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仰韶文化发现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一百周年系列报道——

仰韶文化时期的生产、生活和文化活动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文化周刊 > 正文  发布日期:2021-09-14  作者:本报记者 刘书芳
庙底沟彩陶
 

西坡遗址出土的釜灶
 
  仰韶文化,因在三门峡市渑池县仰韶村首先被发现而得名,距今约7000年至5000年。仰韶文化遗址大多密集分布于河流两岸和河谷阶地。近百年来,通过对仰韶村遗址、庙底沟遗址及全国各地的仰韶文化遗址的考古发掘,人们对先民的生产、生活和文化活动有了一定的认识,从中领略到中国史前文明的灿烂与辉煌。
 
  一、仰韶文化时期的生产
 
  仰韶文化遗址出土大量陶器、石器、骨器等各种文物,发现人类各种活动遗迹。从这些考古资料可以看出,数千年前,就在黄河两岸这块沉积的黄土地上,我们的祖先在一定规模和布局的村落中过着定居的农耕生活,他们用石刀砍伐,从生活中积累智慧,烧制精美的陶器;他们用石镞狩猎、捕鱼;他们采集果实、养殖畜牧、种植粟类作物……
 
  黄土高原属于暖温带半干旱性气候,年降水量400毫米至800毫米,年平均气温10摄氏度至15摄氏度,年生长期为210天至270天,四季分明。这里的黄土疏松,有垂直节理,略含碱性,十分适于旱作农业的发展。一般在川地和较低的塬面上,腐殖质含量高,肥力和持水能力强,是孕育新石器时代农业的良好温床,绝大部分仰韶文化遗址分布在这样的地带。
 
  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动物骨骼,经过鉴定,有猪、狗、鸡、黄牛、野兔、羚羊、獾、鹿、貉、狐狸、獐子、雕及鱼类等。这一方面说明仰韶先民享用的肉食品种类十分丰富,另一方面也说明养殖正在逐步兴起。半坡、姜寨遗址发现的圈栏遗迹,就是先民饲养家禽家畜的见证。从此,家畜饲养业开辟了新的食源。家畜的肉是可食资源,脂肪可以熬油,皮毛可制成保暖的帽子、衣服。此外,还有打猎获得野生动物,如鹿、野兔、野鸡等,捕鱼获得各种鱼类,采集而来的蚌类、螺蛳等。在仰韶文化时期的遗址中发现很多动物骨骼,有的是家禽家畜,有的是野生动物,表明当时肉食来源还是比较丰富的。而肉食能够提供更充足的营养,提高人的身体素质,为人类的进步创造良好的身体条件。
 
  考古中发现,为了维持日常生活,先民们除了稳定的农业生产外,狩猎活动也十分重要。狩猎主要由男子从事,他们平时狩猎,战时能够作战,保卫家园。狩猎所用的工具多种多样,弓箭无疑是狩猎工具中最重要的发明。他们用小石块磨制出锋利的石镞,或用动物的骨头磨成骨镞,安装在箭杆端部。考古中还发现了较多石、角制的矛头,人们也使用标枪、石矛对付野兽。从这些遗物可知,当时的狩猎方法包括射击、投掷和集体围打等几种。
 
  当农业产品成为主要的食物来源之后,采集活动地位大大下降,主要由老人、妇女和小孩进行,采集的对象主要是树木的果实,灌木和草木的根茎、叶子、果实等。根据考古发现的资料,当时的采集品中有榛子、栗子、松子和朴树籽等,还有水中的螺蛳、植物块根、鸟蛋、蜂蜜及昆虫等。仰韶先民居住区一般选择在河流附近,这也为他们捕鱼提供了便利条件。仰韶先民渔猎既有网捕,也有垂钓和投叉击刺。仰韶文化彩陶钵上的网格纹图案正是他们使用渔网的见证。
 
  为了方便生活,仰韶时期比较重视制陶业,陶器大致可分为炊器、食器和容器。此外,还有其他方面的陶器,如妇女纺线使用陶纺轮,装饰用的陶环、陶笄,可能是玩具的陶弹弓,捕鱼用的陶网坠,陶埙、陶鼓、陶铃等乐器,还有陶制艺术品等。随着陶工的出现,陶器的制造效率得到提高,陶器的制作更加精美耐用,陶器制作技术不断进步。
 
