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端午锦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01   打印
□章铜胜

  蜀葵,家乡人称之为端午锦。蜀葵是学名,是略带地域性标记的名称,而端午锦,似乎更能概括它的某些特性,叫起来也更亲切。当一种花名与某个节气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就给了我们更多想象的空间。以前,我曾将端午锦写成端午槿,或是端午堇,觉得这样写更文雅一些,现在想,这可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端午锦,似乎更贴切一些。

  下班回家,绕道去取快递,回来的路上,看见路边的端午锦开了,一朵朵紫色、红色、粉色的花朵,贴着茎秆向上,在窗前芬芳成一处独立的风景。小区一处花坛中,也有许多端午锦,我又特意过去看,远远地就望见花坛里的端午锦正开着,此时已是傍晚时分,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它们,更不会有人注意到站在一旁看端午锦的我。一种花,在它盛开的时候,被人热切而专注地看过,就不算辜负吧。

  每年,发现端午锦开花,好像总是很突然的一件事,今天也是如此。不经意间,就看见那笔直的茎秆上,一朵朵艳丽的花,像是谁临时粘上去的一样。那些花,大大方方地正面对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你看着它,它也看着你,一点儿也没有一朵花应有的娇羞。我喜欢它们这样真诚坦荡、不遮不掩的样子。

  临近端午,已经是夏天了。除了栀子、石榴、绣球、木槿之类的植物还在开花以外,夏天,属于越来越深浓的绿色。在我已经不太在意花开的时节,端午锦开花了,开得比石榴花还要红艳亮眼。

  端午锦花开,容易让人想起即将到来的端午节,那是植物葳蕤、诗意盈盈的节日。桃子、枇杷熟了,菖蒲、艾草长得正好,人们忙于过一个丰盛的节日,插艾,簪蒲,摘了桃子,也摘了枇杷,并没有多少人在意院子的角落或是墙外路边盛开着的端午锦。端午锦,是不是也有些落寞呢?

  那天散步,又停下来看花,一位朋友路过,见我正在看端午锦,笑问:喜欢吗?我点点头。他说端午锦不止这紫色、红色和粉红,还有白色的,更清爽耐看。见我将信将疑,他又说,他家的院墙边,种了许多端午锦,每到端午时节,花开繁盛,望着院外,热热闹闹的,真好。你如果喜欢,到秋天时,可以送一些端午锦的种子给你。

  我没有要他的端午锦种子,没有院子,要来了,种在哪儿呢?随意撒在某个角落,或是哪个空置的花坛里,总觉得不够尊重。可是,又有多少人会特意在花园里种端午锦呢?一种花,在它开时,能去看看,并因此想起些什么来,就很好,又何必非要将它栽在园中,日日与之相对呢?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