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州古城多亭台 唐人一咏越千年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文化周刊 > 正文  发布日期:2018-06-05 

  《唐歌河亭》讲述了唐朝数十个与陕州古城有关的著名诗人的故事。他们有的曾在陕州城当官,有的曾路过陕州城做客,有的云游他乡而心系古城,共同特点是都以陕州古城为题材而写下脍炙人口的诗句。

  帝王情怀 访贤问能

  这本书收录的第一首诗歌是唐太宗李世民的《还陕述怀》,这是一首大风歌式的帝王诗,约成诗于唐王朝初创之时。诗有帝王气象,“慨然抚长剑,济世岂邀名”,一位功成名就、踌躇满志的帝王形象跃然而出。李世民在陕州写的第二首诗《春日登陕州城楼》,描绘了一幅隽永的陕州山河图。他赞美陕州古城为“俊霞城”,歌咏翠色的烟峰,发光的河浪,斑红的花树,圆青的藤蔓。在他的眼中,陕州城无疑是大唐的花园,反映的是内心的喜悦和对大唐山河的热爱。他的目光越过黄河投向对岸的傅岩, 那是中国第一圣人商王武丁的贤相傅说的故乡;顺黄河东向洛伊,又是商汤名相伊尹的故里,站在陕州这个历史的交汇点上,大唐天子十分渴望有伊尹、傅说这样的人才来辅佐自己建设伟大的帝国,因此他发问“巨川何以济”,并自答以“舟楫佇时英”。

  公元713年,登基不久的唐玄宗李隆基,率群臣巡行至陕州城,游览城湖,奏太常乐盛,布舫上演出水戏,吟诵自己撰写的《还陕述怀》《经河上公庙》,命高力士赐给大臣,并发纸笔,令各自赋诗。正所谓“白云起而帝歌,翠华飞而臣赋”,一时间,右相张说,侍郎苏颋、张九龄等皆作奉和应制诗《途次陕州》《经河上公庙》等多首献上。这无疑是陕州城的诗坛佳话。唐玄宗说,召公当年在陕州理政的甘棠树已经很古老了,现在棠荫仍在,意在诫勉群臣莫忘廉勤简朴之德。

  亭台楼阁 阅尽风雨

  陕州古城的风景中,最揽游人的当属城北的河上公圣地园区。 园区有“望仙台”,台上有“河上亭”,台下有“河上公庙”。因观览的人多,写河上亭的也就多。亭台楼阁“亭”为首 ,唐代歌咏江河上亭台楼阁的诗歌,属河上亭最多。开元状元崔曙,在某年的重阳节登上望仙台,写了一首七律《九日登望仙台呈刘明府》。他在诗中说,陕城河畔的河上公曾给汉文帝河上讲经,仙翁已经一去不复返。

  歌咏河上亭的还有陕州观察使姚合的《题河上亭》,“亭亭河上亭,鱼踯水禽鸣”。台州刺史姚鹄的《奉和秘监从翁夏日河亭晚望》,“洪河何处望,一境在孤烟”。姚合的女婿建州刺史李频的《陕州题河上亭》,“岸拥洪流急,亭开清舆长”。他们登上河上亭,远望近察,从不同年份与季节扫描了长河孤烟和暮日微阳,品察岸莎渔火和夏暑秋凉,聆听琴歌浪声和虫曲禽鸣。

  唐朝进士陆畅,在一个晚秋来到陕州城,因风清水凉睡不着,就走出卧室赏月,为此写下赏月诗《宿陕府北楼》。刘禹锡也写下同一题材的诗《登陕府北楼忆亲友》,留下友情佳句“回首林深处,永怀乡旧游”。人们由此知道“陕府北楼”就是当时陕州的官府招待所,也是当时的登临好去处。