  二、仰韶文化时期的饮食生活
 
  从考古中可以看到,仰韶先民在生活特别是饮食方面,已经向最原始的方式告别,开始对食品进行加工,出现形式多样的制作方式。
 
  新石器时代,农业出现,粟和黍成为仰韶先民的主食。用杵、臼可以去掉粟、黍的外壳。粟去掉外壳就是小米,黍去皮后成黄米,是中国北方重要的粮食作物。石磨盘、石磨棒可进一步将小米、黄米等磨成粉状,做成面条,在距今4000多年的青海喇家齐家文化遗址中发现的面条,就是由小米做成。
 
  仰韶文化的陶器中,炊具数量很多,这为我们了解仰韶文化食物制作方式提供了可能。半坡类型的陶器多圜底器、平底器和尖底器,主要炊具是夹砂罐;庙底沟类型的有鼎、甑、灶及与之配合的釜等炊具;西王村类型的陶器器类和庙底沟类型基本相同,但造型发生很大变化,鼎、罐和甑是主要炊具,釜、灶继续沿用。
 
  仰韶文化居民的主要炊具为陶鼎,就是原始的锅,由夹砂罐逐步演变而来。夹砂圜底罐使用时需用三块物品支起来,磁山文化时期出现陶支架,后来陶工直接在陶罐底部加上三条腿,便成为鼎。很显然,罐和鼎的基本功能是煮。
 
  鼎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具有极其特殊的意义,是中华文化的代表性器物。裴李岗时期出现陶鼎,到商周春秋时期,平民还使用陶鼎做饭。到了夏商周时代,青铜鼎是祭祀或典礼时盛煮猪牛羊肉等食物的用具。
 
  烧烤是比烹煮更为古老的一种方法,是最原始的烹饪方法。在没有釜、灶的时候,把食物直接放在火上烧烤,香美异常。中国史前关于烧烤食物的证据,是在新石器时代遗址发现的一些陶做的烤箅。它被做成箅齿状,上面放上食物,可以用来烤鱼、烤肉。在齐家文化的一处遗址,青海的喇家遗址里发现了一座烤炉。它是用石板做的,用一块薄石板把它支起来,下面烧火,上面放食物。这是中国考古发现最早的一座烤炉,说明我们烤的方法,除了用明火以外,还有严格意义上的烤炉。
 
  在打猎、捕鱼空暇,先民们燃上一堆火,就可以开始愉快地烧烤了。把肥硕的动物剥皮、去脏、清洗,抹上盐巴,就可以架在火上烧烤了,这是天然的美食。火的使用使人类结束了茹毛饮血的原始生食生活,进入熟食阶段,熟食便于消化和吸收,更有利于人的身体健康。
 
  甑的出现增添了新的食品制作方式,使得蒸成为可能。有了陶甑,可以鼎内烧水,甑内煮饭,节约了时间,而且促使熟食多样化,丰富了人们生活。甑的发明可以上溯到仰韶文化时期。北方黄河流域的仰韶文化,南方的崧泽文化里就有甑了,都有5000年以上的历史。特别是在南方的新石器文化里,出现了上面为甑、下面为釜的连为一体的器具,考古学上称它为“甗”(yǎn)。它下面盛水,中间有一个箅子,水烧好了以后,通过蒸汽把上面的食物蒸熟。这种方法至今在中国烹饪里仍然广泛应用。
 
  煎的方法在古代烹技中也出现很早,在仰韶文化中有重要证据。在郑州附近的仰韶文化遗址里出土了许多件形态特别的器具。我们叫作“鏊”也好,叫作“铛”也好,这种东西就是烙饼用的。它上面做成一个平面,一个饼一样形状的一个平面,下面加上三个腿,放平后上面就可以摊饼。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发现,因为我们过去认为中国饼食、面食起源是比较晚的,这个证据说明古代中国人很早就吃煎饼了,有5000年左右的历史。当然开始不一定吃的就是小麦面饼。史前时代的考古遗址中,陆续发现过不少饼铛类的器具,甚至发现过汉魏时代绘有摊煎饼图像的壁画,说明这个烹饪方法是一直被继承下来了。现在北方的街市上还常常能见到煎饼摊子。
 
