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风从故乡来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4-27   打印

□陈保峰

  对于故乡,我时常有一种真实而又虚幻的矛盾感。曾经也写过一些关于故乡的文字,但是每次写起,总会有些惴惴不安,担心我的文笔过于稚嫩,不足以去触碰那个神圣的称谓。而那些熟悉又陌生的过往,又让我又一次次去接近。于是在无数次的纠结中,我还是一写再写。我想,既然逃避不掉,还是应该去直面那些缺憾。

  昨夜,东风又起,吹落一地花开,惊醒了清晨的一场细雨,一阙小令敲响窗台,在细雨中自顾自美丽着。目光所及之处,潮湿的词根掉在窗台上,湿润了那个叫作故乡的名字。心雨初晴,浮躁在文字里逐渐沉静下来,一阵微风吹过,远方在眺望里定格。当我展开春天那一刻,文字里祥云缭绕,一盏茶的时间,我的心已行走在回归的路上。

  无数次想在脑海中还原故乡的模样,无数次在梦里找寻曾经的足迹。那些熟悉的老屋还在,狭长的小路,还是那么泥泞,任凭怎么努力,也甩不掉脚上的泥巴。沉甸甸的双脚,执念着故乡的牵挂,无论走多远,脚底都粘着泥土的痕迹,周身都弥漫着故乡的气息。

  夕阳缓缓没入深山,我一个人默默望着远方,从城市的嘈杂中逃离出来,在这里遥望着故乡,回味在故乡的童年时光。城市的这条河流,也曾流经故乡,可我却感受不到故乡的呼吸,正如在无数汽车的嘈杂声中,听不到故乡的呼唤。时光流转中,遥远的记忆随着时间走远,多少次只能在梦里回到故乡,回到那片难以割舍的热土。

  记得有位诗人写过这么一段话:“背起行囊,才知故乡遗落在身后,才知故乡越来越远,这个时刻风从故乡来,一路繁华落尽……”也许故乡已是一堆废墟,永远也推不开那一道尘封的门,一砖一瓦的记忆,一草一木的情深,都是心坎上不能承受的重量。只有风,还是轻柔的模样,带着熟悉的味道,隔着一纸薄凉,踩着故乡的脚印,一步步向我靠近。

  城市的夜渐渐深了,毫无睡意的我还在窗前伫立,远处是故乡的方向,忽然一阵风吹来,顿感爽朗。那一定是故乡的风,不然为何如此亲切,故乡的风只有在深夜才会悄悄来到我的身边,也许是这城市太过拥挤,故乡的风始终找不到方向,只有在深夜等城市睡着了,她才蹑手蹑脚而来。如果真是这样,我愿意每个夜晚与故乡的风如期相约。

  “白月光,明晃晃,为娘穿件破衣裳。面条长,烙馍香,我儿考中状元郎。戴红花,骑高马,谁人不把我儿夸……”这是记忆深处儿时的歌谣。总以为跨过高山,越过大海,就能抵达故乡的方向,也曾幻想把对故乡的思念装进漂流瓶,就能让她明了我的心思。无奈一场春雨惊醒了一个梦。隔着遥远的脚印,风从故乡而来,她孤独的背影,像极了母亲的牵挂,那些失望背后的希望,凝结成一生都难改变的乡情。

  此时,借着一轮月光,思念在花香中慢慢醒来,一如故乡的凋零,一声轻轻呼唤,浸透了故乡的泪滴,一捧酸楚的独白,连同自己一起留在了昨天。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