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身价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29   打印

◎黄扬

 

  那天,李师傅和周师傅在一栋楼的房顶上做防漏。楼顶面积有两百多平方米,开工之前,两人已经商量好,将楼顶分成两半,各自负责材料和施工。

  上到屋顶,周师傅便开始折叠着身子,用喷火枪烧制防水材料,李师傅则席地而坐,看周师傅干活。

  “周师傅,我们才上来,你也不先休息休息?”不满逐渐从李师傅的心里浮现到脸上。

  “早开工,早完工。”周师傅扭头对李师傅笑出一口白牙。

  “完那么早的工干吗?”

  “东家急。”东家确实急,天气预报说,明天会有大雨,才请了两位师傅,好在一天内完成施工。

  “他再急,我们也不能做那么快!”李师傅说话太过用力,唾沫星子满天飞,“做快了,东家是会跟咱们讨价还价的。”

  “不会。”

  “不会?哼!你说不会就不会啦?你不记得那次了吗?”李师傅说的那次,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他们在同一个小区里,给两户人家做屋顶补漏。两户人家房顶的面积差不多,防水材料也一样,周师傅一天做完,收了两千元的费用。李师傅磨蹭着做了两天,跟东家讨价还价,最后收取三千元的费用。

  “那次,你可是比我少一千块的工钱,还不接受教训?”李师傅说。

  “这个东家不会。”

  李师傅心想,既然周师傅不吃硬的,那就来软的吧,便说:“你就先休息休息吧。”说着,就走到了周师傅的身后。周师傅的喷火枪突然吐不出火了。他回头一看,才知是李师傅把煤气罐关了。李师傅嘿嘿笑两声,一把夺过周师傅手里的喷火枪,说:“哎呀,咱们就歇一会儿,行不?”李师傅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从中抽出一根,送进了周师傅的嘴里。

  周师傅只好席地坐下,把那根已经被李师傅点燃的烟抽完。周师傅的双唇吧嗒吧嗒,像鱼缸里的金鱼一样,快速张张合合,不到一分钟,那根烟就抽完了。周师傅就站起来说:“咱们开工吧。”

  “你急什么,时间还早呢。来,再抽一根。”李师傅又把烟向周师傅递过去。

  “不能再抽了。”周师傅礼貌地推开李师傅递过的烟,李师傅又把烟送过来,推来送去,烟便掉到了防水卷材上。

  “你这人怎么一根筋啊。”李师傅有点恼火了,“我跟你说,要是你做快了,东家跟我们还价,工钱,我们就六四分,你四,我六。”周师傅不说话。李师傅又说:“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周师傅仍然只顾埋头干活。李师傅自己又点燃一根烟,看着周师傅的背影摇头:“傻子。”他露出讽刺的笑容,把和烟雾一块儿吐出来的那两个字的尾音,拉得长长的。周师傅稍微展开折叠的身子看过来,脸上的表情复杂到有些怪异。

  这时候,李师傅的电话响了,是一个姓肖的人打来的,说他家里的厕所漏水厉害,请李师傅务必明天去自己家里做防水补漏。李师傅说:“肖老板,明天不行啊,我还在给另一户人家做屋面防水。”对方不再说话了。

  “这里今天做得完。”周师傅说。

  “做得完也不能做完。”

  “东家急。”

  ……

  后来有一天,李师傅经人介绍,和另外二十几名同行一起,以每天三百元的工钱,来给某个新建成的小区做防水补漏。他做梦也想不到,承包整个小区防水工程的老板是周师傅。


( 编辑:wl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