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 梳妆台》——

壮丽恢宏的画卷 激越昂扬的颂歌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文化周刊 > 正文  发布日期:2020-07-21 
  在三门峡大坝,可以看到贺敬之的《三门峡歌》 资料图
  
  “望三门,三门开:‘黄河之水天上来!’神门险,鬼门窄,人门以上百丈崖……展我治黄万里图,先扎黄河腰中带……并肩挽手唱高歌呵,无限青春向未来!”《三门峡——梳妆台》,这首由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贺敬之创作的诗作,以其优美的诗韵、磅礴的气势和激扬的情思一直为人们吟唱称道。
  
  该诗以追思历史、描绘现实、展望未来为构思,以三门峡、梳妆台为描绘对象,以“黄河女儿”这一拟人化的形象为主线,以“黄河女儿”对黄河的不同感受为抒情基调,既为我们绘就了一幅壮丽恢宏的“黄河女儿”的“梳妆”图卷,又为我们谱写了一曲治理黄河的激扬赞歌。诗作令人感动,使人共鸣,给人鼓励,催人奋进。
  
  那么,究竟是什么缘由促使诗人创作出如此跌宕起伏、气势恢宏的壮丽诗篇?诗作抒发了诗人怎样的情怀?又有着怎样的价值影响?
  
  诗作的创作情缘
  
  1956年3月,青年诗人贺敬之跟随着时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第一次来到三门峡。后来,他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当时三门峡市好像还没有楼房呢,全是一片一片的平房,从市区到工地道路还没怎么开,要下陡坡,汽车一过尘土飞扬。”他的这次三门峡之行直接催生了《三门峡歌》,《三门峡——梳妆台》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章。
  
  当时,大坝工程还没正式开工,但前期工作已经展开。贺敬之一到工地就和工人打成一片:他钻进工地帐篷里和工人聊天,进隧洞看风钻手作业,到山顶俯瞰黄河及整个工地现场。他后来写成的组诗《三门峡歌》中的一章《中流砥柱》里有一句“看黄水滚滚,听钻机突突”,就是描述当时看到的真实情景。工地十分艰苦的工作条件及建设者们不畏艰险的胆魄勇气、热火朝天的干劲、任劳任怨的无私奉献,都让诗人感到十分激动和震撼。
  
  这些所见所闻激发了他创作的欲望。但《三门峡歌》诗人当时只是打了个腹稿,也只在随身带的本子上写了几句,直到1958年才完成创作。
  
  诗作为时代而歌
  
  任何优秀的文学作品都在为时代而歌。那么,《三门峡——梳妆台》是在为谁而歌呢?
  
  为党根治黄河的决策实践而歌。
  
  新中国一成立,中国共产党就把治理黄河作为执政兴国、安民兴邦的大事要事来抓:1952年10月,毛主席发出了“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伟大号召;1955年7月,党中央决定投巨资修建三门峡水利枢纽(三门峡大坝),大坝于1957年4月13日正式开工;工程开建后,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到工地视察指导工作。三门峡大坝既是中国治黄事业的起点和见证,也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生动实证,更是中国共产党初心使命的实践和见证。在本诗中,诗人以三门峡、梳妆台为对象,以“黄河女儿”为主线,突出运用对比的手法,进而达到歌颂中国共产党决策的英明与实践的伟大之目的。
  
  为三门峡大坝的建设者而颂。
  
  在建设工地, 建设者们都抱着“比、赶、超”这样的信念,铆足了干劲奋战在一线。工地上曾经发生了1500人的清淤大军克服天寒地冻的天气条件,人抬肩挑,连续奋战51昼夜大战“龙宫”的动人故事。工地上流行着一句话:“献了爱情献青春,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正是大坝建设者无私奉献精神的真实写照。为此,贺敬之在诗作的最后向人们发出了“并肩挽手唱高歌呵,无限青春向未来!”的召唤,这既是鼓励人们以青春去为未来美好生活奋斗,更是对三门峡大坝建设者无私奉献精神的肯定和礼赞。
  
  诗人对大坝建设者的胆魄和力量感到十分惊讶和感慨。为此,诗人不吝真情地予以盛赞。比如,诗人运用了“改写”的修辞手法:用“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这句极有豪迈气概的诗句,把大坝建设者在改造自然的过程中那种自信心、自豪感和成就感表现得淋漓尽致。
  
  本诗想象大胆而新奇,丰富而有内涵。整首诗中,诗人由“梳妆台”引出梳妆的人—— “黄河女儿”,畅想了她经历了从“乌云遮”“黄水吞”“洒泪去”“头发白”到“银河星光”“清水清风”的巨大变化,尤其是畅想了黄河幸福曼妙的未来。诗人正是运用大胆丰富的想象,来抒发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一代新人改天换地、面向未来、造福后世的豪情壮志。
  
  诗作取材黄河故事
  
  在诗作中,“三门”和“梳妆台”到底在哪里?这两个地方都发生了怎样的故事?这些都与黄河故事与传说有关。
  
  相传,在上古时期,黄河流到了三门峡被一座高大的石山挡住了去路。大禹来到这里,抡起神斧连砍三下,将高山劈成了三座石岛,形成了三道峡谷,将黄河水分成了鬼门、神门、人门三股急流,三门峡地名也由此而来。诗作中描述的“神门险,鬼门窄,人门以上百丈崖”,正是三门峡谷地势险峻、环境恶劣的真实写照。
  
