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惊一乍的气质 从基因里来?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成长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4-25 

  生活中,有些人淡定心大,对各种变化泰然处之,有些人则神经兮兮,稍有风吹草动就一惊一乍。这样的气场差异究竟是先天注定还是后天形成的?一项发表于《行为神经科学》期刊的心理学研究发现,起码部分原因可以追溯到基因层面上。

  在这项研究中,德国波恩大学马丁·路透博士等研究者招募了96名平均年龄在22岁的女性被试者,并首先判断出被试者的COMT(儿茶酚邻位甲基转移酶)基因携带哪种等位片段。COMT基因可以编码一种分解多巴胺的酶,从而减弱多巴胺的生物信号。在它上面,有两个等位片段Val158和Met158,大约有一半的人会分别携带这两种等位基因一样一个,剩下一半的人则携带双倍的 Val158或双倍的Met158。

  之后,研究者测量了每一个被试者受到惊吓时的反应强度。他们在被试者的眼部连接上电极,捕捉他们情绪唤起时眼部肌肉的收缩和眨眼。被试者每人浏览了12张不同的图片,其中包括婴孩和动物等令人愉快的图片,电源线和吹风机等中性的图片,以及武器和犯罪现场受伤的被害人等令人不适的图片。每一张图片都会呈现6秒钟的时间。

  在这些被试者看图的同时,还会有一个35毫秒时长的噪声突然地大声响起。这个噪声在心理学实验中被称作“惊吓探针”。一旦被试者出现惊吓反射而眨眼,电极就会将采集到的数据传到一台分析计算机里。

  分析结果发现,COMT基因上携带两份Met158等位片段的人观看糟心图片时的惊吓反射明显强于其他人,而且,他们在标准化人格测试中的焦虑水平也更高。

  这一发现证明了多巴胺信号调节基因的某些变异可能在负面情绪中起到作用。研究者推测,Met158等位片段或许可以加强大脑边缘系统中多巴胺的循环,而边缘系统的主要功能就是为记忆、情绪唤醒和注意力提供支持。研究者表示,如果大脑的前额叶皮质中存在较多的多巴胺,就会造成个体对于负面刺激“难以把控的关注”,也就是说,即使某个刺激是糟糕的,携带双份Met158等位片段的人也很难让自己抽离出来。

  COMT基因上的Met158等位片段是人类独有的,而且是人类在较近的进化阶段才产生的突变。本研究的共同作者克里斯蒂安·蒙塔格医生表示,从人类身上来看,谨慎小心是有进化论适应性的,毕竟“对危险环境的焦虑其实是一种优势”。

  不过,蒙塔格也指出,某一种基因的差异只能解释不同焦虑行为中的一小部分,否则理论上说,世界上一半的人口都该焦虑了。

  “在焦虑这样一种复杂的特质中,这种基因差异只是众多影响因素中的一种,但是,识别出这种与焦虑特质相关的基因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进的一步。”

  (韩晓晨)


( 责任编辑:李建新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