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7日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 文化 > 正文

老 兵

来源: 发布日期:2022-01-19   打印

  我在部队服役20多年,转业后又在交警部门工作,大半生都是忙忙碌碌。现在退休了,每天却无所事事,总觉得空虚和失落,于是总抢着接送孙子,以消磨时光。

  孙子读小学三年级,学校离家不远,但要横跨一条车流量大的街道,需要有人接送。

  这天早上,大雨滂沱。我背着孙子沉重的书包,一手撑伞,一手牵着孙子的手,正要寻找车流的缝隙穿过街道。这时一辆电动公交车因刹车失灵,在驶近斑马线时仍然没有减速。一个年轻的女家长牵着孩子正行走在斑马线上,被快速驶来的公交车吓得惊叫起来,不知所措,眼看就要被公交车撞上了。附近一个协助维持交通秩序的“小红帽”(义工)立即丢掉自己手中的雨伞,一个箭步冲上去推开女家长和孩子。家长和孩子得救了,可“小红帽”却被撞飞了好几米,重重地摔在地上,当场休克。

  家长们立即围上来抢救和报警。我也匆忙把孙子托付给朋友,参与抢救。

  我当过交警有经验,拨开人群冲进去,发现“小红帽”是我退休前的同事老杨。这时救护车还没来,时间紧急,我和家长们把老杨抬到一个家长的私家车上,护送老杨飞快赶往市中心医院抢救。还好,抢救及时,老杨很快苏醒过来。医生对我说,老杨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那条伤残的左腿又受了重创,以后行走会更加困难。

  老杨的左腿伤残是那场自卫反击战留下来的。当时他在尖刀班,担负打开突破口的任务。在进攻敌人一个山地防御阵地时,班长赵建军和5名战士牺牲了。老杨是副班长,他的左小腿也被敌人的子弹击中。老杨不顾重伤在身,带领仅剩的几名战士消灭了敌人,为大部队打开了突破口。战后,老杨做了手术后才能行走,并荣立一等功,提了干,升任营长。大裁军时,他转业到地方工作,与我同时分配在交警支队工作。因老杨比我早一年当兵,我尊称他为老兵。去年,他退休后就到社区报名当了义工,仍然是每天在交通高峰期协助交警维持交通秩序。

  一个月后,老杨伤愈出院,我去他家里看望他。我这人很少串门,这是第一次到老杨家,可他家的摆设让我吃惊。虽然干净整洁,家具却十分简陋,甚至土得掉渣。电视还是21英寸的,沙发是木头的,吃饭用的是从部队带回来的折叠桌子。我想老杨的级别比我高,工资比我多,每月还有伤残津贴,为什么家里搞得这么寒碜。我问老杨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老杨却沉默不语,不愿回答。不过这个谜底很快就揭开了。

  几天后,我到邮局发一个快递,看到老杨在邮局戴着老花镜一笔一画地写汇款单。我走过去看有好几份,拿起来数一下,共6份。我再仔细看收款人的姓名和地址,什么都明白了。

  第二天,我再次来到老杨家里,把一个大信封交给老杨,对他说:“这5万元是我的积蓄,请你转给烈士的亲人吧,以后照顾他们也算我一份。还有,你帮我在社区报个名吧,我也要当义工,因为我也是一个老兵。”

  第三天,老杨没有推辞,对我说:“对,我们都是老兵,共和国的老兵。”

  第四天,清晨,我戴上小红帽,精神抖擞地站在车辆川流不息的街道上协助交警维持交通秩序,心里觉得充实而快乐。(颜永柏


( 编辑:wlh )