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01日
  • 1
  • 2
  • 3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纪念仰韶文化发现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系列报道——

波澜壮阔的庙底沟艺术大潮

来源: 发布日期:2021-10-26 作者:本报记者 刘书芳  打印


庙底沟彩陶盆 资料图
 
  在日前召开的仰韶文化发现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纪念大会上,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庙底沟遗址上建成的庙底沟仰韶文化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庙底沟遗址位于三门峡市区青龙涧河南岸。1963年6月,该遗址被公布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6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庙底沟遗址内涵分为二期。一期(下层)为仰韶文化遗存,命名为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以其绚丽多姿的彩陶花纹为旗帜,开启了华夏民族浩荡洪流的先河,掀起了中国史前一次波澜壮阔的艺术大潮。庙底沟二期文化的发现,把仰韶和龙山两个时期的文化完整地承接起来,用考古事实有力地证明了中华文明的传承有序和源远流长。
  
庙底沟时期先民的生活
  
  庙底沟遗址的发掘,为人们勾勒出中国的农业文明在当时已经处于发展与繁荣时期。中华文明起源于农业文明。庙底沟遗址发现并发掘以后,在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中上游地区,又先后发现和发掘了一大批与庙底沟同时期的文化,它们都以庙底沟文化为参照标尺,被认定为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
  
  在这些遗址中出土的大量遗存,都证明在庙底沟文化时期,中国早期的农业发展已经达到非常发达和繁荣的程度。种植业以粟为主,还有黍、豆、麻、粱、稻等北方地区为主的各类农作物;畜牧业中的猪、牛、羊、狗、鸡等已经被驯化,林果业中的枣、梨、栗、桃等也已经开始人工栽培并被人类食用;各种农业生产工具已经比早期更加先进和精致。人们的食物结构不仅有粮食,而且有肉类和水果类。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确定的起止年代是距今5500年至3500年,几乎涵盖了庙底沟文化的整个时期。在这项工程中,三门峡地区陕灵盆地发现和已经发掘的大量庙底沟类型文化遗址,以灵宝铸鼎原的西坡遗址为代表,已经被列为国家重点大遗址保护专项,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牵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已经进行了14年,西坡遗址已经进行了7次发掘,获取了很多重要的考古成果,目前正在进一步开展工作。这些都充分说明庙底沟文化在中华文明起源研究中的重要地位,证明了庙底沟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源头。
  
庙底沟时期文化的特征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郑州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刘庆柱这样评价庙底沟遗址:在多元一体、“满天星斗”的中华文明中,以三门峡庙底沟遗址命名的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是“满天星斗”中最为耀眼的“恒星”。
  
  庙底沟时期文化彩陶更为发达成熟,为仰韶文化彩陶艺术发展的高峰。庙底沟文化彩陶增加了红黑兼施和白衣彩陶等复彩,纹饰更加亮丽。彩绘常见于曲腹盆、钵和泥质罐,一般不见内彩。庙底沟文化彩陶的几何纹以圆点、曲线和弧边三角为主要元素,改变了半坡文化彩陶简洁的风格,图案显得复杂繁缛。有一种“阴阳纹”最具特色,阳纹涂彩,阴纹是底色,阴阳纹都体现有强烈的图案效果,都能显示完整的花纹图案。几何纹彩陶主要表现为花卉图案形式,它被视为庙底沟文化彩陶的一个显著特征。
  
  庙底沟文化象形题材的彩陶主要有鸟、蟾蜍和蜥蜴等,鸟纹占象形纹饰中的绝大多数,既有侧视的也有正视的形象。鸟纹也经历了由写实到抽象、简化的发展过程,一部分鸟纹逐渐演变成一些曲线并融会到流畅的几何纹饰中。蟾蜍和蜥蜴一般都作俯视形象,蟾蜍与半坡文化的区别不大,背部密布圆点。
  
  从庙底沟遗址出土的数量众多、绚丽多姿的彩陶和一些精致的手工艺品中,可以看出当时人们高超的手工技术和充满浪漫色彩的丰富的想象力。庙底沟遗址的花卉图案影响范围极广,可谓遍及大半个中国。根据中国现代考古学家、北京大学教授苏秉琦的研究,这些花卉应主要是以菊科和蔷薇科两种花卉的花瓣为母体,与仰韶文化早期半坡类型时期鱼纹、几何纹为特点的图案不同,“庙底沟类型”遗址中出土的众多的彩陶图案中,最丰富、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变体花瓣纹。从这点就可以说明,当时的人们是崇拜花的,花是当时部落的图腾,所以就把花的形状画在陶器上,以便使他们的后人识别,用以施福和保护自己的后代。“华”字在古代就有花朵的意思,因此,以“华”为族名,“华夏”与“中华”名称里“华”字的源头,从庙底沟文化便可揭开这一谜底。
  
