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乡村的年

□梁惠娣
来源: 发布日期:2023-01-18   打印

  好像时光在村前的老槐树上打了个盹儿,眨个眼,便到了年关。

  老槐树上的天空,愈来愈清朗。洁白的云朵,像成群结队的绵羊在悠闲地溜达。欢快的风在田野上游走,像调皮的乡野小孩蹦来跑去,吹皱了村前清瘦的河面。菜园里的蔬菜长势喜人。青菜绿油油的,像踌躇满志的少年。大椒像旧时的大户人家,挂满了红彤彤的灯笼,喜庆得诱人。扁豆像弯月翡翠,挂满了枝头。紫茄子害羞地躲在硕大的绿叶下,却藏不住它们那肥硕的身躯。还有小葱、小蒜、香菜、芹菜……一律鲜嫩欲滴的青翠。过年的餐桌上,红的大椒、紫的茄子、绿的青菜……那一道道蔬菜,像盛开的五颜六色的花,诱人而温暖。

  快过年的时候,走在乡村的路上,总会见到一些平时鲜见的面孔。那是外出的游子,纷纷像归巢的鸟儿回到家乡来了。不管走多远,家乡总会有些人,一直在等你,等你回家过年。游子回家过年,是因为心灵深处需要那些来自故乡、来自亲人的慰藉。路上遇见,流露的都是久违的笑脸和那永远不改的乡音。乡音,就像装在老坛里香醇的酒,醉着游子漂泊的身心。

  接近过年的时候,村里搭起了戏台,请了戏班子来唱大戏。晚上,好戏开始,锣鼓筝弦被摆在戏台的一角,敲敲打打,吹拉弹拨,伴奏声如高山流水,悦耳动听。穿着各式戏服、化着浓妆的生旦净末丑陆续登场,咿咿呀呀地唱,演绎着一段段传奇故事。村里的老人们看得津津有味,他们一边跟着节拍拍着大腿,一边跟着摇头晃脑地哼唱,完全沉浸在戏曲的世界里。小孩子的心思可不在看戏上,他们像欢喜的燕雀飞来飞去,呼朋唤友,买各种各样的零食,买小水枪,买弹珠,买花炮,买烟花,尽情地玩。

  除夕当天中午,人们开始做年夜饭。东家大娘在宰鸡,西家大婶在杀鱼,北边新娶进门的新妇在认真地洗菜……一番热火朝天的忙碌过后,美味的饭菜端上了餐桌上。白切鸡、红烧肉、炸肉丸子、香焖茄子、腊肉青椒……家乡过年的餐桌上,少不了的一道菜是鱼,寄寓着人们年年有余的美好愿望。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着年夜饭。那一顿年夜饭,是一年之中,吃得最香、最快乐的一顿饭。

  将近子时,一声鞭炮的炸响,掀起了乡村过年的又一个高潮。除夕夜,“噼噼啪啪”的爆竹声忽远忽近,此起彼伏,绵绵延延地响一整夜,那一夜,我们通常兴奋得睡不着,于是走出去捡“哑炮”。那时候,每家每户门口的地上满是爆竹的红纸片,陡增几分喜庆的色彩。空气中弥漫着爆竹的硝烟味,那是过年的味道。

  记忆中,乡村的年,是说不尽的欢乐与热闹。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