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1月19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虎年赏“虎”联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1-12   打印

  □张雨义

  2022年是我国传统的农历壬寅年,俗称虎年。在我国的联海中,有不少嵌有“虎”字的佳联妙对。虎年品赏虎联,别有一番情趣。

  明代福建莆田人戴大宾自幼好读,见多识广。传说他八岁那年,一次到书院游玩,塾师指着椅子出个上联:虎皮褥铺学士椅。戴大宾看了一眼书桌上的文房四宝,随口答出下联:兔毫笔写状元坊。

  元代戏曲家关汉卿的一句曲词,恰是一副七言虎联:“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已经很难了,但与画骨相比,画骨更难;知人、知面容易,但知心则需要长期相处,这是很难的。上联用画虎打比方,上下联互相映发,说明知心之不易。

  万里长城西端终点嘉峪关上有一副虎联:“二崤虎口夸天险,九折羊肠确地雄。”联中有两处借比。“二崤”指河南洛宁县的东崤、西崤,二崤间有谷道可通,但十分艰险,在此借比嘉峪关;“九折”指四川荥经县境内的九折阪,山路险阻回曲,须九折才能盘旋而至,以此借比嘉峪关山路。联语运用两处借比,评嘉峪关的险峻之势。

  还有一副嵌“虎”又嵌“龙”字的春联:“华夏虎年虎添翼,神州龙诞龙腾空。”两嵌“虎”字,两嵌“龙”字,出手不凡,华夏对神州,虎年对龙诞,虎添翼对龙腾空,对仗工稳,有着独特的精神气韵和艺术魅力。尤其是一个“添”字,一个“腾”字,点化了改革开放的内在爆发力,洋溢着盛世的勃勃生机和生活激情。

  明代作家邱浚,幼年在学堂读书时,一次教室里漏雨,邱浚抢占了个干座位,一个显贵的儿子让他腾开,两人互不相让,显贵之子哭着回家告状,其父怒气冲冲地找到邱浚,训斥道:“谁谓犬能欺得虎?”邱浚鄙视地一笑,从容答道:“焉知鱼不化为龙!”显贵见这孩子出口不凡,也听说是个神童,怕将来得势会找他的麻烦,只得作罢。

  还有一副对联云:“水月观鱼跃兔走,山海关虎啸龙吟。”水月观是四川武胜县的一座道观,山海关在河北秦皇岛市境内,是万里长城东端起点。联语作者不详,据说上联是武胜县的一个秀才得句,下联是路经武胜的一个河北客商对句。上联取“鱼跃于水,兔走于月”之意,下联取“虎啸于山,龙吟于海”之意。联语上下相对,自然天成,可谓珠联璧合。

  下一副对联可以引出一个故事来。相传,明代翰林杨士云不愿做官,回到家乡隐居。后来朝廷派钦差劝他回京,钦差问他隐居究竟图什么,他写了一副对联作答,联语云:“日吞夹金绞银饭,夜饮龙须虎眼汤。”钦差以为杨士云每天吃的是山珍海味,便让端上来享用。谁知杨士云端上来的是一碗夹苞谷面的米饭,一碗海菜螺蛳汤,钦差十分尴尬,只得勉强下咽。

  明朝开国元勋刘基有一副著名的对联:“虎狼坠井,仁者见之而不怜;枳棘当道,行者过之而必诘。”枳和棘均为多刺的树木,诘是责问。这副对联的意思是,虎狼掉进井里,仁义者看见了而不怜悯;枳棘挡在路上,走路人经过而必然责骂。意谓虎狼与挡道的枳棘同样令人愤恨。

  “韩擒虎,高攀龙。”这是清代江苏吴县文人叶廷琯撰写的一副姓名对,虽属即兴游戏之作,而含意别有旨趣。韩擒虎是隋朝大将,河南东垣(今河南新安)人,能武善战,颇有胆略。高攀龙是明朝官吏,江苏无锡人,官左都御史,因反对魏忠贤被革职,后遭阉党诬害,投水而死。此联以文臣对武将,既可谓工,亦可谓巧。“韩”“高”姓氏,名词。“擒”“攀”动词,“虎”“龙”动物名词。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亦可谓工巧。而联外意趣之巧则是这副姓名对的艺术特色。韩、高二人是古代的贤能之士,作者以二人的姓名属对,不仅是对卫国立功的武将和敢于进谏的文臣表达颂扬之意,也隐含一种敢下深山擒虎、敢上高天攀龙的豪迈志向。联外之旨趣,尽在“擒”“攀”二字中,读来耐人寻味。

  “拨开迷雾窥狐影,踏碎寒冰觅虎迹。”这一联则以“狐”“虎”谐音作对比,表现了“狐”出没诡异的个性和“虎”不可多见的特点,体现出一种执着追求的精神。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