  当年的治水英雄已去,只有斧劈三门时在鬼门岛的岩石上留下的马蹄印仍清晰可见,因为经历了“千万载”现已长满了青苔。“禹王马蹄长青苔”,“马去 ‘门’开不见家”,诗人用这两句诗来表现当年大禹治水时的无畏气概和忘我精神。一方面,表达了对大禹的怀念和追思;另一方面,也是对大禹治黄功绩和精神的肯定。
  
  “梳妆台”是个极富诗意的名字。那么,梳妆台到底是什么样子?在梳妆台上梳妆的人究竟是谁呢?其实,梳妆台就是屹立于三门峡峡谷中的一块巨型岩石,因形象酷似妇女使用的梳妆台,人们便以此命名了。关于梳妆台,民间流传着两个美丽凄婉的故事。
  
  其一是涂山女娇梳妆台边尽示爱意。
  
  据说,在大禹劈开三门峡谷之前的一天,其美丽聪颖的妻子涂山女娇陪同他在黄河岸边巡视治水时突然想梳洗打扮。于是,大禹就把三门峡谷岸边一块巨石劈成了一个“梳妆台”。此后,每天清晨,女娇都要来到梳妆台前梳妆。但在大禹从三门峡离开以后,女娇便再也没有心思来过。所以,诗人在诗中写道:“马去‘门’开不见家,门旁空留‘梳妆台’。”大禹不在家,女娇没心情去梳妆台,她在家带着孩子默默地等候夫君归来,一等就是十三年。诗人在这两句诗中所隐含的寓意是:我们在为大禹治水的功绩和精神而点赞时,不能忘记有女娇这样的贤内助为他作出的牺牲和贡献。
  
  其二是民女英姑梳妆台上寄托夙愿。
  
  很久以前,在三门峡黄河南岸,有一个叫英姑的民女,她天生美丽、聪慧且有志气,带领父老乡亲在三门峡北岸的人门岛上,开凿了一条运河。虽然,这条运河不能行船,但人们为了记住英姑对百姓的爱戴和恩德,就把这条运河叫“娘娘河”。英姑一心想要把黄河治理好,但事与愿违,她忧愁而死。英姑死后变作神女,每当晨曦初放的时候,便侧身坐在砥柱石东侧的一座石峰上梳妆理发。后来,人们便把这座石峰称作梳妆台,又叫“娘娘楼”,并在上面用石头垒了一座娘娘庙,以表达对英姑的敬慕和怀念。如今,“娘娘已自随流水,故把妆台付逝波”(郭沫若《颂三门峡水库工程》)。对此,贺敬之也感同身受,便发出了“梳妆台上何人在?”的无奈追问。英姑根治黄河的美好愿望代表和寄托着“黄河女儿”千年的期盼。如今,三门峡大坝已巍然耸立于黄河中游,英姑的夙愿已经实现。但英姑为百姓治黄的壮举和精神,期盼黄河能早日安宁的美好心愿却值得人们永久怀念称赞。
  
  诗作的价值影响
  
  广泛而恒久的轰动。诗作自1958年在《诗刊》上发表后便引起轰动,诗作以语言精美、音调铿锵、感情真挚、思想深刻、想象大胆、构思巧妙而为广大人民喜爱并广为传诵。诗作已在我国流传了半个多世纪,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历久弥新,常读常新。因其独特的艺术性和时代性,该诗还被写进中学教科书。
  
  诗作有着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能起到陶冶情操的作用。诗作有着极大的鼓动性,能起到振奋精神的作用,如“责令李白改诗句:‘黄河之水“手中”来!’”和“并肩挽手唱高歌呵,无限青春向未来!”就使人热血沸腾,激情飞扬。诗作极富哲理性,能起到启迪智慧的作用,如诗作中“展我治黄万里图,先扎黄河腰中带”一句中就包含着抓主要矛盾和科学的决策来源于正确的调查论证和实践的哲理。
  
  催人奋进的号角。诗作中表现出来的那种对苦难的超越之志,对困难的战斗之志,让人震撼,使人兴奋,因而鼓舞了无数大坝建设者的壮志豪情,激发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斗志激情。在诗作中有像“举红旗,天地开,史书万卷脚下踩。大笔大字写新篇:社会主义——我们来!”及“讨回黄河万年债!”等许多富有震撼力、感染力的诗句。诗作更在最后以“无限青春向未来!”向人们发出号召,这就向人们吹响了前进的号角,鞭策激励人们为了美好未来,一定要用青春去努力拼搏。
  
  提升名气的名片。三门峡大坝改写了黄河的历史,见证了中华儿女治理黄河的伟大壮举,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显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性,孕育了博大精深极其宝贵的三门峡大坝文化和精神,促进了三门峡地区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取得了较好的综合效益。
  
  对于大坝的功绩,贺敬之在1990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去黄河三年两决口,自从修了三门峡大坝,就再没有决口过。这就是了不起的功劳!”诗人在诗作中说它使“昆仑山惊邙山呆”,使“黄河女儿容颜改”;董必武称赞它是“功迈大禹”;郭沫若说它是一部“动地惊天大史诗”。
  
  诗作宣传了三门峡大坝,就是宣传三门峡,就是弘扬三门峡文化和精神,诗作就是提升三门峡知名度最亮丽的名片。
  
  今天,要进一步提升三门峡的知名度,我们应该加大对诗作的学习研究和宣传推介力度,挖掘、弘扬诗作中所蕴含的大坝精神,要让“三门峡大坝精神”成为在全省、全国乃至世界有影响力的精神标识和文化品牌,要深入研究诗作中所蕴含的黄河文化和故事,讲好三门峡的“黄河故事”。


( 责任编辑:师宝华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