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径翠竹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成长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5-16  作者:三门峡市实验中学八(9)班 李北辰

  我拐入了一条幽静的小路。彼时我刚从南方某个摆满各式盆栽的景区出来,在看惯了许多被人工裁剪出的花木后,我的眼前忽然一亮。

  小径两旁长满了挺拔的翠竹。竹子很高,甚至长得遮天蔽日,这一景象令我一个北方人不禁啧啧称奇。竹竿光滑笔挺,阳光从竹叶的缝隙中挤进来,给竹竿染上了柔和的金黄色斑点。微风携着竹叶的沙沙声拂过,那斑点便跳跃起来,小路两边像是荡起了深深浅浅的波纹。

  这两排翠竹,仅仅是单纯地立在路两边,没有任何修饰,不加任何雕琢,只需几缕阳光点缀,它们便吸引了我。

  据说春天的竹子,一天能长高二十厘米。只要有阳光和雨水,它们就会不停地长高,向上、向上,没有一根竹子会停下来。它们昂着头,长出茂盛的叶片,没有一根竹子会低下头。

  看着这一根根竹子,我忽然觉得,自己刚刚还在赞叹的盆景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它们躬下躯干,弯折枝条,扭曲根茎,蜷缩在小小的花盆中,那姿态细细一想,竟与卑躬屈膝的人有几分相似。而竹子躯干挺拔,不正似一个个虽身处困境却仍不弯腰低头的有节之士吗?

  人不管身处于多么艰难的环境中,都不能低下头、弯下腰,抛弃生而为人的尊严与奋发向上的执念,扭曲成龟缩在狭小花盆中的盆栽。

  人应如竹,学习竹向上生长的信念,学习这份单纯却又坚不可摧的固执。人如此,民族亦如此。一个民族正是有了这种正直不屈、拼搏向上的精神,才能世代繁衍,才能在百废待兴的困苦环境中涅槃,而软弱无能、苟且偷生的民族只能做一条爬虫,湮没于时代的变迁之中。

  我轻轻抚摸着光滑的竹子,像抚摸着一件珍宝。总有一天,我会回到那条幽径,郑重地对这丛竹子说:我已成为像你们这样的人。

  点评:作者文笔流畅、语言清新优美,由物及人,立意高洁,堪称佳作。

  指导老师:杨敏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