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黄河之水“上天”来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10   打印

□董建芳

  黄河边上那个黄土台子,被人称作“汉王台”,据史料记载,是汉王刘邦曾经驻扎的地方,留存着项羽和刘邦在函谷关“楚汉交战”的历史片段。

  在我朦胧的记忆里,曾听爷爷讲过,这里从前是个庙,是黎民百姓祈求风调雨顺的一座大庙。而庙是何年何月何日消失的无可考,只是“汉王台”如同“旱王台”,十年九旱,旱得黄土冒烟儿。人们说:“汉王台,春天‘风扫院’,夏天热浪卷。秋天枯黄一片片,冬天凄凉无人烟。”

  1972年冬天,大雪纷飞,西北风呼呼地刮,农家人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日子来了。可是,在荒无人烟的汉王台,连雪都留不住的黄土地上,村里几名党员干部打起了农闲修水利的念头。

  久居旱塬上的人们想水想得发疯,听说修管道坡,引黄河水上塬,大家一呼百应。于是,汉王台出现了一面鲜艳的红旗。这面旗是为“引黄工程”树立的。他们学习“愚公移山”的精神,想把汉王台变成水浇田。

  插上红旗的那天,公社干部带领全村群众立下誓言:“不把黄河水引上塬,誓不罢休!”

  我清楚地记得,那时,黄河岸边光秃秃的塬边儿被整出一道长方形的墙面,上面粉刷着“水利是农业的命脉”标语。标语被风化后,村里的老师就再用刷子描了一遍又一遍。

  修水利的队伍从开始的十几人发展到两百多人,他们手里拿着铁锹,肩上扛着扁担,仅仅凭借简单的劳动工具,整修农田、开挖水塘、架设管道、组建抽水站,引黄河水上塬,造福百姓。

  1975年,我们村终于有了第一个抽水站和第一个蓄水池。它是人们一锹一锹、一担一担开挖出来的。

  三台水泵三天三夜不停点地抽水,黄河水顺着管子流进蓄水池。经过一夜的沉淀,泥浆一样的黄河水竟然神奇地变成一池清泉。这池清泉在我的心里神圣无比,犹如一片“海”的世界……

  可能是因为“海”的魅力吸引着我,给了我梦想,给了我憧憬未来的希望。每天放学后,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坐在崖边儿,望着那“海”发会儿呆。心里想:什么时候“海水”会流到汉王台?那里变成“绿洲”该是什么样儿啊?

  蓄水池的建成,可把村里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们乐坏了。遇到抽水浇地的时候,人们奔走相告,男女老少站在渠边看着清清的流水,久久不肯离开。

  老书记瘦瘦的,声音却特别洪亮。在蓄水池建成庆功会上,他拿着一个铁筒喇叭说:“党员干部带头,大家齐心协力修抽水站。我相信,靠天吃饭的日子快到头了。三级抽水站建成后,黄河水就能送到汉王台啦!”

  掌声、欢呼声顿时响成一片……

  一级抽水站穿越1000米厚的黄土塬进入二级抽水站蓄水池。水流到此稍作休整,经过二级抽水站再顺利到达三级抽水站。如果电量不足,水压不够,水流则很难提到三级抽水站。

  每当这个时候,经验丰富的电工就用力推上电闸,水泵轰鸣,水流顺着一根粗壮的铁管道发出“嘣嘣嘣”的响声,顺利将水送到三级抽水站。

  开闸试水那一天,黄河水从大蓄水池再到三级站出水口汩汩流淌,党员干部20米站一个岗,口令一个个往上传。

  我记得老书记站在碗口粗的管道旁,拿着铁筒喇叭的手在颤抖。他高喊:“准备,开——闸!”

  “到20米!”“到40米!”

  “到60米了……”听到了!听到水声了!

  出水管道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可是,水就是迟迟不肯流出来。老书记大声喊:“开足马力!”

  只听“哗”的一声,清泉从管道口喷发出来,雪白的水花飞溅在围观人们的身上,大家疯狂地高喊着:“水来啦!水上来啦!”

  老人们更是激动地拉着老书记的手热泪盈眶。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祖祖辈辈吃旱井水长大的人,有生之年还能看到黄河之水“上天来”。他们任由水雾打湿衣衫却不肯躲闪,下意识用舌头舔一舔落到嘴边的水珠,甜甜地抿一抿,咽到肚里,润到心里。

  四十多年后,再登汉王台,那条尘封记忆的“土疙墚”已经找不到原来的踪迹,唯有一望无际的庄稼覆盖在广袤的田野。满目青翠,耳边传来野鸡、布谷鸟的鸣叫声,一种“天地合一”“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的氛围悄然笼罩。

  汉王台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抬眼望去,一个漂亮的塔式建筑高高屹立在汉王台的中央。据说这是为九曲黄河到这里拐了一道大弯而做的标志性建筑。

  汉王台周围,数十个风力发电机分布在广袤的田野上,三个大长臂舒展开来,不停地转动着、转动着,为汉王台又添了几分气势。

  汉王台与黄河对视的至高点,当初用一根竹竿撑起的旗帜,而今换成一幅精心打造的党旗雕塑。党旗向着黄河的方向英姿招展,五颗金星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从汉王台俯视黄河,党旗与母亲河朝夕相伴,涛声依旧,滚滚东流。它记录了沿黄儿女跟党走的艰苦创业历程,承载了中国共产党百年历史的精彩画卷,激励着我们不负时代,不负韶华,为实现乡村振兴大业再添新彩!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