  三、仰韶文化时期的文化活动
 
  仰韶文化考古资料显示,先民们在日常的生产、生活中开始迈向文明。文明的萌芽逐渐发展壮大,最终开创早期中国灿烂辉煌的古代文明。他们逐步开始有了衣服、房屋,更有了精神上的追求。绘画、陶艺、音乐、舞会等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到了仰韶文化时期,聪明的祖先开始用天然的麻、丝编制衣服。仰韶先民衣服大多是麻布,其主要原料是大麻的纤维。大麻在臭水坑里沤一阵子,捞出来剥皮,洗净晒干后,用纺轮捻成线,再用原始织机织成布。布匹经过剪裁,用骨针缝成衣服。仰韶文化的彩陶纹饰有红、黄、黑、紫等各种颜色。这些颜料可以描绘在陶器上,当然也可以染在麻布上。所以可以推测,仰韶先民的衣服是有各种颜色的,五颜六色的衣服穿在身上,看起来很美观。布料很难保存,在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陶器底部,可以看到用来铺垫的麻布痕迹。仰韶先民也很注重梳妆打扮,在仰韶时代各遗址中都出土有绿松石耳坠、骨珠、陶环、骨笄、石璜、玉璜、蚌饰等。
 
  仰韶人住所逐渐改善,从最初居住在山洞到地穴、半地下的房屋,从地下到地上。五六千年前,仰韶先民的建筑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居住的房屋从半地穴式发展为地上建筑,大河村遗址还出现了单间住房、套房,甚至出现了联排套房。
 
  在需要庆祝的时候,所有的村民点起篝火,团坐一起,你拿出狩猎的美味,我奉献耕作的果实,奏起粗犷的音乐,跳起欢乐的舞蹈。通过舞会,一年的辛劳和疲惫化为丰收的喜悦和节日的欢乐。年轻人能通过舞会展现风姿,收获爱情。原始社会的舞蹈集中表现集体活动的场景,如祭祀、战争前后、狩猎前后、丰收等。
 
  仰韶文化遗址中出土了相当多的乐器,这些乐器种类丰富,后世的乐器在此时都有了雏形。当时的乐器大体有三类:弦乐器、打击乐器和吹奏乐器。从考古发现的乐器种类之多、音阶之全,使我们可以大胆推测,这些乐器不但可以单独吹奏,也可以合奏,甚至多乐器组合,成为乐队进行演奏。
 
  仰韶先民们创造了辉煌的艺术,主要包括雕塑、绘画等。中原地区最早的绘画出现在仰韶文化早期,大体分四类:几何、植物、动物和人物画。绘画基本上体现在陶器上,有的是几种花纹组合在一起。仰韶文化彩陶艺术高度发达,以至于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仰韶文化曾被称为彩陶文化。
 
  半坡类型彩绘以红底黑花为主,夹杂有紫花,或者黑花与红花并绘。几何图案主要有直线、斜线、三点、圆点、三角形和波折形。动物画中数量最多的是鱼,有写实、简化甚至图案化、分解化。彩绘鱼有单体、复合体,两鱼叠压,三条、四条鱼相互叠合,较特别的是鱼形和人形的结合。此外,彩绘鹿的数量也很多,寥寥几笔,鹿的形象活灵活现。
 
  庙底沟类型彩绘风格独特,相较于半坡彩绘,人们特地在陶器上涂红色或白色陶衣。庙底沟类型彩绘以花瓣、花叶为主题,还有不少以鸟为题材的绘画。线条圆润流畅,画面规整,手法多样,基本以同斜线、弧线、网纹、圆点组成。图案画面结构有两种:一种是用对称的几个单元构成整体画面;一种是用连续的花朵构成整体画面,多个单元相互交叉。庙底沟类型的花卉主要是花叶和花瓣,风格上由写实向艺术化图案发展。花瓣更是多样。苏秉琦先生(中国现代考古学家、北大教授)将庙底沟类型的花分为两类,一是菊科,一是蔷薇科。
 
  彩绘主要的颜色有红、黄、紫、白、黑、褐、橙七种。有的是烧制前绘,有的是烧制后绘,以烧制前绘为主。彩绘的颜料是矿物质,把颜料放置在石臼中,用石锤磨成粉末状,再用水化开。彩绘的工具可能是毛笔,此外,还有竹木之类的硬笔及画直线、画圆等的辅助工具。(本报记者 刘书芳)
 
  本文配图均为资料图


( 责任编辑:师宝华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