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逐利另辟蹊径 私募成举牌大军主力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保险 > 基金 > 正文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日期:2016-09-26 10:29:50
        导读
  
  相对于保险资金、恒大等大资本倾向于举牌股份制银行、龙头地产公司、低估值高股息率的绩优上市公司等,私募和游资资本更倾向于举牌高现金流,股权分散,大股东持股比例不高的公司,ST公司也能被举牌,正是举牌方看中了它的壳价值。
  
  私募排排网日前披露的股票策略私募基金8月行业报告显示,曾经的私募业牛人罗伟广再露锋芒,其执掌的广东新价值旗下“阳光举牌1号”以66.89%的收益率拔得了当月业绩头筹。而同期可比同类型私募基金共有4744只,平均收益率为1.63%。
  
  罗伟广“举牌”系列的抢眼业绩,再度让市场对私募的举牌动作投出了关切的目光。事实上,今年以来,在A股市场频频上演的举牌大戏中,除了险资以外,私募基金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据同花顺iFinD的统计,截至目前,年内已有13家A股上市公司先后被阳光私募直接或间接举牌,其中有6家举牌都发生在今年三季度。
  
  举牌接连不断
  
  举牌年年有,今年尤其多,再往前追溯,应该说从去年三季度开始,A股市场掀起了一场举牌热。
  
  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今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共发布举牌公告80次,涉及上市公司45家,最为“著名”的自然是宝能与恒大先后举牌万科A(000002.SZ),以及阳光保险举牌伊利股份(600887.SH)。而阳光私募基金的举牌,共有24次公告,涉13家公司,虽然没有引起巨大轰动,但也不乏留下深刻印象。
  
  今年上半年,广州创势翔举牌欣泰电器(300372.SZ),悲催的是该股票因欺诈发行现已退市,其还举牌了通达动力(002576.SZ)目前正处于筹划重组的停牌中。下半年,宋晓明掌舵的长城汇理完成了精彩一战,历时三个月,对*ST亚星(600319.SH)先后四次举牌,最终一跃成为*ST亚星的控股股东,宋晓明也晋升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此外,中植的举牌蓝也已经部分曝光,其旗下私募基金江阴耀博泰邦完成了对法尔胜(000890.SZ)的第三次举牌,现持股15%;西藏康盛投资完成了对博信股份(600083.SH)的第三次举牌,加上近日再度增持,已经晋升为控股股东。值得注意的是,西藏康盛投资是大名城(600094.SH)控股子公司和证券投资平台,而大名城在今年4、5月份,两度被中植核心成员解蕙淯控股的嘉诚中泰举牌。
  
  慧球科技(600566.SH)如今已经“ST”,深圳前海瑞莱基金旗下的瑞莱嘉誉经过两次举牌之后,反而使得公司陷入了无明确实际控制人、股权和控制权都在争斗中的尴尬境地。
  
  今年以来发生举牌事件的还有重庆信三威投资举牌*ST生物(000504.SZ)、深圳惠和投资旗下的深圳凝瑞投资举牌海欣股份(600851.SH)、江西和信融智举牌冠昊生物(300238.SZ)、西藏瑞东财富举牌金宇车城(000803.SZ)、周信钢及其掌舵的南京雷奥投资举牌康跃科技(300391.SZ)、深圳上元资本举牌永安药业(002365.SZ)等。
  
  潜藏的资本运作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8月以来,A股市场除新上市的次新股外,涨势最好的是举牌概念股和大股东变更概念股,如廊坊发展(600149.SH)、嘉凯城(000918.SZ)、万科A(000002.SZ)、美晨科技(300237.SZ)等涨幅均在50%以上,私募基金举牌股永安药业、三聚环保(300072.SZ)等也有不错表现。
  
  诚然,私募基金举牌自是难脱资本逐利的本性。上海私募人士陈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私募举牌不外乎两个目的,“一是图谋控制权,或变相拿壳,日后想借助上市平台进行资产重组;二是看好公司未来发展潜力,潜伏等待发力时机,也可能只为了在举牌过程中博取差价获取二级市场收益。”
  
  陈锋认为,举牌并不是资本市场的新鲜事物,只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因为A股市场震荡加剧,加之资产配置荒,无风险利率一降再降,机构投资者想获得相对稳健一点的收益,由此就另辟蹊径接连出现了举牌现象。“不过也必须承认,冲破5%红线的背后确实往往隐藏着资本大佬的种种资本运作痕迹。”他说。
  
  去年下半年开始,不少知名私募机构就对股权类投资、举牌上市公司倾注了热情,包括上文提到的创势翔和罗伟广的广东新价值。罗伟广一个很明显的动作是,成立了6只以“举牌”命名的私募基金,除了阳光举牌1号外,还有阳光举牌2号、阳光举牌3号、卓泰阳光举牌1号,以及两只投资于这些举牌产品的FOF。截至今年二季度末,罗伟广执掌的这些举牌私募基金持有天广中茂(002509.SZ)、天兴仪表(000710.SZ)、潮宏基(002345.SZ)、天舟文化(300148.SZ)、科斯伍德(300192.SZ)、金明精机(300281.SZ)、哈空调(600202.SH)等股票。目前,前两只个股都处于筹划重组的停牌状态。
  
  资本运作还体现在“见好就收”上,今年二季度,罗伟广逢高减持了科恒股份(300340.SZ),旗下举牌基金悉数退出了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去年三季报显示罗伟广开始大举买进科恒股份并举牌,潜伏了半年之久后,待科恒股份重组利好效应渐退,及时卖出。从股价走势看,若操作得当,这次投资的收益率可达到三倍左右。
  
  总体上,相对于保险资金、恒大等大资本倾向于举牌股份制银行、龙头地产公司、低估值高股息率的绩优上市公司等,私募和游资资本更倾向于举牌高现金流,股权分散,大股东持股比例不高的公司,ST公司也能被举牌,正是举牌方看中了它的壳价值。
  
  有个现象值得一提,那就是举牌的私募基金以有限合伙形式居多。据一家上市券商的投行人员透露,这一幕后,往往潜藏的就是资本大佬的资本运作。如上文提到的中植旗下机构举牌大名城,大名城又举牌博信股份,市场早有猜测是中植的某种资本布局。慧球科技表面上看举牌方是瑞莱嘉誉,但从后者与州际田野签署股权让渡书来看,州际田野又可能是背后大鳄。此前,前海瑞莱就曾参与了浩宁达(现赫美集团)(002356.SZ)的重组撮合。
  
  “有限合伙私募产品可以隐藏背后资本玩家的真实身份,这种手段近年在上市公司重组借壳中也经常用到”,该投行人士表示。

  打印
  • 早安三门峡

  • 官方微信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