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城市里的书房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4-20   打印
□李风玲

  小城有一家店,名曰“懒吧”,是座二层的别墅,一层经营棉麻女装,二层则是一个大厅和几个单间。大厅里有长几,有书架。顾客可以坐在大厅里看书闲谈,也可以在单间里喝茶写字。

  你可以要一壶咖啡,在那里坐上一整天。“懒吧”的主题词,就是:棉麻,文艺,慢生活。

  女主人喜欢画画,经常四处写生。她把“懒吧”当成自己的乐趣,而不仅仅是赚钱的工具。但就在这样看似懒懒的经营里,却有着非常多的回头客。每次有新款服装到店,都会顾客盈门,让店员手忙脚乱。而无论买家还是卖家,都身心愉悦,像朋友串门一样就完成了买卖,然后笑语盈盈地互道再见。

  从小城北行不远,是一座更大的城。那里也有一家店,叫“书是书非”。它紧傍河畔,是一家纯粹的书吧,也是二层小楼,木制的楼梯,“咯吱咯吱”踩出文艺的调调。

  一楼的桌子少,主要安放书架。二楼的桌子多,主要供客人看书。饮品很多,有咖啡,有茶。除了红茶、绿茶,还有各种花茶。店主是非常年轻的女孩,姿容纯洁,表情淡淡,也不怎么说话,每天就忙着给客人做茶点,煮咖啡。书不用她操心,顾客尽管自己挑,自己拿。看或者不看,书,就在那里。

  店里的客人也很安静,即便交谈,也是悄声低语。他们多数都埋头沉浸在一本书里,面前的一壶红茶,醇厚绵稠,冒着热气。

  当我慕名第一次踏进小店,便被那里优雅的气氛惊艳到了。我无须买书,只要坐在那里,或者隔着玻璃窗,呆望窗外那幽蓝的河水。在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主客之分,凡是走进这里的人,都有着同样的气场。我们不是主客,我们只是惺惺相惜。

  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不仅是人,城市也一样。比如“懒吧”,比如“书是书非”,它们给一座城市添加了丰厚而又隽永的注脚,那是——低调的奢华。

  也许真正能经营好一家书店的,也必须是读书人吧!比如“懒吧”,它的店面不在闹市,也不靠大街,但确是“好酒不怕巷子深”,回头客一拨接一拨,回头客带来了新客,新客变成旧客,旧客又带来新客。

  就在上周,我去“懒吧”买了新的棉布裙,离开的时候,漂亮知性的女店主忽然笑吟吟地对我说:“从微信上看了你好多文字呢,真是喜欢!店里来了新的夏凉被,送你一条啊!喜欢什么颜色?”

  我一时愣住了,随后便觉得心里有股热热的东西在涌动翻滚着。这岂止是一家店啊,这分明像是走进了自己的家!我想,如果哪天写字不顺,一定来“懒吧”的楼上,找找灵感。

  还有“书是书非”。据说附近原来也有不少的书店,但都关了门。只有它还开着。有很多青年志愿者,会来帮忙看店。店里的玻璃门上,写着这样的字:“开一家可以的店,见一些可能的人。”书是书非,如它门前那只米黄色的吊篮,悠游自在,与美丽的河水,相看两不厌。

  犹记得20年前,我在威海读大学。班里的同学来自五湖四海,贫穷的,富有的,俊俏的,平凡的。但图书馆的大门却对每一个人平等地敞开着。每个晚上,每个周末,每个节假日,我都会坐在那里。一想到整个图书馆的书都是我的,那股欣喜,真的能让人偷偷地笑出声来!

  在学校有图书馆,当踏进社会呢?要是每个城市都能有一个24小时营业的书房就好了——这书房属于一座城市,也属于城市里的每一个人。当你走进它,就像走进自己的私人领地。你可以在黄昏或午夜,阅读、思考,又或者,躺在长长的软沙发上,沉沉地睡去。值班的店员会轻轻地走过来,给你盖上一床薄薄的毯子。毯子下面,就是书房的温度。

  每座城市,都应该有这样的书房。每座城市,都应该有这样的温度……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