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不要撬,可以敲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成长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6-06  作者:王梦影

    近日,杭州一所中学教室里的“眼睛”火了。3个摄像头每隔30秒扫描一次,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它有思想,能判断孩子究竟是在阅读、看老师、举手回答问题还是趴桌子,甚至能将他们脸上的表情分为害怕、高兴、反感、难过、惊讶、愤怒、中性逐一甄别。每个孩子被记录下来的表现都会被系统打分,如果有学生的不专注行为达到一定分值,系统会提醒任课老师注意。

    这套“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是该校引以为豪的校园“黑科技”,运用了时下最顶尖的人脸识别和深度学习技术。学校的初衷很单纯,不是要监控学生,表情打分也不列入任何能力考核,只希望教师根据“反馈”知道哪个学生需要额外帮助。这些摄像头未来很可能对家长开放,让他们了解孩子在学校的表现。

    听起来挺暖心的。

    我这一代中学时期共同的噩梦之一是教室后门的眼睛。自习课进行到最后一节,小纸条飞来飞去,抽屉中的零食重见天日,读小说不再需要练习册的掩护,你回过身刚准备和后桌交换一下最新的明星八卦,一抬眼,满面春风僵在脸上——班主任的脸贴在后门的玻璃上——你不知道他是何时潜伏到那里的,但你知道他可以让你倒大霉。杭州这所中学的一些同学表示,引入这套系统后,他们的注意力更集中了。我觉得不集中就奇怪了:3个班主任全天无休紧盯,谁敢不集中精神?

    我能理解学校的好意。这个时代,不断变革的技术成为教育的“辅助”几乎是不可逆的趋势:大量线上课堂、手机查题软件出现,人工智能教师可能会是下一个风口。事实上,这个学校同时推出了教师语音输入板书的技术,省时省力,我觉得很适合更多学校引入。一个班学生众多,老师很难时刻关注到每个人的学习状态,依靠技术的想法很自然。

    只是,这样的好意真是校园需要的吗?

    我觉得,父母师长关注我的点点滴滴,是好意。但若他们翻阅我的私人日记本了解我,那就是侵犯了。这样的关心越了界,触碰了孩子不愿意被了解和分析的心思。

    在这个技术时代,人类生活的层次日益丰富,需要维护的界限也随之变多。传递细微心思的不再只有纸墨,还有线上平台的自言自语、线上购物的浏览轨迹,以及被无处不在的镜头注视着的我们的脸。

    长久以来存在的误区是:孩子是不需要私人的精神世界的。出于安全和教育的考虑,他们的行踪需要时时被掌控,恋爱要被及时掐灭,思想最好定期汇报。对于一些家长和老师来说,爱就是无微不至的控制。

    然而,即使物质和心智上不独立,孩子仍是人,拥有每一个人都有的权利。很多隐秘的精神活动即使在未来回看时自己都会觉得害臊,当下也值得被保护、被尊重。

    当一个孩子在课堂上露出一个不那么快乐的表情,他敏感的小小世界可能经历着剧烈的青春震动。他觉得难过、倦怠甚至是无因由的不满,没有人有权记录、分析,甚至为此打分。即使这些分数不与任何考试考核相关,注视已经构成了侵犯。

    更让我担心的是给表情打分的标准。情绪的价值没有高低,快乐并不天然优越。人之为人,有爱有痛。真正的正能量不是永不烦忧气馁,而是笑过哭过的坦然、一时激越一时低沉的不懈前进、知生活真相仍然葆有的热爱。

    有分数就有比较,高分自然更有诱惑力,更吸引人努力争取。我难以想象行为管理的最终结果,一群满脸堆笑,腰背挺直,动作整齐划一的孩子显得十分诡异,青春就是要发发呆,犯犯傻的。

    当然,这不是说老师和学校就没有权力去关心学生在课堂上的表情。有一个自孔子时代就流行的方法他们可以试试:找个安静的环境,和孩子面对面坐下来,开口问一问——我看到你今天好像不太开心,能和老师聊聊吗?

    无论技术如何发展,门都不是用来撬的,可以敲。

    (王梦影)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