。进了候车厅,只见大厅里挤满了回家的旅客,人声嘈杂。幸亏同行的女生托人买来车票,我们才幸运地进了车站。

  车站发往官坡的班车锈迹斑驳,还是辆货车,木车厢上勒了道麻绳,旅客们见了车就往上爬,女售票员喊道:“急啥,没见车子没发动!”瘦高个子的司机烤热油管后,就拿根铁棍子在车前面摇,不一会儿车子前面发出响声,后面突突地开始冒黑烟。

  旅客们忙着上车,有些人挤不上去,售票员用根竹竿维持秩序,车上的人一挪,就腾出了位置。人上齐了,售票员说:“这辆车有毛病,走到哪儿是哪儿。”终于,汽车“抱病”出发了,晃晃悠悠如醉汉一样,一路奔驰,还算神勇。车子开进了山谷,到了白草曼,那是一连串盘旋蜿蜒的上坡路,车子挣扎了几下,爬不动了。卖票员大喊:“下来几个人!”然而没有动静,她又道:“男人全部下车。”男人们下了车,重量一减,车子又奔驰而上。

  我和一群男同胞步行而上,举目细观白草曼这个地方,还真是险峻。西安岭高峰耸立,群山绵绵,岭上有一隧道,是进入西南山的咽喉。只见公路侧绝壁,临深渊。那一天,低云蔽日,烟横雾斜,朔风袭人,乌鸦翻飞,让人感到十分压抑。

  重新上车,穿过隧道后,是一路下坡,很快到了小河面。小河面在一峡谷口,是锁钥之地,街道是人字形。车在一饭店门口停下,司机披着大衣进了饭店,售票员称吃饭,也进去了,众旅客尾随而入。旅客们站在没有座位的大厅里,只有一大铁锅汤水面,面里还泡着馍块子,那是专门供应旅客的。

  用完餐,重新上路。到了官坡下车,抖落身上尘土,记忆却留在心头。

  不经意间,时光荏苒,社会变迁。公交运输深化改革,昔日的旧车、破车退出了,取而代之的是小型化的新客车。开车的司机服务意识增强了,注重人性化,随叫随停。售票员见了旅客满面含春,人们坐车的感觉变了,虽然票价涨了,但是觉得舒服。

  再后来公路经过扩建,官坡至卢氏公路全程硬化,通行更加快捷。道路两边还种上花草,一路繁花似锦,环境更好。紧跟着高速也开通了,又通了石断河公路,人们出行有了更多的选择。这几年私家车已快普及乡村的每家农户,坐公交的人反而少了。

  如今,寻常百姓乘飞机、坐高铁、登轮船再也不是梦想。普通百姓也有了私家车,出行更加便捷、舒心。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