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7月18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伏牛 > 正文

白天鹅属意的地方

□刘汇渊
来源: 发布日期:2024-01-24   打印

  “天边飞来的白天鹅,不见三门不安家;山水如画的明珠城,教人怎能不爱她?”每当耳边响起这悠扬的歌声,脑海中关于白天鹅的美好映象便一一呈现出来。

  跟绝大多数朋友一样,我对白天鹅的最早印象也来自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故事读了很多遍,书上的插图也看了很多遍,虽对白天鹅的形象有了初步认知,但心中想看看白天鹅的念想也在潜滋暗长。后来随大人去了动物园,看过关在笼子里的白天鹅后,心中没有夙愿得偿的喜悦,倒是很长一段时间一想起来就意难平。再后来就到三门峡工作了,当我与大天大地中的白天鹅第一次邂逅在黄河岸边时,它们那自带仙气的倩影便一下子打动了我。此后年年相约,年年看不够。

  “天边飞去的白天鹅,回望三门更恋家;源远流长的黄河水,日夜牵挂放不下。”母亲河滋润着的崤函大地,自古以来就是一片美丽富饶的家园。白天鹅自何时起来这里驻足,如今已经无法考证,但虢国博物馆里那件精美的白天鹅玉雕,却在无声地述说着过往的历史。这个长3.5厘米、高2.3厘米的小精灵呈站立状,长喙微张、圆目略凸、曲颈垂首、双翅收敛,身体两面以阴刻线勾勒出羽毛,形象逼真、栩栩如生。中央民族大学蒙曼教授在目睹之后甚至提出可以用它为三门峡天鹅之城作代言。想来,白天鹅与此地结缘至少也有几千年了,这是何等难得的一件幸事!

  “放飞梦想的翅膀,梳妆台上梳妆吧!禹王劈出的浪花,又绽放新的神话。”尽管过去没有关于白天鹅冬来春去的系统记录,但翻检卷帙浩繁的古籍,我们仍然清晰地看到了它们在历史的时空中翩翩飞翔,从来不曾隐去身影。元好问是金朝最杰出的文学家,他的《水调歌头·赋三门津》,也是历代写三门峡的诗词中之的佼佼者。词的下半阕开首便是“仰危巢,双鹄过,杳难攀”。“鹄”即“天鹅”,“双鹄”也不禁让人联想到白天鹅对爱情忠贞不贰的高贵品质。我们都说鸟儿也是有记忆的,这样的一篇词作,岂非恰好说明今天黄河边万鹅翔集的盛况正是白天鹅一代一代形成并传下了归乡的基因?

  “敞开宽广的怀抱,仰韶向天祝福吧!古韵今风的胜景,都闪耀灿烂光华。”2017年2月20日,纪录片《大天鹅》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一时之间三门峡成了全国人民关注的地方,“美峡”和“肖城”曲折凄美的爱情故事也深深打动了广大观众的心。细心的朋友们也许还记得一个片段,那就是它们在天鹅湖湿地养育了6个孩子,这是大天鹅种群在黄河流域越冬地自然繁育成功的首例,创造了候鸟生殖史上的奇迹。而我却更愿意把此事作为白天鹅真正把三门峡当成自己家园的标志,特别是“美峡”的长驻不迁,绝不仅仅是其生活习性的颠覆性改变,更是它对这座城市的眷恋与皈依。

  动物保护人员分期给一些白天鹅做了环志,用先进仪器跟踪这批鸟儿们的行迹。经过长时间多批次的观察,他们对白天鹅的迁徙路径有了清晰的掌握,也为白天鹅来自西伯利亚提供了最直接有力的证据。2011年12月30日晚,在三门峡国际文博城大剧院,一批来自白天鹅故乡的客人——俄罗斯国家歌剧芭蕾舞剧院的艺术家们在此上演了世界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当晚的大剧院内,座无虚席、掌声雷动,中西文化的交融和人们对艺术盛宴的向往,在彼时体现得无比热烈而生动。当然,这些艺术形式和玉雕与诗词一样,也在自觉而深刻地记录着白天鹅的生命历程,它们同样会为后人提供宝贵的文化财富。

  “我”身边的“鸟”即为“鹅”,老祖宗们创造的汉字实在太神奇了。漫步在黄河岸边,欣赏着这幅人与鸟儿和谐相处的浪漫画卷,任谁不为这“白天鹅属意的地方”而击节赞叹呢?

  (注:文中所引内容均来自王晓岭作词、孟卫东作曲、吉喆演唱的歌曲《天鹅飞来的地方》。)


( 编辑:tl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