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4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县区新闻 > 灵宝 > 正文

燃尽生命之火 只为探寻“沉默的真相”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6-21   打印

本报记者 刘晨宁 通讯员 李平飞

  草木垂首,长河呜咽。

  连日来,在灵宝市的街头巷陌,人们用点点泪光向享年52岁的公安民警王佔祖致敬!灵宝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二级警务技术主管、正高级主任法医师、二级警督王佔祖,于今年5月13日在灵宝沿黄公路大王北村段参加党总支组织的活动时,突发疾病因公牺牲。

  警龄31年、党龄28年,立足平凡的法医岗位,王佔祖50多次无惧生死执行任务,200余次拨开迷雾觅真凶;他经年累月毫不懈怠投身高强度工作,在脑梗手术后仍坚持在岗,累计勘验各类事件现场2800余起,出具尸体和法医临床鉴定书5100余份;他古道热肠、慷慨解囊,认真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热心公益事业,默默践行孝老爱亲美德,始终用热情、真情、亲情服务群众——

  (小)生死边缘探寻“沉默的真相”

  20世纪90年代初,时值春寒料峭,灵宝市苏村乡金蛤蟆沟发现一具无名男尸。

  刚入警不久的王佔祖在老法医王胜贤的带领下,迅速扎进山沟勘验。尸体脚上少了一只鞋,或许线索就在那只鞋上。在搜寻中,一名侦查员发现,在一处陡峭山坡的大树上挂着一只黑色布鞋。大树下是数丈深沟,稍有不慎,后果可想而知。此时,王佔祖不等领导发话,就地折了一根树枝插进后腰带,小心翼翼地抓住山坡上的荆棘,慢慢向上攀爬。在靠近大树时,他抽出树枝,挑下了那只布鞋。果然,在这只布鞋上找到了血迹。自此,一起特大系列案件成功告破。

  2006年9月11日,有群众举报称,某处院落内5米多深的枯井中疑似藏有尸体。午夜时刻,民警抵达现场。此时又是王佔祖主动请缨,背上氧气袋下到井底,为侦破案件提取了重要证据。

  2008年5月,某矿山发现一具尸体,王佔祖率先投入勘验。矿洞深5000多米,内部四通八达,随时可能出现危险,每进一趟需要大半天。王佔祖背上急救箱、头戴矿灯,连续一周每天坚持进洞勘验。每进出一次,身上都会落下新的伤口,但也总能拿到有价值的证据。

  2016年7月25日,大王镇一滩涂发现一颗人头骨。因病卸任中队长职务的王佔祖听闻消息后,带领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头骨在距离岸边10余米的淤泥区,进出不易且存在危险。此时,王佔祖把勘查箱交给民警杨玉川,坚持由自己去取头骨。因争执不过,杨玉川只好紧张地看着他柱着一根木棍,踩进淤泥里,艰难地取回头骨。

  这样的经历对王佔祖来说是日常,但对他的同事来说,却是一个个让人难忘和感动的瞬间。

  (小)勘验各类案事件2800余起

  王佔祖刚入警时,灵宝市公安局只有一名法医王胜贤。1994年,王胜贤因公牺牲后,一时没有合适人选与他搭档,王佔祖就独自承担了该局的全部法医业务。

  那时,王佔祖忙得像陀螺,每天出具各类伤情鉴定书、检验报告30多份,工作常常在16个小时以上,甚至通宵达旦,王佔祖从未抱怨过。

  后来,随着其他同事先后到岗,大家都劝他缓缓神儿、松口气了。他却说:“人多了,工作标准和要求也更高了,哪还敢清闲?”

  2008年农历正月十五,在完成当日社火表演的警卫工作后,王佔祖突然感到眩晕不止,妻子田红梅连忙送他去医院,医生诊断为疑是脑梗。在被送往北京住院治疗期间,他牵挂的还是手头没办完的工作,哪个鉴定要到期了,哪个检验报告怎么写结论,哪项资料该上报归档了,并不停地通过手机询问。做了手术清醒后,手机上显示的是一通通未接的工作电话,他又开始一一回复。在北京住院7天,他接打了230多个电话,通话时长超过2000分钟。妻子无奈地说:“不接打电话浑身难受,电话一接通看你那劲头……”

  回到岗位后,王佔祖“满血复活”,勘验、记录、进山、下乡、出差、警卫、疫情防控件件任务不甘落后。就连多年来的值班任务,他也没有请过一次假。特别是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为了做好安保工作,他手提大包小包,带着各种日常用药,在单位一住就是20多天。

  2013年7月,某水库发现一具尸体,刚值完夜班回到家的王佔祖穿上衣服就赶到现场勘验。大家收拾装备准备返回时,才发现王佔祖竟斜靠着大树发出了鼾声。带队民警邓放朗悄悄摆摆手,说:“他太累了,咱稍等他一会儿。”

  因身体健康原因,该局党委考虑把王佔祖调整到较为清闲的工作岗位,他却说:“放下职务就是一种放松,我会做好法医的工作。”

  灵宝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的民警们说:“要知道老王(王佔祖)的工作量有多大,你看看他警服肘部到袖口的样子就知道了。”由于长期伏案工作,他的每一件警服的肘部到袖口都被磨得发白起花。

  法医工作枯燥、繁重,但王佔祖将其作为追求极致的一份责任。

  (小)倾力解决群众“急难愁盼”问题

  自古忠孝难以两全,王佔祖古道热肠,纵然再忙,只要有人请他帮忙,从不推托。同事有事,他常常主动替班;无论同学、战友,还是亲友乡邻的婚丧大事,他再忙也一定会抽空前去帮忙。

  毛润慈是王佔祖的老同学。2000年农历腊月二十三晚上,毛润慈觉得头晕、恶心,他像往常一样给王佔祖打电话咨询。正要带老婆孩子回老家的王佔祖,立即调转车头赶到毛润慈家,将其送到医院。初步检查没发现什么大问题,但第二次,毛润慈出现吞咽困难等轻微症状,随后因救治及时恢复健康。想起往事,毛润慈感慨地说:“我这后半辈子是佔祖给的。”

  王佔祖还发挥自己法律专长优势,义务为群众调处大量矛盾纠纷。抗震救灾、抗旱防汛、抗击“非典”、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扶危济困等各类募捐,他都慷慨解囊。在群众心里,他是“警察亲戚”。

  彭梦雷至今还念念不忘王佔祖的恩情。2013年,他母亲得了直肠癌,是王佔祖赶到医院看望慰问,并自掏腰包四处求医,帮助彭梦雷度过难关。彭梦雷说:“我们只是普通群众,与他非亲非故,他却不知道为此跑了多少路、花了多少钱。”

  田红梅说:“这些年,王佔祖捐献及借出后不讨要的钱不会少于5万元。”

  对别人慷慨的王佔祖,对自己却很“抠”。除了警服,他自己买的衣服没有一件超过100元。前几年,在郑州培训时,他购买的一件夹克价值50元。就在他因公牺牲的当天,脚上穿的作训鞋的鞋帮已然出现裂缝。

  群众们都说:“这样的王佔祖,值得我们永远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