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1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我家这十年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7-13   打印

□王建录

  我是灵宝市川口乡南朝村的一位普通农民。这里土地少,以前,家里仅有的两亩多地都栽上了苹果树。可由于管理跟不上,不仅苹果没卖上钱,最后连吃的都得掏钱买。再加上两个孩子要上学,日子过得“原地挪脚”,总也不见起色。

  那时,我们一家四口就挤在分家时父母给的两间土坯房内。孩子小时还凑合,孩子大了,每周末从学校回到家中,连晚上睡觉都成了问题。为这,亲戚朋友都劝我赶紧盖新房。

  盖房子?谈何容易。地里收不下钱,别处更挣不来。白天,我们两口子在地里干活,心里还好受些,可晚上一躺到床上,就愁得半夜睡不着觉。

  2014年,家乡开始修路,高速和铁路占用了我家的两亩多地,土地补偿、地里果树及其他附着物的赔偿总共二十多万元。有了这些钱,我赶紧推掉原来的两间旧瓦房,盖起了一座五间两层的小楼房。

  有人说我命好、运气好,可我觉得这些都应归功于国家的发展建设。没有国家整体实力的提升,我们这个小山村的人哪还能看见那么高的桥,那么多的车,还能有我这小洋楼?

  房子刚盖成时,全家人别提有多高兴了。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房间,家里卧室、客厅、厨房、洗手间样样俱全。两个儿子也不再自卑,每次从学校回来,进门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变得阳光多了。我和妻子晚上睡觉也香甜多了。

  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去了苏州一家上市公司。一天,他打电话说要在灵宝市区买一套房子,首付得十多万元。我和妻子一听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十多万元?这只是个首付,以后每个月还得还好几千元,这可如何得了!以前咱是没地方住,可现在刚盖起了两层小楼,又要到城里买房,花那么多的钱……儿子说,我只是给你们说一下,家里有钱就添点,没钱也不要紧。儿子又说,他的同学大部分都在城里买了房,这是现在的趋势。没办法,我和妻子就把家里仅有的几万元钱拿出来,帮孩子付了首付。

  房子刚装修一年多,一家人还没来得及在里面舒舒坦坦地住上一晚,孩子又突然说要卖掉,这让我和妻子死活也想不明白。孩子说他要在长三角那边发展,灵宝的房子你们又不去住,这每年的物业费,还有杂七杂八的开销至少也得一万多元。与其这样,还不如早早卖掉,再在苏州买一套。

  苏州那边一平方米几万元,就算是在苏州市郊,一套也得一百四五十万元,这在我和妻子的眼里,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可孩子说,这些你和我妈不必担心。我现在每月工资一万三四,除去月供,还能剩下一多半。现在国家注重实体经济,我学的机械制造正是发展的重点,即使在疫情防控期间,我们的订单也是源源不断,我想我有能力支撑起房贷的,你和我妈尽管放宽心。

  我们老了,帮不了孩子什么大忙,但也不能拖孩子的后腿,就同意了孩子的决定。

  二儿子高中毕业后,也被哥哥带到苏州,干起了机床操作。现在他不仅能熟练地操作机床,也能搞一些简单的编程,月薪也到了一万元左右。

  家里的地大部分被征用后,我和妻子也来到了苏州。我在一家厂里寻了个仓库管理的差事,老伴也做一些零工,有时候帮帮孩子们。

  亲戚朋友都说,我们一家四口现在人人都挣钱,真正成了城里人。可我们自己清楚,这些年来,我们全家人从贫弱慢慢走向富裕,所获有的一切,与自己的努力付出分不开,更与国家的发展分不开!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