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水韵官坡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10   打印

□塬上草

  小时候父亲说,早先,咱这河里能放筏嘞!父亲说的河,就是我们村子边上的官坡河。长大后,我晓得了官坡就在长江黄河分水岭的北边,仅仅一岭之隔,南边是长江流域,我们则在黄河流域,故而就多多少少跟江南水乡沾点边儿。后来,在书中读到清代诗人董榕的诗作《关坡》,不多的文字中,一幅鱼米之乡的动人画面尽在眼前:

  蚕丛历尽转平坡,低柳千株拂涧河。

  北崦尚暄南崦冷,山田独少水田多。

  苍松翠壁稀倾盖,凫渚鱼梁好挂蓑。

  心迹双清瞻巨笔,曾停使节作行窝。

  这里的“关坡”,说的就是我的家乡卢氏官坡。据说“官坡”原为“关坡”,因南北走向的官坡河川,被一道东西走向的官坡岭拦腰截断而得名。官坡川道虽不算宽阔,却舒展直爽,只因那道高高的山梁如巨人般横卧于此,就如笔直通畅的廊道忽然关上了大门,形成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环境,故而得名“关坡”。

  此地原为连接豫陕两省的咽喉要道,据诗中描写,当时这里设有官驿,官员出入豫陕,大都要在此停留歇息“作行窝”,由此,“关坡”变成“官坡”也就不足为怪了。作为朝廷命官的董榕之所以能留下此诗,想必也是途经此地,触景生情。诗句中不难看出,明清时期,官坡一带不仅是官家必经之地,而且其自然环境简直可以和江南水乡相媲美。

  在我的记忆里,官坡河两岸多为水田,再向两边扩展,依次为平地和坡地。河道两侧,都建有坚固的石埝,石埝内侧,有杨树柳树这两道“防线”,在雨季可保水田安然无恙。

  说起官坡的水田,最难忘的是每年的夏初时节。当布谷鸟唱起甜美的歌,地里的麦子一片杏黄,有几块留作育秧的水田,在田把式的营务下,被一畦一畦地下了种子,然后放水进田。起初水量要适中,不能大水漫灌,只够种子发芽即可。不消几日,那一排排长方形的秧畦上,就长出绿茸茸的新芽,在初夏温和的阳光沐浴下,在和煦夏风的吹拂下,这些新芽就如同婴孩,一天一个样,不几天就有半拃、一拃高了。随着秧苗的长高,水田的进水量也在慢慢增加,直到淹没地皮。这当儿,每到夜晚,秧田里就响起一片蛙声,这蛙声如一曲田园歌谣,时而独唱,时而小合唱,时而大合唱,起起伏伏,疏疏密密,悦耳动听,给安谧宁静的夜平添了几多甜蜜和浪漫,让劳累了一天的村人听着这首甜美的歌进入梦乡。许多时候,不知劳累和忧愁是啥滋味的娃们,常常会被这歌声吸引,便成群结伙到水田边,要么唱童年的歌谣;要么学电影里的样子,捉迷藏抓俘虏;要么满世界追萤火虫,直到把葱叶筒、瓜叶筒装满了荧光才作罢。那样的夜晚,一切都是美好的。风温柔而撩人,星星硕大而明亮,月亮丰盈而圆润,夜鸟声声如梦似幻,就连夜色,也是那么神秘而令人惬意。

  育秧期间,秧田旁边的田埂上,有一个临时搭建的窝棚,供看守秧苗的育秧把式歇息住宿。不知多少个白天,每当我伫立村头,凝望那一片水中的绿色时,就会被那水墨画一样的画面吸引,只可惜当时没有相机,这美好的画面只能留存于我的脑海中。更可惜当时不会写诗,没有给这如诗如画的场景,留下一字半句。

  农历五月,水田里的麦子上场,换茬后麦田成为稻田。当秧苗插进水田,季节从夏天步入秋天,绿色的稻田慢慢染上了金色。这时节,稻田里金浪翻滚,人们挥动镰刀,把沉甸甸的稻穗抱在怀里、扛在肩上,当村头的大场小场隆起一座座金色的小山,当一个个男人和女人抱着、担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收获,说着笑着走回家,水田给官坡人的,不仅仅是温饱,更有诗一样的味道,山一样的踏实,阳光一样的希望。

  官坡的水,改变的不仅仅是官坡人的生活,也让他们的日子变得多姿多彩。

  当年山村闭塞,交通不便,为了把山里出产的木材、山货运往县城,当地人不得不靠水运。放筏,就成了他们出山最便捷的方法。从官坡河一路向北,出河口,顺着洛河向东行进,不消一两日便到了卢氏县城码头,人们把木材、土漆、皮货、山菌等一一出手,换回油盐酱醋、针头线脑、胭脂香粉、洋碱胰子,再从旱路返回。

  夏天的官坡河,更是人们游泳、捉鱼的好去处。男人和孩子,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管不顾地享受河水带来的惬意;而女人则要在夜幕的掩护下,组团于一处僻静的地方,洗去夏日的烦躁。

  一群孩子,或比赛游泳,或打水仗,或拿着棍棒围歼鱼虾,水花四溅,其乐无穷。

  水也在改变着官坡人的生活方式。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水磨的出现,结束了千百年来磨粮食靠人推牲畜拉的历史,仅仅我的家乡原上村,就引来了官坡河水,建起两座水磨坊,解决了全村近二百口人的磨粮食问题,节省了大量人力和畜力。

  当年,卢氏县是全国一百个小水电建设示范先进县,这份成绩单里,自然少不了官坡。由于原上村地势落差较大,县里在这里建起了一座小型水电站,蓄水池就建在村边四亩地塄头上,发电机安装在塄头下三四十米的地方,伴随着嗡嗡的歌声,一点,两点,一片……山村被点亮了,山里人的日子也被点亮了。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