  刘禹锡的《题寿安甘棠馆二首》,让我们知道唐代的陕州城有这样一座静静的公馆。馆内一株苍劲的甘棠树,周围是池塘、竹园,一条斜径将其串联。这是对召公的纪念,也是对诗经“甘棠篇”的释讲,诗经《召南·甘棠》篇因歌咏召公而成为永远的陕州古城遗爱。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唐人对陕州的文化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周召分陕和由此诞生的诗经周南召南篇。骆宾王的五言诗《至分陕》:“列树巢维鹊,平渚下睢鸠。憩棠疑勿剪,曳葛似攀樛。”一气列举《诗经·周南》中的《关睢》《樛木》和《诗经·召南》中的《鹊巢》《甘棠》。在骆宾王看来,这4篇诗歌皆采自于古陕州西周时期的民歌。这4首诗歌咏叹黄河湿地的天鹅,树上筑巢的喜鹊,至今仍在这里栖息鸣唱,攀缘树木的藤蔓,召公遗爱的甘棠,仍在这里生生不息。

  现今,每年冬季都有远自西伯利亚和蒙古国的白天鹅飞来,成群结队栖息在陕州城的黄河湿地。观览白天鹅的游人如织,“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中的“雎鸠”是否就是白天鹅?这是诗三百首篇《关雎》留下的千古之谜。朱熹在《诗集传》中曾说“关雎”就是“王雎”,指一种形体较大的水鸟,很有可能就是白天鹅。结合眼前的黄河湿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不是一种美妙的场景再现吗? 看眼前摩肩接踵的游人,自拍远照合影的少女靓仔,“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是一种绝妙的风俗画吗?

  离情别绪 诗坛佳话

  唐代陕州古城,由于处在两京之间,迎来送往这种官员接待工作很多。 迎送之间,官员表达离情别恨,留下不少诗坛佳话。

  陕州衙门曾有这样一位“功曹掾”,名梁宏,头发白而有才,业余写字写诗写文章。一天,洛阳才子贾至来陕州城看他,主人设小宴招待朋友,贾至写了一首诗《赠陕掾梁宏》相送。唐代盛世,酒好且贵,文中提及的梁宏,才名远扬,但诗名和草书名都没敌过他老人家的酒名。

  陕州府在公元829年新来了一位司马,叫王建,人称王司马。王建原是京城闲官“太常寺丞”, 管礼乐的,一个闲差,忽然要去陕州当司马,朋友们很高兴,来送行的看望的名流很多。刘禹锡的《送王司马之陕州》,白居易《送陕府王大夫》,都是送王建到陕州任司马时所作。王司马在陕州任上体察河工辛劳,写下著名的乐府诗《水夫谣》,反映三门峡黄河纤夫工作的艰辛与生活的苦难,“辛苦日多乐日少,水宿沙行如海鸟”,纤夫劳苦历历在目,如在眼前。

  大历十才子之一韩翃《送客水路归陕》,写的是长安水路归陕图。韩翃当时在长安,送客人至灞桥,从水路回陕州。诗中想象自己是客人,沿途看到的景致和感受:日出将船上桅杆的影子投射在船和水面上,渭水一刻不停地东流而去。他的笔下,河船速度很快,昨夜秦地践行的酒劲还未消散,清晨已经可以望见陕州的地界。

  诗圣杜甫的史诗“三吏三别”,《新安吏》写于崤函古道的东端,《潼关吏》写于古道的西端,中间的就是写于陕州硖石的《石壕吏》。他还写了一首诗歌《巴山》:“巴山遇中使,云自陕城来。”他当时寓居于四川嘉陵江中游的阆州,遇到一个朝廷中使,说从陕城来,两京仍在战乱之中,天子驾驭还未回京,心情很沉重。他遥望中原,仿佛看见陕州城,天寒召伯树,地阔望仙台,问“狼狈风尘里,群臣安在哉”。

  这数十位唐朝诗人 ,一千多年前就与陕州有缘,他们以出神入化的笔触,描绘古城的山水胜景、人物风情以及各自的奇思妙想。“唐朝的陕州原来是那样的……”今天云游四海而踏上这片土地的人们,会从唐人字字珠玑的美妙诗境中获得无尽的想象和快感。 (河上亭)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