庙底沟时期文化的影响
  
  有专家认为,庙底沟文化的影响力主要来之于富有特点的彩陶的传播,掀起了中国史前非常壮阔的一次艺术大潮。
  
  主要分布在豫陕晋黄河中游地区的庙底沟文化,对周边地区文化的影响却非常大,尤其是它富有特点的彩陶的传播,更是掀起了中国史前非常壮阔的一次艺术大潮。庙底沟文化彩陶向四方播散,对文化差异明显的南方两湖地区影响也非常大。这种影响一直越过长江,最远到达洞庭湖以南地区。庙底沟文化彩陶的传播,不仅只是一些纹饰题材的传播,更重要的是包含在这些纹饰中的象征意义的认同。由彩陶向两湖地区的传播,可以看出南北文化的趋同态势,这种文化趋同是后来一统文明建立的重要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史前研究室主任李新伟认为:“把庙底沟文化彩陶的各类纹饰分布范围叠加起来,就获得了一张庙底沟文化彩陶播散的整体区域图,这张分布图覆盖的范围,向东临近海滨,往南越过了长江,向西到达青海东部,往北则抵达塞北,庙底沟文化彩陶如浪潮般播散,彩陶所携带和包纳的文化传统,也将这广大区域内居民的精神聚集到了一起。这个范围内的人们统一了自己的信仰与信仰方式,为历史时代大一统局面的出现奠定了深厚的文化基础。庙底沟文化时期,也许正经历着华夏历史上第一次文化大融合。探索中华文明之源,最直接的起点,就是庙底沟文化。”
  
  更重要的是,庙底沟文化第一次确立了“史前中国”的地理范围。从全国先后发掘出的庙底沟类型遗址来推算,庙底沟文化类型以人口扩张为驱动力,大量向周边地区尤其是西、北地区移民,使得西到甘青、东至海岱、东北到内蒙古和辽宁、南到江汉的大半个中国都被卷入考古学上的“庙底沟化”过程。庙底沟时期的文化浪潮几乎席卷大半个中国,而这与商代政治地理范围有惊人的相似,在地理和文化上为夏商乃至秦汉以后的中国奠定了基础。而且,这一时期正是传说“三皇五帝”中炎、黄部落的鼎盛时期,因此,学术界将之视为“史前中国”——也就是说,庙底沟遗址就是“史前中国”的代名词,破译了“史前中国”的密码,为研究“炎黄子孙”和“中华民族”的由来提供了可能。
  
华夏文化的母体文化
  
  庙底沟时期仰韶文化与同时期古老中国大地上的其他考古学文化相比较,不是平分秋色,而是华夏文化的母体文化或主体文化与分支文化的关系,在中华文明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学术地位。之所以这样说,因为中华文明的核心文化是“中原龙山文化”,而“中原龙山文化”是从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中发展出来的。这里的“中原”涵盖了豫西、晋中南和关中东部地区,三门峡地区就位于“中原龙山文化”的中心地带。夏文化直接承袭于“中原龙山文化”,最早的“中国”应该说就是从三门峡地区走出去的。
  
  二期(上层)遗存属仰韶文化向龙山文化过渡性质的遗存,命名为庙底沟二期文化,它是承袭仰韶文化发展而来,又发展为中原龙山文化。遗址出土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陶器上千件,在中国考古界引起轰动。
  
  庙底沟二期文化的发现,把仰韶和龙山两个时期的文化完整地承接起来,用考古事实有力地证明了中华文明的传承有序和源远流长。解决了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的分期,更重要的是明晰了仰韶文化和中原龙山文化之间的关系。从而证明,中华民族的祖先从远古时代起经过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直至商周,在黄河流域不断地发展,并创造了高度的文明,为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例证,甚至有专家直言:“探索中华文明之源,最直接的起点就是庙底沟文化。”
  
  20世纪初在三门峡市渑池县发现了仰韶文化以后,在山东章丘的龙山遗址又发现了龙山文化,之后又在河南各地发现中原龙山文化,这两种属于中国新石器时期的文化过渡和发展到以后的夏文化。如果说仰韶村遗址的发掘,第一次证明了中国存在着相当长时间的史前文明的话,庙底沟遗址的发掘尤其是庙底沟二期文化的发现,则是把仰韶和龙山两个时期的文化承接起来,有力地驳斥了西方学者“中国人种西来说”的论断,结束了世界学术界“中国人种西来说”的争论,第一次有力地证明了中华民族历史的传承有序、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本报记者 刘书芳)
 


( 编辑:lipe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