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记忆里那火红的端午节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01   打印

□杨金娥

  我的老家在卢氏,在我的记忆里,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卢氏的端午节保留着极为独特的传统,不仅与南方不同,即便在北方也别具特色。

  端午节往往与一年中最忙的季节——夏收连在一起。“五黄六月,龙口夺食”,但不管多忙,卢氏人也会忙中偷闲、见缝插针地过一个端午节。包槲包、绣肚兜、绣蛤蟆鞋、绣香包、扎花绳、插艾叶、涂雄黄、喝雄黄酒、戴石榴花、穿新衣,一连串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事件共同构成一个完整而忙碌的端午节。

  在端午节来临之前,西南山的庄稼汉们早早做好了夏收的准备,而后抽出半晌时间上山采摘槲叶,除了留够自家及亲邻备用之外,其余都拿到县城卖了。女人们则将挑选出来的槲叶、黍米、红豆、板栗洗净,放入清水里泡三四个小时使其柔软,然后用槲叶将黍米、豆、板栗仔仔细细地包裹成长条形,两个对靠起来,再用细细的竹叶条或马莲条扎好,投进盛满水的大铁锅里大火烧开,煮一个多小时后,小火再煮四五个小时,熄火后不揭锅,让它泡在水里自然冷却。许多人家都喜欢在晚饭后煮槲包,煮好后让它泡到第二天早上再揭锅,槲包捞出来,还温乎乎的,正好可以和早饭一起吃。解开捆扎槲包的马莲细绳,剥开两层槲叶,淡淡的黍米香混着淡淡的槲叶香弥散开来,金黄的黍米变成了褐色,饱满、黏糊,撒上白糖或蜂蜜,搅匀,待其充分融化,便可以食用了。同样是软糯香甜,但它的味道与南方的粽子却截然不同。南方人吃粽子很平常,我们吃槲包却只在每年的端午节,且黍谷种植面积小,产量也低,黍米并不多见,因此吃槲包这件事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普通家庭也算是一种享受,对贫困家庭来说更是一种奢侈。当然也有例外,那些家种着黍子的山里人家这时节就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能煮好几百只槲包,送了亲戚朋友外,还会剩下七八十个,天天馏,天天吃,越馏越香,越香越想吃,越吃越上瘾,从收麦季节能吃到麦粒儿归仓。

  1986年,我和爱人相识不久。那年端午的头一天,天下着大雨,他急匆匆地从乡下赶到我家,天已近黄昏,他脚上穿着一双还没来得及清理干净的筒子鞋,肩上挎着一只鼓鼓的包,满头大汗地对我母亲说:“我从乡下买了十斤黍米,好不好我也不知道,明天就是端午了,也不知道还来得及包槲包不。”我母亲被小伙的赤诚感动得不知所措,当下从心里认可了未来的女婿。

  绣肚兜、绣花鞋是做了外婆、阿姨、妈妈的人送给孩子们最重要的端午节礼物了。将一块大红棉布依照小孩子的身量裁成肚兜的模样,用笔在布坯靠着胸前、肚脐下方的位置画出不同的花样,然后撑上花绷,将精挑细选的五色丝线穿进细如发丝的绣花针针鼻儿里,三五个女人坐在一起,说笑着,绣起牡丹、莲花、菊花。眼睛困了,趁着歇息的工夫,几个人在一块比较、互赏。花绣好了,拆下花绷,将布坯剪裁成肚兜的模样,然后在肚脐处预留的“空地”做个暗口袋,再完成最后一道工序——镶边、扎脖绳儿和腰带儿。这些辛苦了几天的外婆们、阿姨们、妈妈们跑到镜子前,把小小的肚兜放到自己胸前比画着,看久了,那一朵朵静静开放的牡丹、莲花、菊花就幻化成孩子们美丽的笑脸了。

  绣肚兜时,女人们脸上写满了春天般的温柔浅笑,等到绣花鞋时那笑就变得盛夏般放肆了。白生生的软鞋底儿、火红红的软鞋帮,女人们飞针走线,用不了半天工夫做出了雏形。剩下的就是绣蛤蟆了。因为鞋面太小,撑不起花绷,就直接把蛤蟆绣在鞋面的前端。这回用的丝线以绿、黄两色为主,绣出来更像蛤蟆。当女人们将黑线绕成的两个小小的黑疙瘩当作蛤蟆的眼睛牢牢固定好之后,两只活灵活现的蛤蟆便呼之欲出了。女人们把它们托在掌心,想象着一双嫩藕般的小胖脚伸进去再往地上一站,脚下仿佛便会发出响亮的“呱呱,呱呱”声,这叫声又引发出孩子们一连串的笑声。红红的肚兜、红红的蛤蟆鞋、红红的香包、红红的石榴花、红红的嘴唇,咯咯咯的笑声……“好我的外孙(甥)儿,好一个红孩儿!”女人们忍不住笑着叫出声来,好像那粉骨嘟嘟、花枝招展的“红孩儿”此刻就站在眼前。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卢氏人还保留着古老的端午“追节”习俗——给新出嫁的女儿送节礼。1988年端午节那天,母亲早早赶到我家,给我送来了槲包、夏衣、碗筷——这是母亲送给出嫁女儿第一个端午的“追节”礼。再一年,我女儿出生,端午节时母亲又给她买了夏衣、红肚兜、蛤蟆鞋、香包、五彩花绳,女儿从头到脚被我母亲打扮成了“红孩儿”。那天,我们一家过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端午节——吃槲包、涂雄黄、喝雄黄酒、插艾叶、扎花绳。

  后来,我们一家离开了卢氏,忙忙碌碌中,再没有认认真真地过过端午节。再后来,有了法定的端午假期,却永远失去了回家看父母的机会。

  如今,当人们隔三岔五地从超市、卖场买回一大包一大包的家庭生活用品时,当同住一栋楼的邻居见面却不识的尴尬逐渐让我们习以为常时,在这闷热、慌张的五黄六月,偏居豫西山区的卢氏人仍固守着传统节日的习俗,用一只只槲包、一束束艾叶传递着亲人及乡邻之间的素朴情感和对美好生活的祝愿。

  时至今日,我才真正明白了传统节日的意义。一个人无论走到哪里,无论生活富有或清贫,事业辉煌或平淡,都应该始终怀着对故乡、对亲人的感恩与眷恋之情。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